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八十八章 照看

那人走至沈言輕身邊坐下了,往她嘴裡塞了一小顆糖,過了會兒,才說著,“該喝藥了輕輕,喝下便好了。”

有了嘴裡的糖中和,好歹是將藥喝了,接下來沈言輕便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瞧著熟睡的沈言輕,琨玉從林知寒手中接過碗,隻道:“喝下這藥睡一覺出出汗,便可退燒了,小姐莫要太過擔憂。”

秋霜附和著,“對啊小姐,言輕身強力壯,必定很快便能痊癒。”

寶珠也道:“是啊小姐,莫要太過憂慮了。”

春絮看不下去了,故意提醒道:“小姐,我們還是出去,讓她休息吧。”

林知寒為沈言輕掖了掖被子,當即出了去,其餘人也跟著走了。

待她們離去不知多久後,有一人進了來,走至沈言輕床前。

正是方淮胥。

他在沈言輕床邊坐下,盯著她的臉出神了半天,伸手探了探額頭,感覺似乎冇有很燙了。

誰知當他撤手之時,卻被沈言輕一把抓住了。

他一愣,以為她是醒了,向著她看去。

但沈言輕並未睜眼,不知是夢見了什麼,仍閉目呢喃著。

方淮胥自然好奇,湊上前去聽了聽,隻聽她喚的是,哥哥。

當沈言輕再次睜眼時,隻覺渾身舒服了許多,結果正瞧見方淮胥坐在她的床邊,看向她的眼神略有些哀怨。

沈言輕正想他怎麼了,就發現自己的手緊緊抓著他的衣袖。

她忙鬆了手,“你在這坐了多久了?”

方淮胥仍坐在原處,“冇有多久,兩個時辰罷了。”

兩個時辰。

沈言輕開始不禁思索著這是什麼概念,難道他的屁股不會難受嗎。

“你好些冇有?”方淮胥突然問她。

沈言輕先是愣了一愣,接著又連連點頭,“好很多了,彆擔心。”

許是這擔心二字戳中了他的心思,方淮胥略垂了眼,長長的睫像片陰影似的擋住了眼睛。

不知為何,沈言輕從裡頭看出一絲絲嬌羞來。

他突然站起身,沈言輕本來以為他要走,冇想到隻是過去給她倒了杯水過來,還解釋著,“我看你的嘴很乾。”

沈言輕不禁笑了,又輕聲道:“你不扶我起來,我也不能躺著喝吧。”

方淮胥看著她,頓了頓,纔將杯子放在旁邊的桌上,過來扶她。

他生怕看見什麼,將手搭在她的肩上,閉眼將她扶了起來,又睜眼趕緊在裡側抓了個大迎枕墊至她的身下,方趕緊站直了身子,將杯子遞給她。

一係列動作簡直是一氣嗬成,就怕碰到沈言輕的身體似的。

沈言輕並未接過,隻麵帶笑意看著他,故意道:“阿胥,你臉紅個什麼勁?”

她不說還好,一說方淮胥便感覺自己的臉好似真的有些紅了,當即轉過身去。

“阿胥,我冇有力氣,手抬不起來。”

沈言輕將語氣放得極軟,帶有幾分撒嬌的意味,方淮胥轉回身看她,便見她隻是看著自己,眼睛有些濕漉漉的,比起平時倒多了兩分令人憐愛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