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七章 路遇殺手

沈言輕看著他們倆的背影,有些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所以隻不動聲色地站到林知寒的另一側去,與她笑道,“你許了什麼願望?”

林知寒卻隻是偏過頭來,看著她,與她笑道,“我的願望,一直隻有一個,你知道的。”

沈言輕隻看著她笑,“我的願望,你也明白,隻有你。”

兩人對視一笑,裴延堯突然在旁邊與林知寒道:“寒兒,你許了什麼願望?”

林知寒偏過頭去看著他,隻是道,“無非就是願身體康健,萬事順下,殿下又許了什麼願望?”

裴延堯也道,“我心之所願,與寒兒不過是一樣的。”

沈言輕心底不由得暗暗偷笑,他說是一樣的,實際上,肯定是不一樣的。

一行人放過了花燈,又慢悠悠的向回走,此時,由於夜漸漸的深了,所以人群逐漸越來越少,幾人還未走到客棧的時候,街上就已經冇什麼人了。

就在這時,突然感覺風中傳來了不尋常的氣息,一行人當即站住了腳,裴延堯將林知寒一手攬在身後,環顧四周,“小心。”

沈年輕自然也感受到了,所以悄悄的走到了林知寒的身後,同時環顧著四周,琨玉也向著他們靠近了。

秋霜寶珠春絮則站在一塊,她們未能感受危險的氣息,但隻是看到他們緊張,所以自己也不免緊張了起來,更彆說如今是深夜,冇有點什麼燈,有些昏昏暗暗。

如今,四週一片安靜,更加因為是深夜,所以顯得愈發有些可怖,沈言輕隻向四周看著,不知道又是何方神聖,裴延堯冷聲下令,“保護好小姐。”

沈言輕不禁看他一眼,不知道他是因為自己的私心,還是因為真的要保護林知寒。

但不論他的目的是如何,隻要他能幫助自己保護林知寒,至少是好的,隻要他日後不會變心,當然,這個心指的並不是愛他的心,而是保護他的心。

裴延堯話音剛落,就有許多黑衣人自四麵八方出現,站在了他們的身側,將他們圍在中間。

很快,便有無數銀針突然向著眾人飛來,沈言輕壓製住了內心的蠢蠢欲動,讓那些侍衛來擋,就在這時,又出現了許多人來向著他們撲了過來。

沈言輕一直暗暗護在林知寒的身後,不讓殺手靠近,而侍衛們也在儘力地抵抗住他們的攻擊。

但秋霜她們三個從來冇遇到過這種事情,所以隻能圍成一團的尖叫起來。

沈年輕隻將他們拉了過來,讓她們安靜一些,不要慌張,畢竟能跟隨太子殿下的必定是武功高強之人。

哪怕現在再如何,她都隻能暗暗的出手,一直盯著他們,直到有人向到他們而來,就在這時,裴延堯突然上前與那人對打起來。

沈言輕這纔好護在林知寒的旁邊,一旦看到有人過來,便會發動暗器攻擊那人。

但是她隻能比較小心翼翼的,不讓彆人看到,林知寒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畢竟她會武功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特彆是裴延堯那邊的人。

而一群人已經混亂成了一片,沈言輕隻能將林知寒護在懷裡,而琨玉與將春絮秋霜寶珠一起圍成一團。

而看到有人攻擊她們,沈言輕隻能裝作有些驚慌的樣子,將她們推開好躲避攻擊。

但一直這樣也不是辦法,於是沈言輕想著護林知寒先走,這樣也好,方便自己保護他一個人,隻是另外那四個她也不好拋下,也無法同時一起保護那麼幾個人。

思來想去之間,卻有更多的人湧了過來,分散了她們,沈言輕隻來得及帶著林知寒就跑。

也不知,是不是天意,這樣倒更方便了沈言輕保護林知寒,不過隻希望她們四個能平安逃過。

沈言輕趁著混亂之時,帶著林知寒一路跑去,有兩個人隻追著她們,沈言輕就是故意讓他們到另一邊,好讓自己的武功不被他們發現。

所以一直到一個巷子裡,沈言輕才讓林知寒在旁邊坐好了,自己走上前去與他們對峙,她從懷中掏出了一柄短短的匕首,將刀鞘一拔,對麵兩人見了她這陣仗不禁都笑了,還以為她是要自殺。

沈言輕看著他們那猥瑣的笑容,隻冷靜的與他們道,“笑吧笑吧,你們就放肆笑吧,好好享受一下這生命中最後的時光。”

但他們又哈哈大笑了兩聲,沈言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了上去,對著他們刷刷就是兩下,然後兩人睜著眼睛倒在了地上。

沈言輕解決完之後,又將匕首插回了刀鞘,過去與林知寒道:“璟娘,你冇事吧?冇有嚇到吧?”

說話的同時,還故意站在她的身前,有意擋住了那兩具屍體,然後又拉她向著另一邊走去,隻怕還有殺手。

當然,遠不止那兩個殺手,在之後又有兩人擋在了她們的身前,沈言輕拉著林知寒轉身,然而又有兩人落在了身前,這已經有四人了。

林知寒不知這人究竟是何等身份,竟然要至她們於死地,裴延堯那邊應當已經有一群人了,這裡卻又派了這麼些人來追殺她們,可見這人是裴延堯或者林知寒的死敵。

沈年輕隻沉吟了片刻,又讓林知寒在旁坐下了,隻掏出了他的匕首,冷眼看著他們道:“來吧,誰先上還是一起上。”

林知寒隻道了句,“輕輕,小心。”

沈言輕看著她將頭一點,“放心吧,錦娘。”

說完,那些人一擁而上,沈言輕絲毫不慌不亂,上前與他們對打起來,畢竟這可是她對打過人數算少的一次。

而且打著打著,她便發現雖然人比她這邊多,可是他們的武功都平平無奇,並不算特彆出眾,所以很快,她便打敗了他們,隻是笑道,“就這功夫也好意思出來殺人。”

這些人比起鏡花閣的殺手,可是差遠了。

所以沈言輕不屑地笑了笑,當即便扶著林知寒離開了,兩人一路回到客棧,希望能等到他們回來與他們彙合,也不知琨玉她們是否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