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薑妧到底是統帥之女,雖族中並無他人在朝中當官,但她父親就她這一個獨女,自然萬分寵愛,隻見她身穿金色長裙,腰繫素色宮絛,髮髻高綰,頭上插著赤金花釵,耳掛玉環,腳踩一雙鑲嵌著金邊紅雲靴,手中拿著一柄烏骨木團扇。

不僅如此,身後還跟著幾個侍女,就連侍女打扮的都非常華麗,頭戴珠翠,手持錦盒,腰間佩著香囊。

見她們陣仗這般大,沈言輕和秋霜寶珠在旁都不禁議論著,這怕不是來給下馬威的。

琨玉上前隻與她道,“薑小姐裡麵請。”

薑妧也未曾看她,趾高氣昂地走了進去。

說起來,薑妧自然是聽過林知寒的名字的,林知寒身為梧州第一美人,幼時與太子一同長大,又有皇後這個姨母的青睞,如何不讓人嫉妒。

但林知寒的容貌卻又是一等一的,雖不能稱之為傾國傾城,但也算得上是絕色佳人。

她自幼便生活在皇宮之中,從小耳濡目染,自然學到了一些宮廷禮儀。

雖然林知寒的性格非常好相處,但卻也非常難搞,在太子麵前總是溫柔體貼,在眾妃嬪麵前卻也是強勢冷淡。在太子的麵前,她更是表現的非常賢淑,不僅僅是太子,就連皇後都十分滿意她的兒媳婦人選。

太子對這個表妹的印象也非常深刻,太子從小與表妹便認識,而且還一同長大,太子自幼聰穎異常,而林知寒也是天資卓越。

太子與林知寒年紀相仿,從小便與她一同玩耍,關係甚篤,可謂是青梅竹馬。

太子自然也對她情根深種,在太子心中,林知寒便是他的妻子。

隻是在林知寒看來,太子隻是將她當做妹妹而已,畢竟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兩個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林知寒對太子隻是有好感,並未產生愛情的情愫。

兩人的交集也並不算太多。

林知寒的心中也清楚,自己與太子之間是不可能有結果的,所以在太子麵前,自己從來不會主動去接近他,隻是保持著應有的禮數,也不會過於親昵,因為太子與林知寒之間也從未有過男女之間的情感。

林知寒與太子之間的情感並不單純。

林知寒雖然表麵上與太子十分親密,但內心卻並未將他放在心中,因為太子雖然與她的身份相當,但卻並不是她的良配,而且太子的身份註定了他們二人的關係不可能走到最後。

而太子對林知寒卻也是十分癡迷,雖然他與太子之間的關係一直保持的很好,但也隻是因為他尊敬林知寒罷了,並冇有真正的愛上林知寒。

太子對林知寒的情誼也一點都冇有改變過,他依舊是那般疼惜林知寒,甚至在林知寒的身邊安排了許多暗衛保護,就是希望可以讓自己的表妹在皇宮之中不受傷害。

太子的這種舉動並冇有瞞過林知寒,雖然林知寒表麵上與太子親密,甚至在太子的眼中自己比父皇還要重要。

太子的這種舉動並冇有瞞過林知寒,雖然林知寒表麵上與太子親密,甚至在太子的眼中自己比父皇還要重要,但心中卻是清楚,自己在太子心中的地位遠冇有父皇高,甚至父皇在太子心中的地位更高一些。

林知寒心中自然也是清楚的,她知道這一切隻是太子對她的保護罷了,但卻也冇有多想,反正對她來講,太子也不是自己心中理想的丈夫。

林知寒也知道自己與太子之間的差距,自己與太子是不可能有什麼結果的,也正是因此,她纔沒有去找太子,因為林知寒並不是什麼好奇心極強的女孩子。

她也不願意去招惹麻煩,畢竟自己是林家嫡長女,在林家的身份十分尊貴,若自己在外麵惹下麻煩,對於林家來講是一件麻煩的事情。所以林知寒並冇有去找太子,而是默默的忍耐著一切,等待著機會,她相信終究有一天自己可以擺脫太子。

這幾年,太子也在暗中調查林知寒,他知道自己的表妹是林家的驕傲,是皇帝最寵愛的公主,所以也希望可以藉助自己的身份,來調查林知寒,看看能不能夠找出蛛絲馬跡,或者能夠幫助自己的表妹擺脫自己。

隻是太子調查了這麼久卻也冇有任何進展,這也使得太子漸漸失去了耐心,也漸漸放棄了對林知寒的調查。

不過太子還是時刻留意著林知寒,他發誓,早晚有一天自己可以娶到林知寒。

太子的目標十分堅定,也十分執著,隻是他冇有想到的是,在他的調查下竟發現自己表妹在梧州竟也有這樣的一段往事,雖然這一段往事已經過去了許久,但太子依舊可以清晰的回憶起當初的那些畫麵,這些畫麵讓他感到痛苦,他不由得握緊了拳頭,臉色陰沉的厲害。

薑妧一進屋內,便見一個白衣美人正坐在那,隻見她生得極其漂亮,臉如凝脂,唇若含朱,眼波流轉間,隱隱有些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意。

這便是讓裴延堯心心念唸的女子,薑妧不覺盯著多瞧了幾眼,便聽得一聲,"薑小姐,久仰大名。"

那聲音清脆婉轉,猶如山穀中流淌而過的溪水,令人聞之心曠神怡。

薑妧有些不服氣,回她話,“你就是那梧州第一美人?”

林知寒抬手請她坐下,又道,"薑小姐說笑了,不過是外麵亂傳的閒話,我又何德何能擔得起第一美人四字。"

聽她這樣說,薑妧心中愈發有些不痛快,若是彆人說,也算是實話,但聽她這樣說,總感覺是故意為之。

這時,林知寒似乎察覺到她心中所想,微微一笑,"薑小姐不用多心,我說的句句屬實,並冇有任何虛假成份。"

薑妧冷哼一聲,"不管你怎麼解釋,我還是不相信。"

林知寒微微一愣,隨即輕輕點頭,"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多做辯解,還望薑小姐能諒解,若是不嫌棄,不妨與在下交個朋友,如何?"

薑妧一怔,隨後搖頭,"不必,你是第一美人,我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