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輕一時還有些難以消化老宮人的話,她是前朝公主,而她所在意的女子,將成為太子妃,未來的皇後,她中意的男子,是太子的侍從。

可是如今的皇帝和太子,都是她的仇人,她又該如何是好。

老宮人將一封書信摸索著從懷中掏出來遞給了她,隻與她道,“公主,你將這封信交給侍衛所的閔宸,他會明白的。”

“他也是忠於前朝之人?”沈言輕不禁好奇發問。

"嗯,他是忠於前朝。"老宮人點頭。

"那他怎麼會幫助前朝呢?"沈言輕更加疑惑。

"公主有所不知,閔宸其實就是先皇後的貼身侍衛,他是先皇後生前最寵愛的侍從,他一直深愛著先皇後,可惜先皇後已經去世了,所以閔宸隻能一個人孤苦終老。"

"這是為什麼啊?"沈言輕更加好奇了。

"因為先皇後是前朝公主,先皇後的父親乃是大夏王朝的國師,閔宸的祖上曾是皇家的侍從,可惜皇族不重視他們這樣的侍從,他們也不甘願屈居人下,所以便暗中勾結朝廷官員,企圖謀反,幸虧被我的外公發現了他們的陰謀,並且派兵剿滅了他們。先皇後和他們一起遭到了誅殺,閔宸也是僥倖逃脫,後來閔宸便改姓閔,自己做了這個小小的侍從。"老宮人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沈言輕若有所悟。

"公主快走吧,閔宸在等你了。"老宮人催促。

"那我先走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沈言輕說罷便轉身離開。

"嗯,我知道。"老宮人應聲道。

沈言輕回過神來之時,已經走到了一處院落,她看向眼前緊閉的門,心想:"閔宸,希望你真的能夠幫助我,希望我的選擇不錯,不管怎樣,謝謝你。"說著她敲了敲房門。

不一會兒,房門便被打開了,裡麵傳來一陣蒼老卻又富有威嚴的聲音:"進來吧,公主。"

沈言輕推門而入,房間內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但是房間的角落卻有一個桌子,上麵放著幾張宣紙,宣紙上有一個紅色的硃砂筆字:"無聊老頭。"

"這是您的字?"沈言輕看著那字驚訝問道,這是她第二次看到有人寫這三個字了,第一次是在沈家村的那次,她見過。

"嗯。"閔宸點了點頭,"你坐。"說罷,他指了指旁邊的凳子。

沈言輕坐下之後,閔宸也坐在了凳子上,兩人麵對麵,沈言輕看著他的目光中帶著敬畏之色,畢竟他們兩人的年齡相差太大,不可能平輩論交。

閔宸打量了她一番,見她麵容秀麗清純,雙眼明亮,身材纖細柔弱,不禁點頭道:"不錯,你比我想象的要漂亮的多,而且你的氣質也很乾淨,不愧是前朝公主,難怪你父皇會喜歡你,隻是你的身份太過敏感,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告訴任何人關於我們兩個人的事情,包括你的母親和外婆他們,明白嗎?"

"我明白。"沈言輕點了點頭。

"那就好,你叫什麼名字?"閔宸問道。

"我叫沈言輕。"

"你是前朝公主,按理說你應該稱呼我為閔大人。"閔宸說著微笑著搖了搖頭。

沈言輕聞言一愣,隨即恍然大悟:"哦,對不起,閔大人,我忘記您是前朝侍從了。"說著,她站起身,恭敬地行禮道:"那我以後就這樣稱呼您了。"

"嗯,不用客氣,以後你有什麼需求就跟閔大人說,我會全力以赴的。"閔宸點頭道,隨即拿起宣紙,提筆開始寫字,"對了,這是你父親留下來的遺書,你可以看看。"

"哦,好的,那您慢慢寫,我先看看。"沈言輕點頭應聲。

"你不用拘謹,你也坐下看吧,不然我不知道該寫什麼了。"閔宸道,他繼續提筆在宣紙上寫著。

"嗯。"沈言輕依言坐下。

"這是你父親的遺願,希望你將來能夠繼承他的衣缽,成為大夏王朝的棟梁之才。"閔宸一邊寫一邊說道。

沈言輕接過遺書,仔細的翻閱起來,看完之後,她的眼睛濕潤了,這是父親對她最高的期待,她一定會儘力做好,也一定不會讓父親失望。

"謝謝你,閔大人,我答應您。"沈言輕抬起頭來,鄭重的向閔宸道謝。

"這是應該的。"閔宸說。

兩人又談了許久,閔宸這才讓沈言輕離去,臨走之時他叮囑沈言輕,"公主,你要多加保重,不然你會吃不好睡不香的,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去宮外找閔大人,我會安排好的,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

"謝謝你,閔大人,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厚望,我一定會讓父皇滿意的。"

"嗯,那公主你先去忙吧。"

"那您多保重。"沈言輕轉身離開,走在路上,她的心中有著巨大的波瀾。

沈言接過那封書信,隻見書信上有兩張紙,一張紙上麵寫著幾行娟秀的小楷,一張紙上麵寫著幾句話:

"我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了,但是我依舊會繼續保護著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直到死亡那一刻,我也不會離開這裡。

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該怎麼辦了,你隻需要將這封信交給侍衛所的閔宸就行,他會幫助你的。"

沈言將書信緊緊地握在手裡,心中百感交集,她冇有想到自己竟然能遇到這樣的情況,她的心裡非常矛盾,她是前朝公主,這個事實讓她非常的痛苦,她知道自己必須離開,否則的話她就會連累到整個家族,這對她來說簡直就是災難。

但是她又不願意丟棄自己的國度,這樣一來她又不知道該如何選擇,她真是太迷茫了。

老宮人見沈言一臉糾結的模樣,也猜到了她的心思,她輕輕拍了一下沈言的肩膀,笑著安慰道:"公主殿下,其實我知道你心中所想,你想要離開,但是你卻不忍心離開,畢竟在你的眼裡,你父親和母親都是最重要的。

沈言輕不知是如何走出去的,反正當她走在宮道上,看著向著她走來的林知寒時,她的內心有些觸動。

林知寒想必是來尋她的,隻因為擔心吧。

她突然心生一種想法,上前疾步跑去,一把拉住林知寒的手跑了起來。

若是能這樣一直下去。

那該有多好。

可她現在不願多想,她拉著林知寒跑著,林知寒雖然不太明白,但隻含笑跟著她。

沈言輕想,這暫且便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