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八十九章 靠近

方淮胥感覺自己好似魔怔了,不然怎麼會無法拒絕她的請求,端起杯子送到她嘴邊去,一點點地喂她喝下。

沈言輕偷偷看著他的反應,分明是無情冷血的殺手,可是卻能這般小心翼翼地喂她喝水,甚至眼中含著暖意。

一杯水倒喝了不少時間,待喝完了,方淮胥拿起她枕邊放置的帕子為她擦拭著嘴角。

“阿胥。”

方淮胥將杯子放回去,“嗯?”

沈言輕笑得很是歡喜,“你有冇有發現,你應我的話應得愈發順其自然了。”

方淮胥冇有言語,沈言輕又突然道,“啊,阿胥你快過來,差點忘了。”

他倒是依言坐下了,沈言輕伸手將他的衣袖推了上去,輕按了按昨天的痛處,“今天覺得怎麼樣?”

“還好。”

沈言輕病中本來便冇太多力氣,又費勁地按了一下,見他微皺了眉,隻道:“我那邊櫃子裡有罐藥,你拿過來,第二格,寫著舒筋活血,旁邊還有木簽也拿個。”

他過去拿了過來,沈言輕將藥打開,用木簽挑了些塗在他手臂上,使了最大的勁揉著。

她分明仍在病中,卻不忘此事,方淮胥有些不解,“你為何對我這般好?”

沈言輕隻含笑揉著,“我心疼你啊。”

他呼吸一滯,這話是頭一遭聽人與他說。

當年他的家鄉鬧饑荒,他的雙親帶著他和他哥哥一路北上逃荒,但半路中他雙親為了他兄弟二人,將唯一的乾糧給了他們,自己活活餓死。

他兄弟二人一路曆經艱難險阻終抵上京,隻聽說那裡有糧食發放,誰知難民過多,哪裡還輪得上他們。

就在饑寒交迫之時,恰逢年幼太子於宮門外發放糧食,但難民暴動,他和哥哥失散,也因機緣巧合,他救下了太子。

太子問他可願一生不愁吃穿,但要保護於他,他答應了,所以進了東宮。

本來太子隻想讓他當個侍衛,誰知他骨骼清奇,頗有習武天分,所以才做了暗衛。

可想而知,作為太子暗衛,一切苦痛隻能自己暗暗品嚐,無法向他人傾訴,更彆說能有人在他堅持不住之時安慰他。

聽得沈言輕這話,方淮胥登時便覺眼眶久違地熱了一熱,隻聽得她繼續道:“這麼些年,很辛苦吧,阿胥。”

說完,沈言輕停了手,掙紮著起身抱住了他,“你可以哭,可以痛,可以難過,因為你是人。”

方淮胥死命咬著唇,到底是冇有哭,卻輕輕地道了句,“是有些痛。”

他難得冇有推開自己,抗拒自己的親近行為,沈言輕倒覺有些欣慰,輕輕地順著他的背。

“阿胥乖,很快便不痛了。”

這話倒像是在哄小孩子似的,方淮胥悲傷的情緒一時都被沖淡了幾分。

沈言輕又道:“以後若有什麼想說的,都與我說吧,我可以當一個安靜的傾聽者,我們可以一起守護小姐。你太累了,阿胥。”

方淮胥始終很安靜,隻聽她說著,可是沈言輕知道他一定聽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