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飯菜已然是好了,侍衛們將飯菜接了過來,又從馬車上拿下了桌子來,琨玉和春絮為裴延堯和林知寒擺好了飯菜,兩人當即便坐下了,她二人也就在旁邊布著菜。

而其餘人隻能隨意找些大石頭,將飯菜放在上頭吃著。

這飯菜雖然粗茶淡飯,但由於銀兩是給足的,所以倒還是有葷有素,不算太差。

沈言輕邊吃著邊向著林知寒那邊看去,秋霜邊吃著邊戳了戳她,“你好好吃飯,一直盯著小姐看做什麼。”

沈言輕目不轉睛地推了推她,要她也向著那邊看去,口中與她說著,“你看小姐不跟我們一起吃,笑容都少了。”

秋霜當即向著那邊看去,隻見裴延堯與林知寒相對而坐,兩人始終是相敬如賓一般的狀態,裴延堯偶爾會給林知寒夾口菜,而林知寒則是有禮地回他聲多謝表哥。

沈言輕不禁搖了搖頭,很快便吃完了飯,等著她們吃完了,幾人將碗筷收拾了一番,又待侍衛們吃完了飯,先讓他們將部分碗筷送回去。

而吃完了,幾人便在河邊慢慢地走著,就當散步了,隻不過也不敢走太遠,畢竟待會兒等他們吃完了又要上路。

沈言輕隻與秋霜寶珠一起慢慢走著,享受著舒適的暖風,待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才走了回去,果然隻見林知寒他們已經吃完了。

沈言輕當即上前去扶著林知寒起身,隻與她道,“我們是不是該上路了。”

林知寒點頭,當即站起了身來,待又收拾收拾,一行人便又啟程上路了。

沈言輕扶著林知寒上了馬車去,很快,馬車便慢慢的走了起來,沈言輕便過去靠著林知寒,“璟娘啊,趕路當真是無趣得緊啊,有冇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做啊。”

林知寒隻含笑看她,“是有,有棋下,要不要?”

沈言輕本來聽見她的話眼睛登時一亮,緊接著又暗了下去,無精打采地道,“哎呀,我還以為是什麼呢,我纔不想下棋呢。”

林知寒寵溺地看著她,隻是輕搖搖頭,便從旁邊的暗格裡頭拿出一個瓷罐來,沈言輕這纔來了興趣,隻好奇地看她,“這是什麼啊璟娘?”

在她的注視之下,林知寒將蓋子打開了,便遞給了她,沈言輕向著裡頭看去,見著原來是些蜜餞,而且還是她從未吃過的。

林知寒隻含笑看著她,“這是之前琨玉發現的,我想著你應該喜歡吃,便讓她買了些回來放在馬車上。”

沈言輕笑了笑,“還是璟娘你心疼我。”

林知寒拿出一顆來遞給她,口中隻與她道,“你如此,我自然也是如此。”

沈言輕當即張嘴吃了,隻與她嘻嘻笑著。

說話間,飯菜已然是好了,侍衛們將飯菜接了過來,又從馬車上拿下了桌子來,琨玉和春絮為裴延堯和林知寒擺好了飯菜,兩人當即便坐下了,她二人也就在旁邊布著菜。

而其餘人隻能隨意找些大石頭,將飯菜放在上頭吃著。

這飯菜雖然粗茶淡飯,但由於銀兩是給足的,所以倒還是有葷有素,不算太差。

沈言輕邊吃著邊向著林知寒那邊看去,秋霜邊吃著邊戳了戳她,“你好好吃飯,一直盯著小姐看做什麼。”

沈言輕目不轉睛地推了推她,要她也向著那邊看去,口中與她說著,“你看小姐不跟我們一起吃,笑容都少了。”

秋霜當即向著那邊看去,隻見裴延堯與林知寒相對而坐,兩人始終是相敬如賓一般的狀態,裴延堯偶爾會給林知寒夾口菜,而林知寒則是有禮地回他聲多謝表哥。

沈言輕不禁搖了搖頭,很快便吃完了飯,等著她們吃完了,幾人將碗筷收拾了一番,又待侍衛們吃完了飯,先讓他們將部分碗筷送回去。

而吃完了,幾人便在河邊慢慢地走著,就當散步了,隻不過也不敢走太遠,畢竟待會兒等他們吃完了又要上路。

沈言輕隻與秋霜寶珠一起慢慢走著,享受著舒適的暖風,待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才走了回去,果然隻見林知寒他們已經吃完了。

沈言輕當即上前去扶著林知寒起身,隻與她道,“我們是不是該上路了。”

林知寒點頭,當即站起了身來,待又收拾收拾,一行人便又啟程上路了。

沈言輕扶著林知寒上了馬車去,很快,馬車便慢慢的走了起來,沈言輕便過去靠著林知寒,“璟娘啊,趕路當真是無趣得緊啊,有冇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做啊。”

林知寒隻含笑看她,“是有,有棋下,要不要?”

沈言輕本來聽見她的話眼睛登時一亮,緊接著又暗了下去,無精打采地道,“哎呀,我還以為是什麼呢,我纔不想下棋呢。”

林知寒寵溺地看著她,隻是輕搖搖頭,便從旁邊的暗格裡頭拿出一個瓷罐來,沈言輕這纔來了興趣,隻好奇地看她,“這是什麼啊璟娘?”

在她的注視之下,林知寒將蓋子打開了,便遞給了她,沈言輕向著裡頭看去,見著原來是些蜜餞,而且還是她從未吃過的。

林知寒隻含笑看著她,“這是之前琨玉發現的,我想著你應該喜歡吃,便讓她買了些回來放在馬車上。”

沈言輕笑了笑,“還是璟娘你心疼我。”

林知寒拿出一顆來遞給她,口中隻與她道,“你如此,我自然也是如此。”

沈言輕當即張嘴吃了,隻與她嘻嘻笑著。

馬車行駛了許久,但是始終冇有見到可以留宿的地方,於是一行人停下了步伐,裴延堯差人來與林知寒道,說是隻能就近找個地方,在馬車上休息休息了。

林知寒自然應好,一行人當即選了個空曠的地方,幸而她們還能在馬車中鋪個墊子,擠擠睡一睡,不過那些侍衛們就隻能輪流睡在外麵了。

而在另一個馬車上,有琨玉等四人,屬實擠了些,但勉強能睡一睡倒也罷了。

沈言輕倒還好些,隻是和林知寒兩個人,倒是剛剛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