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聽說薑妧來訪時,所有人都很奇怪,薑妧與林知寒是怎樣的關係,大家再清楚不過,她意圖成為太子妃,林知寒又是皇後中意的太子妃人選,這兩者之間會發生什麼,大家都已經猜測到了一二。

這兩個女人都想要成為太子妃,而且還是勢均力敵的那種,但是誰又能勝出呢?

如果兩人中的任何一人成為了太子妃,那麼另一個將麵臨著極為慘重的處罰,甚至有可能會失去性命。

這是一次絕好的機會啊,皇後肯定會把握住這一次的機會,讓自己的侄女坐上太子妃的寶座。

沈言輕當即抓住了一個丫頭,躲在她的身後,看著秋霜道:“可不是我的原因,你們看她,我若是不跑,就得被她給撕碎了。”

秋霜撅著嘴指她,“我一定要撕了你的嘴!”

沈言輕當即指了指她,故作害怕地低了低頭,“呐,你們看見了,秋霜就跟個小母老虎似的。”

“我纔不是母老虎呢!”

秋霜當即衝上前來,沈言輕連忙又跑了,還一路跑出了廚房外,其餘人見著她們這樣,隻能無奈地笑了笑。

寶珠道:“她們倆這樣子,是怎樣都改不了了,我們還是繼續做事吧。”

眾人當即又繼續手中的事,外頭,兩人仍然在院子裡頭你追我趕著,院子大得很,沈言輕又健步如飛,秋霜在後頭氣喘籲籲地追著,倒是仍然不放棄。

跑著跑著,連沈言輕都有些累了,隻停了下來,扶著旁邊的柱子笑道:“好秋霜,你就歇歇吧,不成嗎?”

見她停下了,秋霜也停了下來,彎腰扶著自己的膝蓋,著實喘得不行,但仍將額上的細密的小汗珠一擦,斷斷續續地說著,“不……不成……我……我今日一定要撕了你這丫頭的嘴纔可。”

沈言輕也扶著胸口喘著氣,不明白她突然這麼執著乾什麼,“你看你,話都連不上了,還妄想追上我,省省吧,你啊,還是回去包餃子吧。”

她卻深吸一口氣,又起身向著她而來,沈言輕趕緊撒腿就跑,兩人一路都追出了青藜院去,直至園子裡,沈言輕打算在假山中將她繞暈。

結果繞著繞著,她自己都有些暈了,隻能慢慢悠悠地探著路,希望不要遇見那丫頭,結果就在一個拐彎處,秋霜的身影恰好出現。

她多半也是冇了體力,隻慢慢走著,並且左看右看著,似乎是想看到她究竟在哪。

眼見得她就要看見自己,沈言輕一時躲閃不及,正打算轉身就跑,便突然被一人抱住飛速地離開了此處。

唯留下秋霜迷惑地站在原處,懷疑自己剛纔好像聽見了什麼聲音。

另一邊,兩人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待腳一落地,沈言輕便轉身一把抱住了來人,“阿胥,你怎麼來了?”

方淮胥含笑回擁住她,見她額上略有些汗,隻拿袖子替她擦了擦,略帶幾分寵溺的語氣,看著她,“今日便這般開心麼?”

沈言輕還覺得有些熱,所以立時又放開了他,揚起一張燦爛的笑臉,“自然,阿胥今日過得如何,你的中衣有冇有回我房內去拿啊。”

她話音剛落,方淮胥的臉又有些詭異地紅了起來,因為他今早匆匆離開她房間時,中衣和她的衣裳一同掛在旁邊的衣架上,情急之下隻來得及拿了外衣。

他點了點頭,沈言輕又不禁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那就我,哎喲,我的阿胥怎麼這麼容易害羞喲,這本來就生得英俊,還這麼純情,要是有人想欺騙你的感情,豈不是輕而易舉啊。”

她本就是故意開玩笑,方淮胥卻十分認真地看著她,輕搖搖頭,“不會。”

“什麼?”沈言輕看向他,有些不明白他這話的意思。

方淮胥又道:“我所傾慕之人唯有你,不會再有旁人。”

這愣小子,怎麼又開始對她表起白來,沈言輕當即抿唇笑了,又伸手戳了他的臉一下,“你呀你呀,要我說你什麼好,也許,就是因為你這副模樣,我纔會喜歡你吧。”

她的最後一句話故意說得小聲了些,卻被方淮胥一字不落地聽了進去,隻將她的右手拿了起來,在她的手背上鄭重其事地落下一吻。

“輕輕,你於我而言,比任何人都重要。”

“包括太子嗎?”

方淮胥頓了一頓,回著,“是。”

沈言輕卻盯著他的眼,問他,“那如若有一天,我讓你殺了太子呢?”

她的語氣過於認真,所以方淮胥一時有些分不清她是否說的隻是玩笑話,他愣住了,放下了她的手,看著她。

沈言輕卻道:“看,阿胥,你做不了選擇,我問你,如果有一天,太子讓你殺了我,你會不會殺我?”

似乎兩人確定彼此的心意以來,還從未麵臨過這樣的問題,她們暫時地拋卻了之後的種種可能性,隻享受著無憂無慮的當下。

方淮胥到底是裴延堯的人,誰知道裴延堯以後會下什麼命令給他,誰又能想到,裴延堯以後和林府,會是怎樣的關係。

他冇有遲疑,隻回她,“不,我不會。”

沈言輕歎了口氣,上前擁住了他,靠在他的懷裡,“唉,阿胥,今天本來是冬至,又是初雪之日,我不應該這樣傷感的,但是我們始終都可能會麵對一些問題。”

方淮胥冇有言語,聽她繼續說著,“所以……”

“不!”方淮胥當即捂住了她的嘴,“我不會,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我絕對不會放開你的手。”

沈言輕抬頭,認真地看著他,不禁一笑,“想不到我的阿胥越來越會說話了,我是說,所以我們在享受當下的同時,還要保持警覺性。”

聽她這話,方淮胥當即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伸手回擁住她。

待沈言輕回到青藜院時,眾人都已然在包餃子了,見她過來,秋霜立時便道:“快過來幫忙。”

但林知寒是怎樣的人,她當即讓人請薑妧進來,就想看她賣什麼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