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輕今日著實是驚到了,她本來聽老宮人的話便有些詫異,想來世上不可能會有二人如此相似,恰好她不明自己身世。

況且在梧州時,上官璟也剛好將留給嘉德公主的東西給了她,不過她將那對流蘇帶了來,其餘都埋在了房間的地下。

那時也不知為何,她突然有些觸動,便把流蘇帶了來,想到若是在上京能找到嘉德公主,將這流蘇給她也是好的,還有其餘的東西不好攜帶後麵再給也是可以的。

隻是未曾想到的是,她竟然便是嘉德公主。

嘉德公主與沈言的母親相似,但是卻不是同一種類型,嘉德公主更像是一個男子,沈言的父親也是一個男子,但卻並非沈言的父親。

在她看來沈言與沈夫人長得相似並不足奇怪,畢竟沈家也是有錢有勢之家。

沈言的母親是一個十分賢惠的女人,而沈言又是一個聰明伶俐的孩子,從小就是一個聰慧的孩子。

沈言的父親沈威,在沈言五歲時,他去了軍隊曆練,而沈言的母親,在沈威離開的第四年,生病去逝。

那時沈言已經七歲多了,但她的記憶卻並冇有恢複,甚至是連原先的性格都忘了許多,沈府中唯一一個記住她的人,便是她現在的奶孃張媽,沈府內的每個人,她基本上都記得。

隻是沈威走後,她便與家人失去聯絡,也是在幾年前遇到了老宮人,而她的老宮人正是她父親的貼身侍衛之一,她的奶孃張媽。

而張媽也正是因為沈言父親的緣故,在沈威去世時,張媽才留了下來,陪伴著沈夫人。

沈夫人是在沈威去世後不久,也就是她十六歲那年,纔去世的,而張媽是在她十八歲那年離開沈府的,這件事情除了沈夫人的丫鬟婆子和張媽外,並未有任何人知道。

當初沈夫人的死訊傳回沈府後,沈府一片哀慼,但是張媽卻告訴沈威她已經離開沈府了,不要再尋找她了。

張媽的這一番舉動,倒是令人佩服,也令人感到心酸,但是沈府中的人並不知道張媽是誰,更不清楚張媽在哪兒,隻知道她在沈夫人的墳前跪了三天三夜,才離開。

張媽離開後,她又將沈府中所有的事物都交代清楚了,她也知道沈府中有著許多疑問,有著許多的不解,她不希望沈府在這個世界中消亡,也不希望這個世界中有人再受到傷害。

張媽走後,沈夫人便被人安葬了,她走後一年,張嬤嬤也隨之離去,而沈夫人的死訊卻一直未傳回來。

當時沈夫人是懷著一顆悲痛欲絕的心去世的,她的死亡並不光彩,沈威的去世對於沈家的打擊也極為巨大,沈家的下人們都在暗地議論紛紛,而沈威的死,也使得沈威在整個沈府的地位一落千丈。

當時的沈威是沈氏一族中唯一的嫡出繼承人,也是唯一的長子,他的去世,無疑給整個沈府帶來了沉重的打擊。

而張嬤嬤也因為這件事情而失蹤了,沈夫人的死因雖然未明,但是沈威的去世卻也不得不讓沈家人認識到,在沈夫人去世後,整個沈府將麵臨的是什麼。

沈夫人的離世,沈威的去世,對於沈府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而在這個時候,沈夫人留下的唯一一個遺孤也離開了沈家,那麼沈家便失去了唯一的庇護。

沈威的去世,讓整個沈府一蹶不振,而沈家人更是無顏麵對沈府中的列祖列宗。

在沈夫人離開後,沈家人對沈言也是嚴厲管教了起來,他們擔憂自己的兒子在離開沈府後會變得不堪。

但沈言在離開了沈府後,過的並不好,她雖有著自己的房間,可是卻總有著人監視她的一舉一動,甚至有時還會對她進行搜查,這讓她非常不習慣。

不僅如此,沈言的房間內也擺滿了各種東西,讓她十分鬱悶。

她在沈家也算是小有名氣的美貌姑娘,但在沈家卻一點兒地位都冇有,甚至還要被人監視著生活,沈言真心覺得十分憋屈。

可是沈府的規矩,她又不敢違抗。

沈威死後,沈言便成了沈家唯一的繼承人,雖然不少人都想將沈言趕出沈府,但奈何沈夫人早已立了一份遺囑,這也是為何沈言在沈府地位如此尷尬的原因,這份遺囑便是沈言的生母立下的。

而在沈夫人死後,沈言便成了唯一的繼承人,他雖然冇有繼承到沈夫人的財產,但是卻得到了沈府的一半的財產,這一半的財產也足夠讓他揮霍的。

但是,這些錢財對於如今的沈言而言,已經算不得什麼了,因為對她來講,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她的腦海中仍舊迴盪著張媽最後的聲音:"夫人說,如果她不在了,那就讓我好好照顧大小姐,如果夫人回來了,那麼大小姐便要接手沈府,而大小姐也必須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強者,這樣才能保全大小姐。"

張媽的話,一遍遍在沈言的腦海中浮現,她的心底湧起一絲莫名的感動,雖然她的母親隻是一個下人,但是她的母親卻給她帶來了許多的幫助,她的母親,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

在這一刻,她對張媽充滿了感激,她也決定等張媽回來後,一定要向張媽表達她的感激之情。

張媽雖然已經死了很多年了,但沈言仍是將張媽放在心中,她一定要將張媽找回來,不僅僅是因為張媽是張嬤嬤的女兒,更是因為她知道,張嬤嬤是沈威的親妹妹,她的母親在死前也托付了張嬤嬤,張嬤嬤在死之前,也冇有完成張嬤嬤的托付,而如今,她便要替張嬤嬤做到,也算是替自己的母親完成最後一個心願了吧。

而沈威的離世,也引發了一場大亂,沈威的去世對沈威的家族,對整個沈府而言,打擊不可謂不大,沈夫人的去世更是導致了沈府上下的頹廢。

但好在沈言的出現使得整個沈府恢複了往日的風采,而沈言在這短暫的時期裡,也迅速地成長了起來,她也成功地接手了沈府。

而且她還有了自己的房子,雖然不算是太大,但也算是一棟獨院,院子周圍栽種了不少的花草,還有假山池水等景色,院子也佈置得頗有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