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四十七章 來人

回去的時候,恰好遇見一個丫鬟領著箇中年婦人疾步朝青藜院而去,沈言輕遠遠跟著一路回了去。

約莫是早早有人通知,林知寒已是站在廊邊,那婦人一見林知寒,當即喊道:“璟姑娘,救救我家老爺啊,璟姑娘。”

林知寒還未示意,琨玉已是上前扶住了她,“常夫人快快請起,小姐隻是晚輩,擔不起常夫人一拜啊。”

常夫人急得不行,林知寒隻道:“外頭人多嘴雜,夫人還是進來說話吧。”

“好好好。”見她進了屋內,琨玉扶著她也走了進去。

沈言輕當然不會錯過這個,也上前準備進去聽聽,秋霜在旁道:“你進去也幫不上忙,還是隨我去庫房盤點首飾吧。”

春絮聞言,便對著寶珠做教導姿態,“瞧瞧,有時候還是得有些自知之明為好。”

寶珠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口中卻與她道:“春絮姐姐,那我們去和秋霜姐姐一塊盤點吧。”

春絮看向她,眼中不知是不是無奈,總之最後三人還是一塊去了。

至於沈言輕,她可是要湊熱鬨的人,不參與她們的。

她悄悄地進了屋裡去,躲在隔間外,瞧琨玉為常夫人奉茶。

常夫人卻冇這心思,仍唸叨著,“璟姑娘,這我家老爺隻能靠你了啊璟姑娘,我們同出一族,可是唇寒齒亡啊。”

林知寒安撫她,“姨媽莫急,你先將家中情況一一告知,我方能想法子。”

常夫人急道:“秉懷自然不是他們口中那般隻為錢財之人,若他真是這般,我也是必得勸阻他的。”

她的急切與林知寒的神色淡然對比分外明顯,林知寒仔細瞧她神情,過了片刻,在她急切催問下方開了口,“姨媽若不說實情,我也是冇有法子的。”

常夫人見被她瞧出了端倪,隻抿唇糾結了一番,方道:“唉!就是上次姚家打傷了彆人,就塞了百兩黃金來。你姨父平時是很清廉的呀,但是近些年來孩子們漸漸大了,況且不過就這一回,怎麼就,怎麼就......”

“姨媽糊塗。”林知寒聽到這裡,忙不迭打斷了她,著實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姨媽提防著我,以為我年紀輕,又與姨媽往來得少,所以以為我什麼也不知道,是不是?”

見常夫人麵上一紅,不由低下頭去,她又繼續道:“自母親將各項事情轉交給我處置,我便開始事無钜細,親曆親為,好不做錯任何事。姨媽家中的情形,我是知曉的,不過是慈母多敗兒,現在又連累到了家裡頭罷了。”

常夫人越聽越羞愧,忙抬頭打斷她,眼裡頭已然含了些淚,“璟姑娘,這都怪我,都是我的錯。”

“這千怪萬怪,又怎能全怪到姨媽頭上去,隻是家中被敗光了,連累了姨父的聲譽,還令陛下勃然大怒......”她頓了頓,瞧常夫人眼色,又繼續道:“此事我可以周旋,但若姨媽不去斬了草除了根,隻怕是白費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