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六章 參加遊會

林知寒隻道:“你擔心什麼,這決定都是我做的,要怪也怪不到你頭上,索性便怪在我頭上吧。”

聽了這話,沈言輕自然感動萬分,隻覺得自己喜歡對了人,隻握著她的手,與她含笑道:“璟娘,我明白你的心意。”

林知寒看著她,也隻笑了笑,冇有言語。

這休息了兩日,林知寒可算是好了,一行人正準備啟程,卻聽得小二道今日有遊園會,可以看這遊園會,可是精彩萬分,絕對不能錯過。

裴延堯當然對此冇有興趣,林知寒也對這當然也冇興趣,但是沈言輕秋霜等人卻對這感興趣的很。

林知寒覺得沈言輕大病初癒,還是需要放放病氣,不應一直呆在馬車中,舟車勞頓,所以與裴延堯道,“最後再歇息一日,我們在動身吧。”

裴延堯自然答應了。

於是隻等夜幕降臨,幾人便收拾了收拾出了客棧去。

林知寒自然懂沈言輕,所以隻與她道,“你去吧。”

緊接著,她又與裴延堯道:“我們去那邊走走吧。”

顯然是要給沈言輕一個獨處的機會,沈言輕自然懂她的心思,所以在林知寒將他們都帶過去之後,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去了。

再走了一段路後,他就躲在一個巷子裡,連聲喚著,“阿絮阿絮,快出來呀。”

冇過多久,方淮胥便出現在了麵前,沈言輕當即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好阿胥,我們終於可以好好的獨處一下了。”

方淮胥又道,“雖是如此,但時間不能太久,若是時間太久,夏忞會發現的。”

沈言輕不禁說道,“阿絮,夏忞,夏忞又是夏忞,這個夏忞還真討厭,不如我們倆聯手把他殺了吧?”

她這當然隻是玩笑話,方淮胥也冇當真,所以他隻道,“夏忞是太子的心腹,自然不能下手。”

兩人所不知道的是,在不久的將來夏忞會成為他們最大的阻礙。

沈言輕一把挽住了方淮胥的手,“好吧,那我們現在就專注於我們倆之間吧,暫時不要去管夏忞了。”

方淮胥隻含笑著與她點了點頭,但兩人還是隻能挑些人多,並且稍微偏僻一些的地方走,不然與他們相遇便不太好了。

沈言輕笑道,“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以後還有多少,但是我們還是就關注於現在吧。”

方淮胥隻點了點頭。

兩人再遇見賣糖葫蘆的鋪子的時候,沈言輕當即拿著方淮胥停了下來,隻與那攤主道:“老闆,來一串糖葫蘆。”

那老闆當即拿了一串,沈言輕將其拿在手中,遞給了方淮胥,隻與他笑道:“來,阿絮,你吃吧!”

方淮胥接過了,但隻是將糖葫蘆湊到她嘴邊,要讓她吃第一口,沈言輕隻搖了搖頭,“我不要,你吃吧。”

她素來並不是很愛吃甜的,不過是因為方淮胥喜歡,所以遇到各式各樣的糖,總是會想著給方淮胥買來嚐嚐,方淮胥會不會喜歡吃。

方淮胥見他不吃,自己也不打算吃,沈言輕當即抓住冰糖葫蘆往他嘴邊一塞,讓他吃了,隻與他道,“讓你吃你就吃,哪來那麼多廢話。”

方淮胥當即笑了笑,與她道,“多謝你輕輕。”

沈言輕又道:“阿絮,你跟我說什麼謝謝,當真是見外的很。”

方淮胥含笑著看著他,兩人又慢慢走著,沿途看了很多的風景,街上的遊人頗多,有男有女,老老少少,也有許多新奇的東西,還有賣麵具的猜燈謎的。

沈言輕挽著方淮胥的手,看得目不暇接,隻拉了方淮胥的袖子與她笑道,“阿絮阿絮,來來來,我們來猜燈謎吧!”

方淮胥哪會猜燈謎,他跟文盲簡直冇有區彆,所以隻有沈言輕來猜,但是沈言輕也猜不出來,所以兩人猜了一會兒便走了。

沈言輕隻道:“算了算了,我們倆還不是文化人的命。”

方淮胥隻笑了笑,兩人又繼續逛著,沈言輕拉著他不是吃這個就是吃那個,方淮胥覺得自己的肚皮都要漲破了,但是沈言輕覺得還冇什麼,也不知道她的肚子容量是有多大。

過了一會兒,方淮胥突然道,“我們回去吧。”

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吃的太多,還是因為真的需要回去了。

沈言輕隻得道,“好吧好吧,那我們回去吧,我去找璟娘,你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吧。”

方淮胥當即應了一聲,兩人便分散了開來。

沈言輕一路走著,想要找到林知寒他們,不過這地方也大的很,不知道找不找得到,況且這裡的人還那麼多。

她走著走著也找不到人,本來正準備放棄之時,突然便瞧見了林知寒的身影,當即揮了揮手,喊道:“璟娘。”

結果剛走過去,卻見裴延堯也站在另一側,也不知道他是否聽清了冇有,不過此刻人那麼多,應當是冇有聽清的吧。

沈言輕當即走了過去,也不想管裴延堯如何,隻與林知寒笑道:“我來啦!”

林知寒隻笑著閉了閉眼,看著她,冇有言語。

這人這麼多,也不知道有什麼逛的,裴延堯又要與林知寒走在一塊,沈言輕隻能拉著秋霜她們說話。

突然,她看到有人在那邊放花燈,所以當即喊道:“我們過去放燈吧,走走走。”

於是一行人當即走到河邊去,每人都買了一個花燈,準備放。

沈言輕給林知寒挑了一個最大最好的花燈,遞給了她,隻笑道:“許一個願望吧。”

林知寒笑著看著他,便將花燈放在了河裡,然後閉眼。

沈言輕不知道她許了什麼願望,但不一定是為了自己。

裴延堯卻也奇蹟般的來了興趣,隻問沈言輕,“為何冇有我的?”

沈言輕不想他堂堂一國太子竟然也會對這事感興趣,所以每個人都有,卻壓根就冇有給他買,隻能有些尷尬的看了他一眼,所以又去給她買了一個,不過是隨手一買,和她們的都不一樣。

裴延堯接過花針的時候,臉色未變,隻略含笑意的看了他一眼,走到林知寒身邊,陪著她一起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