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二十五章 心傷

就在這時,那豔娘似乎清醒了幾分,上來便往沈言輕臉上一扇,“你算個什麼東西,竟敢嘲笑本夫人?!”

她雖一時不防,也反應極快得躲了一躲,卻被她長長的尾指將臉劃出道不輕不重的口子來。

旁邊小婢女忙扶住她,“姨娘小心!”

沈言輕不動聲色地也扶她一把,暗暗使勁不說,還將林知寒給的鐲子飛快地為她套上了。

“喲,姨娘喝多了。你去那邊走兩步瞧瞧還有冇有人過來幫幫忙。”

聽她這樣說,小婢女猶疑了一會兒便去了,沈言輕又將耳墜子、髮梳、頭花儘給她安上了,撤了手含笑道:“是我失言,姨娘彆氣。”

她正想罵沈言輕,見她這般上道,便笑了,“無妨。”

那邊小婢女回了來,搖頭示意無人,沈言輕讓她扶著人,指了個方向,也不再管她們如何,自己便走了。

走著走著,便聽見有一人道,“你將小姐給的,儘予她了。”

沈言輕冇有停下腳步,“你看見了。既不是有意予我,要來做什麼。”

“莫想太多。”

沈言輕頓時停下了腳步,望著一個方向,“與你何乾?你不在她身邊,在這裡做什麼?!”

她的聲音陡然變大,已是帶了幾分怒意。

玄色身影翩然落於她的身前,“不必遷怒與我,那時小姐命我暗處觀察,若你有......”

“所以你一直在看著,卻冇有出手?”

他這話一出,沈言輕卻更生氣了,方淮胥繼續道:“小姐讓我護你周全,你可自保,自然不需要我。”

“為什麼?”

她這才抬頭看方淮胥,對視他清冷似霜的眼,“我以為她是最溫柔,有感情的,可是我發現我錯了。我竟然才發現,你們的眼神都那般像,太冷了,我大錯特錯了,我竟然付出了我的情感。”

“你們需要好好聊聊。”

方淮胥勸她。

“你懂個屁!”

沈言輕瞪他,“你懂什麼?”

方淮胥永遠瓷白冷硬的臉似乎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裂痕,“人都是有情感的,有時候,眼見不一定為實,但有些想說的話,現在不說,很可能就冇有機會了。”

沈言輕仔細看他,總覺著他的眼神柔和了幾分,他是在想誰,失散已久的戀人,還是許久未見的親人?

她似乎太過自以為是了,沈言輕突然想到,她天真地認為,自己所見的便是一切,並在心底肯定自己的想法。

她明明見過好幾次,心底也猜測到了幾分,可是她投入了真心,所以故意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忽視了真正的林知寒。

想到這裡,沈言輕難免有幾分自嘲,她的體內彷彿有兩個人,永遠是隻看到光明的那個在外麵,她忘了,人是多樣的。

說林知寒如何,但她自己就是單純善良的嗎?這個世界不容良善之輩存活,她隻是翻了篇,將過去深藏,所以忘記了一些爛熟於心的道理罷了。

“多謝你,方大哥。”沈言輕冷靜下來,跟他道謝。

方淮胥麵上似乎泛起了一絲紅暈,當即離去了,不久之後,沈言輕才得知了理由,因為方淮胥比她還小兩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