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趕了一天的路,沈言輕真不禁感歎著屁股都要疼了,林知寒隻是柔柔地看著她,隻道,“我幫你揉揉吧?”

沈言輕點了點頭,當即湊了上去,林知寒隻含笑地替她揉了一會兒。

直至夜幕降臨之時,幾人才入了上京城,沈言輕撩開車簾看著外頭,本來梧州便已經算是較大的州府了,但如今隻覺這城門都比梧州大氣宏偉了不少,果然不愧是都城。

沈言輕當即與林知寒轉頭笑道,“璟娘,原來這就是上京啊。”

林知寒含笑看她,隻道,“上京靠近沿海,所以海上貿易往來頻繁,自然與其他州府都不相同,你若是待得久了,便更能感受彆樣風情。”

沈言輕心裡頭不禁愈發感起興趣來,倒是對這上京更多了幾分興趣。

隨著馬車一路向著城裡而行,沈言輕不禁與林知寒笑道,“璟娘,那我們此番入上京,難道要直接住進東宮嗎?”

林知寒隻輕輕搖了搖頭,隻道,“自然不會,如今還未成婚,怎會直接入東宮,定是另有安排。”

沈言輕瞭然地點了點頭。

果然一行人直接一路到了東市,這一片並不如西市那般魚龍混雜,住的皆是非富即貴之人,而在其中,還有裴延堯的彆院。

沈言輕隻好奇看著,很快,裴延堯便來與林知寒道,“寒兒,我們到了。”

沈言輕當即將簾子放下,隻先下了馬車去,也未看裴延堯,隻是又轉身去扶林知寒。

在她的攙扶之下,林知寒下了馬車來,見著這彆院門匾上未寫分字,大門也並不是什麼朱門金漆,還是比較低調。

沈言輕扶著林知寒站在原地,琨玉幾人都過了來站在一旁。

裴延堯隻與林知寒道:“寒兒,進去吧,一切都準備好了。”

說完,見林知寒並未立時就動,又上前與她解釋道,“寒兒,你放心吧,如今禮還未成,待過幾日,我向父皇稟告了,一切流程都走過了,你便是我的太子妃。”

林知寒隻有禮地看著他,向著裡頭走去,“無妨的,表哥莫要太過在意,既等了這麼些時候,再等些時間,又有何妨。”

她一說完了話,裴延堯以為這是她的怨懟之言,當即便上前來與她道,“寒兒,你放心吧,我不會再讓你多等了。”

林知寒隻向著裡頭走去,口中與他道,“我的房間在何處?”

裴延堯當即跟了上去。

在他的帶領之下,一行人便到了林知寒的小院,裴延堯隻道,“這彆院是我私人的,平時也不大住人,都是才收拾好的,東西也都是新的。”

他倒也算體貼,彆說是林知寒的房間,就連沈言輕等人的房間都命人收拾出來了,隻等有人住進去。

沈言輕對他的好感度都不禁提升了。

幾人一路進了院子裡,這裡自然冇有林府的青藜院大,但勝在別緻清淨,於是各人都進了房間,將東西過去放好並且整理一番,不過隻是臨時住處,所以隨意整理整理便罷。

一行人趕了一天的路,沈言輕真不禁感歎著屁股都要疼了,林知寒隻是柔柔地看著她,隻道,“我幫你揉揉吧?”

沈言輕點了點頭,當即湊了上去,林知寒隻含笑地替她揉了一會兒。

直至夜幕降臨之時,幾人才入了上京城,沈言輕撩開車簾看著外頭,本來梧州便已經算是較大的州府了,但如今隻覺這城門都比梧州大氣宏偉了不少,果然不愧是都城。

沈言輕當即與林知寒轉頭笑道,“璟娘,原來這就是上京啊。”

林知寒含笑看她,隻道,“上京靠近沿海,所以海上貿易往來頻繁,自然與其他州府都不相同,你若是待得久了,便更能感受彆樣風情。”

沈言輕心裡頭不禁愈發感起興趣來,倒是對這上京更多了幾分興趣。

隨著馬車一路向著城裡而行,沈言輕不禁與林知寒笑道,“璟娘,那我們此番入上京,難道要直接住進東宮嗎?”

林知寒隻輕輕搖了搖頭,隻道,“自然不會,如今還未成婚,怎會直接入東宮,定是另有安排。”

沈言輕瞭然地點了點頭。

果然一行人直接一路到了東市,這一片並不如西市那般魚龍混雜,住的皆是非富即貴之人,而在其中,還有裴延堯的彆院。

沈言輕隻好奇看著,很快,裴延堯便來與林知寒道,“寒兒,我們到了。”

沈言輕當即將簾子放下,隻先下了馬車去,也未看裴延堯,隻是又轉身去扶林知寒。

在她的攙扶之下,林知寒下了馬車來,見著這彆院門匾上未寫分字,大門也並不是什麼朱門金漆,還是比較低調。

沈言輕扶著林知寒站在原地,琨玉幾人都過了來站在一旁。

裴延堯隻與林知寒道:“寒兒,進去吧,一切都準備好了。”

說完,見林知寒並未立時就動,又上前與她解釋道,“寒兒,你放心吧,如今禮還未成,待過幾日,我向父皇稟告了,一切流程都走過了,你便是我的太子妃。”

林知寒隻有禮地看著他,向著裡頭走去,“無妨的,表哥莫要太過在意,既等了這麼些時候,再等些時間,又有何妨。”

她一說完了話,裴延堯以為這是她的怨懟之言,當即便上前來與她道,“寒兒,你放心吧,我不會再讓你多等了。”

林知寒隻向著裡頭走去,口中與他道,“我的房間在何處?”

裴延堯當即跟了上去。

在他的帶領之下,一行人便到了林知寒的小院,裴延堯隻道,“這彆院是我私人的,平時也不大住人,都是才收拾好的,東西也都是新的。”

他倒也算體貼,彆說是林知寒的房間,就連沈言輕等人的房間都命人收拾出來了,隻等有人住進去。

沈言輕對他的好感度都不禁提升了。

幾人一路進了院子裡,這裡自然冇有林府的青藜院大,但勝在別緻清淨,於是各人都進了房間,將東西過去放好並且整理一番,不過隻是臨時住處,所以隨意整理整理便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