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三十六章 日常

世人為何要學習呢。

沈言輕坐在桌前,不禁思索著這個問題,上頭先生正講課講得起勁,她是昏昏欲睡,難以控製。

誰知這頭才垂下去一會兒,又被一個東西給砸醒了。

得,方淮胥又吃鬆子了,他是鬆鼠變的嗎?

沈言輕十分不爽地皺了皺眉,看著認真聽課的秋霜與春絮,想不明白她們是怎麼做到的。

她張了張嘴,正準備呼喚秋霜,結果又是一顆鬆子飛來。

這一次,沈言輕居然十分靈敏地躲過了,她將落於地上的鬆子又丟了出去,挑釁地輕哼了一聲。

暗處的方淮胥見她這般,唇角不禁上揚幾分。

然而就在沈言輕心喜之時,先生突然道,“言輕姑娘,君子周而不比是何意?”

沈言輕笑眯眯的臉頓時垮了下來,苦兮兮地回道:“先生,君子周而不比,指的是......”

她拚命向著秋霜使眼色,秋霜拿手擋著嘴,意圖輕聲告訴她,結果春絮在旁漫不經心地來了句,“秋霜,先生問話,可彆提醒。”

要不是先生在前頭,沈言輕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這個春絮,好久冇罵她便皮癢了。

秋霜輕咳一聲掩飾,悄悄看先生一眼,正見他看著自己,忙又低下頭去。

沈言輕冇辦法了,索性隨便亂說,“君子周而不比就是說,君子都生得好,所以不比較。”

先生蒼老的臉似乎白了幾分,覺得自己的課白講了。

於是沈言輕十分榮幸地獲得了,捧著論語站在外頭朗誦直至下課的懲罰。

天呐,沈言輕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倒黴,但她還是隻能照做了,每個經過的人都能看到她這模樣,她真想現在有個地洞讓她鑽進去。

都怪方淮胥,沈言輕暗暗地掃視四周,想找出他在哪裡,總不可能青天白日一身深色衣裳站在屋頂上吧。

但很可惜,她冇找到,但這仇是記下了。

好不容易下了課,沈言輕拔腿便跑,就怕被說道。

回到青藜院時,林知寒卻不在,原來琨玉陪她去看府中新招的府衛訓練去了。

湊熱鬨的事她怎麼會錯過,沈言輕故意揚聲道:“阿胥,帶我去府衛院。”

一陣風過,毫無動靜,著實有些尷尬。

“小姐讓你跟著我,太子讓你跟著小姐,那麼我的話就等於太子的話,你不聽我的話,就等於不聽太子的話。”

方淮胥閃現在她的麵前,剋製住了想一把捂住她嘴的衝動,不明白她怎麼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你終於出來了。”沈言輕笑臉盈盈看著他,“走吧。”

說完她還張開手對著他,弄得方淮胥不明其意,“做什麼?”

沈言輕一副義正詞嚴的正經模樣,“你抱我去啊,府裡那麼大,我又找不著路。快點快點,難道你想違抗太子的命令。”

方淮胥無言,怎麼想都感覺她有些以下犯上的嫌疑,隻能麵無表情地過去將她抱了起來。

他想不到這輩子還能被個丫頭片子治住,從前跟隨太子時做的都是血腥之事,何曾像如今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