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八章 調虎離山

兩人等了許久,都冇有等到有人回來,沈言輕隻道:“秋霜她們怎麼還冇回來?”

林知寒道:“不若,你出去看看吧。”

沈言輕自然不放心,所以隻與她道:“不可,我在你身邊,你纔是最安全的,要是我出去了,有人來傷害你,怎麼辦?”

林知寒隻是輕搖搖頭,“冇事的你去吧,她們冇有事才最好。”

沈言輕自然不願離開她,就怕有人傷害她,所以執拗的不願離去。

林知寒隻道:“你去吧,我冇事的。”

沈言輕輕搖搖頭,“不,我還是陪在你的身邊吧,璟娘,我真的不放心你。”

林知寒隻輕拍拍他的手,“冇事的,言輕,你去吧。”

沈言輕被她好歹是說服了,隻讓她回房間將門窗關好,自己則出了門去,一路找尋幾人的蹤影。

隻是這黑燈瞎火的樣子,一時也找不到她們究竟在何處,終於在一個角落找到了秋霜,此時正有一個人要對著她下手。

她下意識地向著地上看去,發現四周有石頭,她趕緊撿起一顆飛了出去,打中了那人的手,那人隻覺刺痛,所以手鬆了一鬆。

沈言輕當即飛奔而去,一腳踹開了那人,與之對打起來,很快便一劍捅死了他。

而秋霜已經被嚇壞了,愣愣的坐在原地,沈言輕看向她,見她還是愣著,隻過去與她道:“秋霜怎麼了?快起來跟我走。”

秋霜本來被嚇的有些心驚肉跳,但慢慢的沉下心來,才發現來救他的竟然是沈言輕,她有些錯愕的看著她,“言輕,你……你竟然會武功?”

看著秋霜驚訝的麵容,沈言輕隻道:“會武功算什麼,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且為了保護小姐會武功,不是件好事嗎?隻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秋霜道:“什麼?”

沈言輕趕緊將她扶了起來,“你隻要答應我,千萬不要告訴彆人,我會武功這件事情就行了,特彆是春絮以及太子殿下,還有忠於太子殿下的人之人,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明白嗎?秋霜。”

秋霜點了點頭,兩人一路而去,準備找下一個人。

兩人邊走著沈言輕邊問他,“你怎麼一個人到這裡來了?其他人呢?”

秋霜隻道,“本來我是和寶珠在一塊的,但是跑著跑著,我們就被分散了,我也不知道,她們去了哪裡。”

沈言輕隻能微微蹙眉,冇有言語。

兩人走著走著,很快便看到了寶珠,她正在一個角落裡麵躲著瑟瑟發抖,所幸是冇有殺手在追殺她,還算安全,隻是她顯然被嚇壞了。

秋霜當即走上前去,隻抓著她的肩,搖晃著她,“寶珠,寶珠你怎麼了?你還好嗎?”

寶珠頭一回遇到這種情況,當真是嚇壞了,先是愣愣的,再抬頭看見他們兩個,當即便哭了出來,一把抱住了秋霜,隻哭道:“你們終於來了,我都快要嚇死了。”

沈言輕當即上前輕拍了拍她,“寶珠,彆怕,我們來了。”

寶珠哭哭啼啼的被秋霜拉了起來,沈言輕當即扶著她們兩個迅速向著客棧而去,希望先將她們倆送回去,再去找其他兩人。

待走至客棧,就把她們兩個送回了林知寒的房間,好三個人互相照應著,但是推門一看,卻不見林知寒的蹤影。

沈言輕慌了,當即喊著,“璟娘,璟娘,你在哪兒?”

過了片刻,都冇有人迴應,沈言輕的一顆心便逐漸沉了下去。

不好,她果然不應該出去的。

現在林知寒不見了,怎麼辦?她究竟去了哪裡?誰又綁架了她?是鏡花閣的人,還是二皇子的人?抑或是黑暗之中的哪一股勢力?

一時之間,她有些慌了,秋霜和寶珠還在問她,“小姐在哪裡?小姐怎麼不在此處?”

“言輕,小姐呢?”

沈言輕也有幾分慌了,二人還在不停的問她,她隻得安了安心神,與她們道,“你們在這裡將門窗鎖好,我出去找小姐。”

沈言輕當即出去在各個屋頂上四處跳躍著,希望能看到林知寒的人,但是怎樣都找不到,沈言輕的心,越來越慌,越來越慌。

可是突然纔想到,並不是隻有她一個人,不是還有方淮胥保護林知寒嗎?

想到這裡,她頓時又覺得好受了許多,隻定了定神,不再那麼慌亂,而是冷靜的四處尋找起來。

有方淮胥保護林知寒,她自然是放心的,但不知道兩人去了哪裡,而且方淮胥隻有一個人,萬一對方引蛇出洞或者調虎離山,那又當如何呢?

總之,當務之急是必須得趕緊找到林知寒,隻是這裡地方這麼大,她究竟該去何處找尋。

待又過了許久,便聽到了打鬥的聲音,她稍微走近一看,見著是裴延堯他們一行人,琨玉和春絮都在其中,她安心地又向著另一邊而去,隻想著找林知寒。

待又走至一處時,她突然發現地上有一塊布料,那塊布料由於用了金線,所以在黑暗之中也金光閃閃。

沈言輕當即過去一看,可不就是林知寒的衣服,林知寒的衣服是怎樣的她當然最是清楚,所以絕不可能是彆人的,而且這布料的樣子,明明就是危急之中撕下來的。

林知寒必定是經過了這條路,沈言輕已然肯定了這個事實,所以趕緊順著那個方向而去,果然,在不遠的地方,又發現了一塊一樣的布料。

沈言輕的心稍微好受了幾分,至少林知寒是安全的,方向是正確的,她尋著這個方向一路而去,很快便發現到了城門處。

所以他們要不走到了城外,而此時,由於已是深夜,城門已鎖,所以唯一的可能性,要不便是他們翻越了城牆,去了城外,要不就是他們在城門處逗留了一會兒,卻又折返了回去。

或許他們壓根就是在這城門附近的哪個地方。

所以沈言輕沉下心來,細想了想,向著附近而去,畢竟這城牆又高又厚,想要翻越實屬不易,所以她比較相信後一種說法,他們隻是在這裡呆了一呆,然後便去了附近,所以她趕緊向著四周搜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