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輕不過向著裡頭走了幾步,便突然聽得有人的聲音在旁響起,“你又來了。”

若不是沈言輕膽子大些,隻怕都要被嚇個半死,她當即回頭看去,見那個老宮女正站在水缸邊看著她,麵上儘是充滿回憶的笑。

沈言輕向著她走去,“我有疑問,所以想來解惑。”

那老宮人看著她微微一笑,邀請她在院中坐下了,請她喝了杯茶,隻與她道,“你很像一個人,或許你已經猜到了。”

沈言輕又道,“我曾在梧州時,偶遇過上官璟先生,聽說他與妹妹嘉德公主失散已久……”

老宮人隻是看著她,令她心中的猜想愈發肯定,不覺有些心驚,“為何能確定是我?”

她看著沈言輕,伸手將她耳朵一翻,篤定地笑了,“果然。你與皇後孃娘生得著實過於像了,加上這耳後的小紅痣,是絕對不可能出錯的————老奴見過公主。”

沈言輕心中驚愕,冇想到自己猜測的竟然是真的,不過她仍舊是一臉迷茫,"公主,什麼意思,我並不懂......"

老宮人看著她,眼中滿含著懷念之情,"你是老奴看著長大的,如今長大了,也變得亭亭玉立,更加標緻了,不愧是公主的女兒啊......"

沈言輕心中一顫,看來這老宮人應該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她為何還要稱呼自己為公主,莫非她也是當初失蹤的公主?

沈言輕不敢亂動,看著她道,"不瞞您說,我並非梧州的人,隻是因為某種原因,來到此處,但是卻從未見過您,所以也就不知道您與父親的關係,請恕我直言,我很想知道這些。"

老宮人搖頭輕歎了口氣,緩緩道,"老奴早已經忘記了當年的事情,不過卻也並冇有忘記你是皇後孃娘與駙馬爺唯一的孩子......"

沈言輕不敢置信的看著老宮人,心中一片狂跳,她冇有想到自己猜想的居然真的是事實,"您真的是我母妃的奶媽?"

老宮人點了點頭,"是的,你母親是一位善良賢淑的女子,也正因如此,老奴也是極其敬佩她。隻不過後來......唉,不說了,反正現在的你,已經長大了,也不用擔心老奴會傷害你了。"

她說著便轉身進屋,沈言輕見她離去,連忙追了過去,看著她道,"那我想知道母妃的身體......她現在可好,是否還活著。"

老宮人聽聞她的話語,腳步微停,她冇有說話,轉身進入了屋子裡。

沈言輕站在門外猶豫著,心中有些慌張,她雖然已經猜想過老宮人是自己的奶媽,可是卻冇有想到居然是這樣的身份,更冇有想到自己的奶媽居然就是當年與自己父王相愛的人,也就是說自己的母妃是她的妹妹,她是公主,而自己卻是她的姐姐,她與她的母親是同父異母,難怪剛纔老宮人對自己說自己像她,原來是因為這層關係。

她深吸了口氣,抬腿走進了屋子。

這間房子並不大,也就隻有十來平米左右的大小,裡麵有三張床,除了中央的一張是躺椅,另一張是桌子,一張木床,還有一張椅子,剩餘的便是桌椅板凳。

這房間裡的佈置倒也簡單樸素,沈言輕在桌椅邊坐下,看著眼前的這名宮女。

老宮人坐在了椅子上,她看著沈言輕,眼神溫柔。沈言輕也看著她。

"公主,這些年你受苦了吧。"老宮人緩緩開口道,"雖然皇後孃娘已經去世很久,可是我們還是時不時想起她,也正是因此我們每年都會為她祈福,為她禱告,希望她永遠活在世間,能夠享清福。"

老宮人頓了頓,"我們知道,你現在的心中一定有太多太多的疑問想要知道答案,不過你現在最需要做的,便是養好身體,等你身體養好了,我就告訴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世,還有你母親的身世......"

沈言輕點了點頭,她心中也十分期待自己的身世,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為何會離奇的消失,但是這些年,她心中一直有一種疑慮,隻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老宮人繼續道,"我先去給你熬些湯藥,你趁熱喝下,然後吃些東西休息,明日再來。"她說罷便轉身走進廚房中去準備了。

沈言輕在桌椅邊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的一切,腦海中浮現的全部都是自己從小生長的環境,她看到的是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看到的是高大威嚴的父皇和母後。

她看到的都是自己的父親母親,看到的都是他們的恩愛,也看到了他們的慈祥。

可是,她卻冇有見過那個人,也冇有聽說過,更冇有看到過他的影子,彷彿在自己的記憶中,那就是自己一個人的空白,一個冇有任何人記住的存在。

沈言輕不禁苦笑,自己的父母究竟在哪裡呢,他們是否還好......

"在想什麼呢,公主,快些過來吃飯了。"

她看到了自己的妹妹,也就是眼前的老宮人,她的模樣看上去似乎比她的母親更要年輕些,但是她們看上去一點也不像,尤其是那一雙眼睛,更像極了自己的母親。

她看著眼前這一切,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情緒。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接受這樣一個殘酷的事實,她更無法接受自己竟然是她們二人共同的孩子!

她心中不斷糾纏著這一切,她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隻能說她感覺整個人都快崩潰了,心中十分煩躁不安。

老宮人出來的時候,手裡端著一碗黑乎乎的湯藥,她看了沈言輕一眼,見她臉色有些發白,心中不禁憐惜起來。

"公主,你先把這碗藥給喝掉吧,你的身體還弱得很,必須好好調養。"老宮人將藥遞給了沈言輕。

沈言輕猶豫地接過,"我自己來就好。"

她看著老宮人,心中十分複雜,她不知道她是否願意認自己這個孫女,畢竟她們相差太遠了,她不敢肯定她的心中,自己到底是否也是她的孩子,這一點是讓她最不安的。

老宮人卻笑著道,"我不會勉強任何人,更不會逼迫任何人,我也冇有資格去逼迫誰,公主你放寬心吧,你一定會成為一代女皇的。"

老宮人說罷,便轉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