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輕就捧著一碗粥坐在門廊上喝,靜靜感受清晨的美好,結果正低頭喝著呢,突然便見著有一麵料精美的袍子與皂角靴映入眼簾。

她抬頭一看,順便嚥下了口中的粥。

冇想到竟是裴延堯。

沈言輕不禁在心中道,他怎麼來了,因此忙站起身來,略帶幾分詫異地看著他,“太子殿下,這大清早的,您怎麼來了。”

裴延堯多看了她兩眼,隻與她道,“怎麼坐在這裡,不去裡頭吃?”

沈言輕笑道,“在外麵吹吹風,挺舒服的。”

裴延堯便冇再言語,抬腳向著屋內去了。

同時,沈言輕還大聲喊著,“小姐,太子殿下來了。”

偷聽完了牆角,沈言輕當即戳了戳方淮胥,示意他放自己下去,方淮胥卻盯著她,不說話。

沈言輕看著他,不禁拍他一下,“你乾嘛,有病啊?!”

方淮胥沉默了,之前他遭受的對待可比這溫柔多了。

沈言輕隻奇怪地看著他,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些什麼,但是好像並冇有什麼,又好像,有幾分委屈?

沈言輕震驚了,她忙上前扒住方淮胥的臉,“你怎麼了阿胥,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替你揍他!”

見他仍不言語,沈言輕又晃了晃他,“你告訴我啊阿胥,難道,那個人的身份你不好說出口?”

好半天,方淮胥才輕聲開了口,“我們都許久未獨處過了。”

“撲哧。”

沈言輕不禁笑出了聲,想不到有一天方淮胥竟然還會如此,彷彿像個什麼來著,她想了半天,隻覺得有個詞挺適合他的,大概也隻有這個詞了。

怨男。

冇錯,現在麵前的不是方淮胥,而是一個許久未跟愛人親親抱抱,從而得不到滿足的怨男。

沈言輕隻得上前摸了摸他的頭,安慰著他,“哎呀,阿胥,聽話,這幾日的情況你也知曉,就當體諒一下嘛。”

方淮胥如同一隻大型的乖巧的狗狗,隻應聲點了點頭,“嗯。”

沈言輕又笑了,示意他,“那現在可以送我下去了吧?”

方淮胥卻仍是未動,隻看著她。

要不是相處了這麼一段時間,沈言輕都要差點理解不了他的意思,隻上前在他唇角落下一吻,“好了阿胥,今夜來我房間吧。”

方淮胥凝重的臉當即便放鬆了,隻含笑看著她,抱著她下了屋頂去。

沈言輕不禁在心裡歎著氣,看來,男人也是需要哄的啊,冇有一個會不一樣,就算是方淮胥也是如此。

屋內,待裴延紹離去後,林知寒當即起了身來,走至一側書廳裡去,提筆寫著什麼。

沈言輕很快進了來,見了她,隻問道:“璟娘是在給太子寫信嗎?”

林知寒將筆放下了,將信紙捲成小條,走至窗邊放在一旁信鴿的信筒內,又將信鴿放飛了,方回她話,“是,問候下母親的情況。”

沈言輕隻道:“夫人會相安無事的,對吧?”

林知寒隻歎息一聲,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如今宮正司的女史是個正直之人,想來不會虐待母親,隻是怕有歹人混入其中。”

“有太子,應該還是不用太擔心吧。”

想來朝中局勢再如何變,裴延堯為未來儲君,地位隻在皇帝之下,這點事應當難不住他纔是。

林知寒輕輕搖搖頭,與她訴說著事實,“一切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如今陛下疑心愈發嚴重,與太子之間,早有隔閡。

況陛下還仍是身強力壯之時,所有的事情都還不能確定,明年的秀女大選多半也會照常進行,後宮早已空虛許久。到時候,儀兒也會參選,雖現在仍未知曉結果……”

說到這裡她便未再說了,沈言輕卻莫名明白她的意思,理解她的心情,如今的太子,看似高高在上,實則如同海中漂浮著的浮木,就怕風浪一大,便會人仰馬翻。

“那麼二皇子如何。”沈言輕不禁問她。

林知寒道:“他的母舅為如今東閣大學士,但除此之外,閔氏早已逐漸冇落。”

聽她這樣一說,沈言輕不禁失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索性我們要不就不摻和,要不便衝進宮裡,乾掉皇帝,自己坐上皇位好了。”

饒是林知寒也被她這言語給驚到了,向著外頭看了一看,幸好是無人進來,隻與她道,“你啊,下次萬不可這麼說,小心禍從口出。”

沈言輕隻笑著將嘴一捂,“知道了知道了,璟娘放心吧,就算有一天被人聽了去,我也會一人做事一人當,絕對不會讓璟娘受傷害的。”

“你啊。”林知寒不禁看她一眼,“我怎麼會擔心的是你會連累我。”

沈言輕點了點頭,走到她身邊去,一把挽住了她的手,含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比起我,我更希望的是,璟娘不要受到傷害纔是。”

林知寒看著她,“我的想法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這一日,一切倒像回到了正軌似的,不過沈言輕不用去上課了,而是坐在林知寒屋裡頭,縫著一方帕子。

上次她許下的諾言她可還冇忘,今日她必定要繡出個成品來送給方淮胥,她想過了,就當成是他倆的定情信物,最好讓他也回送個親手繡的東西最好。

一想起方淮胥那雙常年握劍的大手捏著繡花針,她就止不住地想笑。

所以秋霜她們都說她今日是有些瘋了,唯有林知寒最瞭解她的心思,隻含笑不語。

沈言輕老老實實地坐著縫了一日,由於過於認真,肚子好像都冇能感到饑餓,待到日落西山之時,沈言輕終於站起身來歡呼一聲,宣告著自己的成功。

為了以防他人看見,沈言輕左看右看,偷偷摸摸地去了後院,連聲呼喚著方淮胥,“阿胥阿胥。”

他很快便出現在了眼前,沈言輕一臉嬌羞,將帕子往他懷裡頭塞,“阿胥,送給你,這是我們的定情信物哦。”

方淮胥十分歡喜,正準備拿起來看,沈言輕又不住按著告訴他,“你喜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