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六十三章 來人

第二日一早,沈言輕突然就被搖醒了,一睜眼,便有兩張臉湊上前來,還離得極近地看著她,著實有些嚇人。

“哎喲我去。”沈言輕連忙拿被子將頭一蓋,“嚇死人了你倆。”

秋霜一把揪住她的被子,轉頭示意旁邊的寶珠趕緊幫忙,“彆睡了彆睡了,春絮和琨玉在屋裡,又冇什麼事做,我們去府衛院瞧瞧。聽說上次新入府的被踢走了許多,今日又來人了,好像有生得很不錯的呢。”

沈言輕力氣不及她二人,拉扯了半天,頗為崩潰地坐起身來,“那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啊,而且小姐說了,讓我學習勤奮些,不可偷懶。”

“哎呀,不耽誤多久的。”

秋霜抓著她的身子好使她不再睡下去,寶珠將她的臉拿濕帕子擦了擦,便準備要她起身穿衣趕緊出發。

“呸呸呸,怎麼有股怪味?”沈言輕皺眉,一股難聞的味道縈繞在鼻間,簡直要被噁心壞了。

秋霜疑惑地看向寶珠,寶珠又疑惑地看向帕子,片刻,總算想了起來,“啊,應該是剛纔拿錯了,我瞧她們誰要去擦窗戶呢,會不會是......”

兩人齊齊看向沈言輕,沈言輕這下可清醒了,瞬間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將衣裳一穿,衝到院子後頭洗臉去了。

兩人對視一眼,不禁笑出了聲。

沈言輕足足洗了十多道臉,才感覺乾淨了,一轉頭,那兩人便站在旁邊,架起她便走。

“哎哎哎。”沈言輕忙嚷嚷起來,“我頭髮還未梳呢?”

“冇事,到地再梳。”

沈言輕無奈地服軟了,被兩人拖了過去。

一到地,寶珠便極其迅速地為她簡單梳了個辮子,沈言輕無奈坐在石凳上,單手托著臉任其魚肉。

不知道秋霜是不是被自己帶壞了,沈言輕在內心思索著這一問題。

待待弄好了,三人便藏在拐角處,齊齊探頭望去,果然站了一排身形高大的男人,個頂個的強壯。

“秋霜,你不會是想嫁人了吧?”沈言輕戳戳她。

秋霜偏頭看她,“纔沒有呢,我就想看看,欣賞欣賞,不可以啊?”

“可以可以。”沈言輕笑著點頭。

“秋霜,言輕,你們看那個人。”

聽她這話,兩人不需要提醒,便瞧見了那人,生得極高,濃眉大眼,皮膚像是烤得絕佳的烤鴨的皮,帶了幾分野性之美,倒不似大楚人。

此時站了兩排共八人,那人就站在第二排,卻分外醒目。

袁護正站在前頭說話,“如今是你們第一日進府,須得記住,入了林府,便要謹記自己的責任是護好林府安全,不得讓任何人侵犯。”

一眾人齊齊應聲,“是!”

沈言輕好奇問道:“那站在前頭的是誰?”上次同林知寒在這裡時倒冇有問過。

秋霜回她,“那是袁護,他在府中已有十多年了,算是老人了。”

沈言輕仔細看去,看他也就三十出頭的模樣,還真是青年才俊,但又好奇道:“名字怎麼那麼奇怪,袁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