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三十二章 隔閡

沈言輕突然想起剛開始見她時,她看起來是那樣地溫柔,像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一切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或許這一切,隻是她所想象的吧。

“所以你用那般殘忍的方法來試探我,糟蹋我的真心嗎?林知寒,你是林府小姐,你有無法傾訴的苦痛回憶,可那不是你傷害我的藉口,你有無數的辦法可以試探,你可以不接近我,遠離我,或者把我放到外院去,甚至趕我出府。”

林知寒看著她,似乎是有些愣住了,沈言輕上前幾步盯著她的眼睛,像是要看透她這個人,繼續控訴著。

“我很生氣,生氣你會這般對我。我聽方淮胥說了,你讓他保護我,可是你還不知道你錯在哪裡,是不是,你以為隻要有人保護我就行了,是不是?你錯了!你錯在對我使計,算計我!是我妄想了,我們隻是主仆,那以後就隻是主仆吧,我會做好我份內的事。敢問小姐還有何吩咐,若冇有,我便出去做事了。”

她竟將內心所想通通說了出來,還是這樣滿懷怨懟,林知寒看她的眼神都變了,但沈言輕隻是行了一禮便轉身出了去。

這天後,兩人便一直維持這種狀態,其餘人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沈言輕站在廊邊發著呆,突然自頭頂上傳來一聲,“在想什麼?”

她將眉一挑,有些詫異,“你竟會主動同我說話。”

“小姐近來極少出房門,讓我多盯著你。”

沈言輕不言語了。

冬至很快便到了,春絮這段時間因膝蓋的問題,雖然也侍候,但並不時常跟著,倒不比之前與林知寒親近了。

這天她難得能回家,早早便向林知寒回了話,林知寒賞了她一些衣裳首飾並銀兩,春絮心裡歡喜,想著小姐還未忘記自己,便笑著謝賞。

走到院子裡時,正見沈言輕在看著落雪發呆,心道奇怪,怎麼這些天來小姐和沈言輕都喜歡發呆。

經過她身邊時,隻道了句,“若無事,將雪掃了。”

沈言輕伸手接雪,似是沉醉了,“這樣美的東西,何必浪費。”

春絮暗道她有病,便出了府去。

往年冬至也並不下雪的,誰知今年剛好下雪,秋霜的雙親在外院,她今日便同父母過去了。

這裡頭便剩了琨玉和沈言輕,琨玉有意讓兩人獨處,晚飯過後,讓沈言輕留意著,自己便出去尋小姐妹了。

沈言輕自然還在賭氣,便冇有進去,隻是坐在門前的廊邊看雪。

“小廚房裡頭我給你留了餃子,快去吃吧。”

她知道方淮胥必定又在某處,怕他不肯去,又道,“我進去盯著,你稍微吃快一些就好,你不去的話,我就讓小姐罰你吃十碗餃子。”

說完,她當真起身向著屋內走去,隻是一進去,便停在原地不肯再動。

猜著方淮胥應該去了,沈言輕便掀開門簾正準備出去,但才邁出去一步,又難免心下遲疑著,她和林知寒,多久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了。

過了片刻,她還是進了裡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