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三十四章 和解

沈言輕舀起一勺藥吹了吹,遞到林知寒嘴邊去。

她似乎是病糊塗了,皺眉偏過頭去,嘟囔著,“娘,我不要。”

林知寒這般模樣,沈言輕哪還記得一腔怨懟,隻柔聲哄她,“乖乖,將藥喝了,就不會不舒服了。”

林知寒仍未鬆口,沈言輕又好言相勸,林知寒才勉強嚥下,又皺眉喊苦。

還真像個小孩子,沈言輕被她逗得嘴角壓根下不來。

這一碗藥好不容易纔喂完,沈言輕將藥碗放了,為她擦拭嘴角。

不知是否湯藥有助眠的效果,眼見林知寒閉目就要睡過去了,卻突然又掙紮著動來動去,不知想做什麼。

沈言輕問她,她隻是在身上摸來摸去,最後將腰間繫著的一個桃紅碧璽瓜式佩摸了出來遞給她,卻因冇有力氣扯不下來。

“給……你”

沈言輕冇動,林知寒的意識似乎回來了幾分,強撐著往她手裡遞,“言輕,原諒我。”

聽她這話,沈言輕心裡那根弦終是斷了,一直以來她想聽的,就是這句話。

她傾身扶著林知寒躺下,替她理了理額前淩亂的發,決意嘗試翻篇,“睡吧,小姐,一切都會過去的。”

林知寒的雙目即將忍不住合上了,仍堅持說著,“以後無人之時,喚我璟娘吧。”

沈言輕含笑看她,她想,林知寒是一隻小獵豹,現在向她展示著最柔軟的肚皮。

而林知寒不再對外界有所感知,陷入了黑暗之中。

自有記憶以來,便是長年累月不在府中的父親,嚴厲管教的母親。

她必須什麼都要學,隻因母親告訴她,她是未來的太子妃,以後的皇後,林家的掌權人。

所以她的一切都是有計劃安排的,每天所學習的東西滿滿噹噹。

十歲時去宮中在皇後身邊教養了兩年,連皇後都讚她舉止得體,回來後更在梧州聲名遠揚。

林知寒,知寒知寒,雙親為她取這名,隻為讓她懂得要居安思危,林家做官的人少,但職位都不低,還出過幾位皇後,且富可敵國,自然有人忌憚。

六歲那年,身邊一個侍女勾結外人,將她綁至城外破廟,餓了近兩天兩夜,甚至險些喪命。

所以她的心漸漸被冰霜所鑄,隻對某人開放。

當林知寒再次醒來時,頭和身子仍有些昏昏沉沉,她見沈言輕正趴在身邊睡得香甜,手裡頭還抓著那碧璽佩,一時之間昨夜的記憶湧了上來。

她伸手摸了摸沈言輕的頭,沈言輕本來就睡得不舒服,這一下子便醒了,見她神色溫柔看著自己,先是迷糊了半天,又忙起身去隔壁暖閣倒了杯水過來。

林知寒由她扶著喝了,又見她眼睛通紅,難免心疼,“琨玉應當要來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沈言輕在她在身下墊了大迎枕,打算伺候她清口再用早飯,“之前琨玉來過了,來送早飯的,我讓她溫著,又讓她去看下藥。”

林知寒隻道:“喚琨玉來吧,你已經很累了。”

“璟娘。”

“嗯?”

沈言輕眼裡儘含笑意,“除了表小姐,是不是隻有我可以這麼喊?”

“嗯。”

沈言輕笑得更是歡喜,又端來水為她洗臉,“那......太子也冇有這般喚過嗎?”

“嗯。”

沈言輕得到回答心滿意足,歡快地喂她喝著魚肉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