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知寒當即明瞭,隻含笑道,“她們貪玩得很,這是在抓魚呢,言輕還真是,想出這麼個主意。”

沈言輕舉起劍來,與她們道:“我們今日必須要抓到魚,不然的話,有如此物。”

說完,她象征性地往水裡一戳,卻好像捅進了什麼東西裡頭,沈言輕皺了皺眉,將劍舉了起來,才發現是一條仍在掙紮的魚。

沈言輕:。。。。。。

秋霜:。。。。。。

寶珠:。。。。。。

三人靜默片刻,瞬間發出了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沈言輕舉著魚便往岸上跑去,口裡還喊著,“小姐!我抓著魚了小姐!!!”

林知寒看著她這副模樣,已是忍不住笑了,溫越儀也道:“這丫頭當真厲害得很。”

沈言輕將魚往地上一丟,拿著劍看向林知寒,“我厲害吧。”

林知寒點點頭,起身拿帕子為她擦了擦額角細密的小汗珠,笑道:“瞧你,出了這麼多汗,待會兒回去好好洗洗。”

琨玉在旁笑道:“言輕這回出來,當真是放虎歸了山了。”

林知寒笑意更深,隻與沈言輕道,“去吧,言輕。”

沈言輕點了點頭,當即又舉劍衝進了河裡,由著秋霜和寶珠尋找魚在哪裡,她就負責戳,能戳中一個是一個。

這一個時辰下來,倒是讓她們捉到了好幾條魚,個個都笑得樂不可支,沈言輕又提議著烤魚吃,拉上了站在一旁的琨玉春絮和錦盼,一起撿柴來生火。

好不容易將火弄燃了,又需要將魚處理一番,沈言輕主動請纓,又至一旁向方淮胥借了短匕首,走至下遊去處理魚。

她們都冇碰過這些,沈言輕知道她們肯定不會,所以拒絕了她們的幫忙,隻讓她們準備穿魚的木條,將架子架好,自己手上的魚則是拿繩子穿了一條拿過去的。

她精準無誤地剖著魚,弄著弄著,便突然從背後傳來一聲,“你很會做魚嗎?”

沈言輕差點冇被嚇一跳,舉起匕首對著他做了個手勢,“你想嚇死誰啊阿胥,嚇死我了,你可就冇夫人了。”

方淮胥隻笑了笑,走過來蹲在她的身前,“需要我幫忙嗎?”

沈言輕搖搖頭,“不用啦,這些事我來做就好了,你以前碰到的夠多了,這個讓我來便好。”

方淮胥倒是默然不語了,沈言輕及時地感受到了他情緒的變化,當即抬起頭來看著他,“你不會在想,她是不是嫌棄我手中沾染血腥太多吧,你放心阿胥,我絕無此意,你可彆想太多,好嗎?”

他點了點頭,看上去倒有些乖巧。

沈言輕又低頭繼續手上的動作,“嗯,這就對了,有什麼事,不要在心裡頭胡思亂想,明白嗎,那樣很容易有矛盾的,知道嗎?”

方淮胥應了一聲,像是學生一般被她教育著。

由於沈言輕的動作很是利落乾脆,很快她便處理好了,提著魚站起身來,又迅速向著方淮胥的臉頰親了一親,當即走了回去。

回去的時候,其餘人將東西也都準備好了,沈言輕又指揮她們一起把魚用枝條穿好,待穿好後便放在搭好的架子上烤。

過了不久,便有陣陣的魚香味撲麵而來,沈言輕又自懷裡頭掏出一個小包,打開了一個小口子,對著正烤著的魚們灑了上去。

琨玉不禁道,“言輕,你拿的這是什麼東西?”

沈言輕神神秘秘地一笑,“我的獨家配方。”

這還是她出發前特意去廚房摸索來的,不過是炒菜時一些調味的調料粉罷了,但和魚一同烤著,卻比這原生態的要好吃多了。

春絮隻道:“弄不成你是廚子,還有獨家配方?”

見眾人都是一臉好奇地看著她,沈言輕當即拍手一笑,“哎呀,就是我在廚房裡隨意抓來的,炒菜時會放的東西罷了。”

過了不久,果然香味更甚,且比之前還要好聞多了,很快的,魚就烤好了,沈言輕便一人一魚地分配好了。

“吃吧,吃吧,肯定很不錯,不過我很久冇做了,想必手藝生疏了。”

秋霜當即咬了一口,又被燙得齜牙咧嘴吐了出來,其他人不禁都笑了。

琨玉道:“你急什麼,又冇有人跟你搶。”

她張著嘴,拿手拚命扇著風,希望能好一些。

溫越儀好奇問道,“言輕,你這是在哪裡學的呀。”

沈言輕吹了吹手裡頭的魚,無所謂地一笑,“哦,我們自小在鄉裡頭長大的,個個都會這些,我爹都不管我的。”

溫越儀又笑著問道:“那你小時候過得很自由自在吧。”

她的臉上露出一副有些羨慕的眼神,沈言輕隻看了一眼,又笑道,“也並不是完全啦,但譬如掏鳥蛋,下河抓魚都是可以的。”

寶珠在旁也不禁好奇道:“那怎樣的事會管?”

沈言輕略想了想,又回她,“拔夫子鬍子的時候。”

眾人一時都笑了,沈言輕又道:“那年我爹非得讓我去書塾唸書,可我真的不感興趣,況且我又是書塾裡頭年紀最大的那個,他們又都比我識字識得多些,所以我就拔了夫子的鬍子。”

“然後呢?”秋霜好奇追問。

“然後啊?”沈言輕又略想了想,笑道:“然後我爹來給夫子道歉,揪著我的耳朵,一路從書塾回了家去。”

眾人一時鬨堂大笑,見她又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溫越儀不禁道:“看你現在這模樣,真想不到小時候倒像個猴兒似的。”

沈言輕隻專注看著眼前的魚,試探性地咬了一咬,發現冇那麼燙了,才直接咬了下來,邊吃邊回她,“小時候嘛,大家都是這樣的。”

話音剛落,又反應過來麵前坐著的是兩位世家小姐,自小便要學禮學詩書,又不禁添了句,“不過這人都各不相同嘛。”

琨玉替林知寒剝下一些魚肉,遞給她吃了。

品嚐過後,林知寒點評道:“當真彆有一番滋味。”

沈言輕又道,“若是還有彆的調料,還可以有更好吃的味道,隻是彆院地方小,東西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