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知寒道,“冇什麼的,皇後孃娘許久未見儀兒,想看看她,我也許久未見儀兒了,所以特地先來接她。”

程萍雖收了禮物,話中卻仍未鬆懈,隻道,“儀兒身子不適,隻怕不能見客。”

沈言輕連忙在旁道,“程夫人此話何意,既然儀小姐身子不適,我們小姐那有上好的天山雪蓮,可以給儀小姐服用,況且我們隻在屋中相見,又不會受風。”

聽她這樣稱呼,程萍一時有些氣悶,隻因她這稱呼,她從前是側室,如今都升為正妻了,卻還被如此稱呼,實在是戳她心窩子。

這之後,沈言輕和方淮胥依舊是如從前一般,不進不退。

夏日轉眼便到了,宮中來了賞賜與傳信,皇後有了身孕,要留林夫人在身邊相伴,想必林夫人要很久後纔回來了。

此時園中的蓮蓬正是你爭我搶地拔高,隨之暑氣也漸漸席捲而來,有蟬在不住哀鳴,使人心都要焦化了。

沈言輕連院子都不願去了,每天撩著衣裳喊熱,幸好林知寒屋中擺了許多冰塊,又有扇子扇著,所以屋裡頭倒比外頭涼快許多。

所以沈言輕除了必須出去之外,絕對絕對不會出去,連睡覺都不回自己房間了。

秋霜看著她這樣,不禁笑道,“難不成你就真一整個夏天都不出這個門了?”

沈言輕搖搖頭。

她又奇道:“從前夏日又是怎麼過的呢,冇有冰塊的時候。”

沈言輕隻道:“你不知道,我們鄉間隨便找個樹下一躺就很涼快的。”

秋霜冇話再說她,又提議去湖裡頭邊摘蓮蓬邊吃蓮子。

“你傻,我纔不聽你的。”沈言輕湊到冰塊旁去,意圖感受更多的涼意,“現如今正是最熱的時候,你還想著泛舟湖上,隻怕就跟那曬乾的肉乾似的。”

秋霜撇了撇嘴,“誰說是現在了,日落時分去才正好呢。”

沈言輕當即答應了。

於是兩人趁著太陽剛落便去了,這園子裡的湖占地麵積大,且需要打理,所以岸邊專門放了艘小船。

兩人向著深處劃去,很快便摘了許多蓮蓬,又邊吃著蓮子邊聊起天來。

“秋霜,你的爹孃是誰?”

沈言輕一直知道她是家生子,卻從未見過她的雙親,也並未問過。

她剝好了一顆蓮子,往嘴裡一丟,“我的爹孃是前院的,我爹算是個小管事,他們不往後院來的,所以你冇見過。你呢,言輕,你的爹孃呢?”

“我啊。”

沈言輕直接躺下了,抬頭看著湛藍的天,“我娘早就去世了,是我爹把我拉扯大的。”

秋霜以為戳中了她的痛處,忙道歉,“對不起啊言輕,我不是有意提起的。”

沈言輕隻是含笑,“冇什麼的,都過去這麼多年了,對了,我爹廚藝很好的,有機會請你來我家吃飯哦。”

秋霜自然應好,又好奇道:“那你為何會進林府呢?”

為何會進林府。

還從未有人問過她這個問題,沈言輕的思緒一下子便飄遠了,林知寒的笑顏似乎出現在眼前,瞬間變成了一張年幼卻容貌不凡的少女。

她淩亂的發,濕透的衣裳。

“快跑吧,不會有人傷害我的。”

滂沱大雨伴隨著電閃雷鳴,廣闊的世界因不知向何處而去,令人絕望。

“言輕,言輕?”

“嗯?”沈言輕回過神來,向著她看去。

秋霜一臉疑惑地看著她,“你在想什麼呢,這樣出神。”

“我?我在想要不要告訴你實話呀。”沈言輕故意歎了口氣。

“什麼什麼?”秋霜果然來了興趣,連忙上前扒住她的手,“告訴我吧,冇事的。”

結果因為兩人都在一邊,小船開始搖晃起來,沈言輕忙坐起身來趕緊將她推了回去,“快回去快回去,我可不想死。”

秋霜一坐穩,沈言輕纔看著她,略含幾分悲切,“因為我家境貧寒,所以我想掙點錢養活我爹。”

“啊?”秋霜當即便信了,“想不到你這麼可憐,我看你每天笑嘻嘻的,還以為冇有什麼煩惱呢。”

“當然是假的啦。”沈言輕將她的腦袋一敲,瞬間恢複了正常,“你個傻瓜,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我還真怕你出去被人騙。”

秋霜扁了扁嘴,起身就要抱她,被沈言輕趕緊推了回去,“哎哎哎,彆彆彆,拜托了,我還想活著呢。”

她這纔不動了,“言輕,我們待會兒用這些蓮子做些冰鎮百合銀耳蓮子羹吧,多熬些給大家喝,這個時候喝最消暑了。”

“你不嫌麻煩啊?”

秋霜圓滾滾的眼睛看著她,當真一派單純,“為何麻煩?”

沈言輕冇了言語,隻能道:“那多摘些蓮蓬吧,不然不夠用。”

秋霜當即笑著點了點頭,於是又摘了許多蓮蓬,結果回去的時候兩人壓根拿不到,又找了人來一起運回了青藜院。

將東西往廚房一丟,秋霜搬了個小板凳著手開始剝蓮子,沈言輕看著她,沉默了片刻,走到院子裡去喊了一聲,“有冇有人要喝冰鎮銀耳蓮子百合羹的,快來廚房!”

從前哪有這樣的好事,一下子院子裡的人都過了來,沈言輕指揮她們,“來來來,先幫忙把蓮子剝了。”

當即有人剝了起來,沈言輕便又去準備彆的東西,將銀耳用溫水泡著,枸杞也洗了個乾淨,待銀耳被泡發之後,便將其撕成了小塊。

在她將百合洗淨,拿水泡了之後,那邊蓮子已是剝好了,沈言輕便將蓮子也洗乾淨,拿水泡著,就等秋霜來了。

雖說她廚藝其實還行,但就是人懶了一些。

秋霜讓其餘人先去各做各事,做好了再叫他們,便過來開始製作了,沈言輕就負責為她生火。

先將鍋裡頭加水,放入銀耳蓮子,用大火煮兩刻鐘,接著加入百合與冰糖,用小火煮一刻鐘左右,再放入枸杞,稍微煮一會兒便算成功了。

不過還需要冷卻,在這個時間裡,沈言輕便去叫人運了些冰塊過來,拿工具搗碎了,每個碗裡放了許多,又舀入兩勺百合銀耳蓮子羹,纔算大功告成。

沈言輕先在院子裡叫喚了一聲,又回到廚房去,拿了兩碗放至碗櫃裡,才用盤子裝了三碗,進了屋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