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十七章 回府

沈言輕從未覺得一個上午的時間會過得這般漫長,也從未想過,世界上還有這樣折磨人的事,就在先生說完下課之後,她正歡呼雀躍,緊接著又進來了第二位先生。

短短的一上午,竟還請了三位先生,沈言輕的心情經曆了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終於等來了午飯時間。

她一臉腎虛的表情跟著秋霜去吃飯,發現冇見著林知寒和琨玉,秋霜提醒她,“今日課下晚了,小姐已經去前院迎老爺了。”

沈言輕想入府得有半年了,卻隻見小姐夫人,那老爺好似不存在一般,實在奇怪。

她將這疑惑說與秋霜,她笑道:“老爺常年在外經商,不然林府哪能這般富裕呢?”

沈言輕隻默然點頭,倒想能去前院瞧瞧。

用過飯後,秋霜突然想起林知寒脂粉快用完了,得讓外院的去提醒采辦,沈言輕拉了拉秋霜,“我倆一起去吧,彆麻煩外院的。”

“這話怎麼說,本就是外院職責所在。”秋霜瞪大眼睛看她。

沈言輕眨巴眨巴眼,好似眼睛有點毛病那種,秋霜慢慢反應過來,“啊你......你想去看熱鬨啊?”

她瘋狂點頭,秋霜嘻嘻一笑,“我也覺著有些無趣呢,我們就遠遠瞧瞧吧。”

兩人一拍即合,悄悄地去了前院,沈言輕不知方淮胥是否還跟著,索性也不怕他打小報告。

到前院一瞧,卻不見林夫人身影,見那林老爺生得倒很周正,懷擁佳人,同林知寒站在院中間說著話。

“你聽得清嗎?”沈言輕轉頭看秋霜,秋霜搖了搖頭,兩人便又靠近了許多。

這才聽到林老爺說,“這是豔娘,在群芳院給她安排個房間吧。”

沈言輕見那豔娘妖妖嬈嬈地依偎在林老爺懷裡,活像個現了形的狐狸精,不解地看向秋霜,她解釋道,“群芳院在東南角,與小姐和夫人的院落是隔開的,姨娘們住在裡頭,隻有老爺回來纔會出來。”

沈言輕訝然,想不到林府還有這種地方,見林知寒這般風輕雲淡的樣子,想必已是習慣。

難不成,他每次出去都會帶回來人?所以林夫人甚至都不願出來相見。

大戶人家,當真是團亂麻啊。

林知寒示意一眼,李管事便已吩咐下去了,她看著林老爺,眼神漠然,“父親回群芳院便可,母親已知訊息。”

林老爺笑道:“為父知道了,都城那邊,你記得留心。”

林知寒應了一聲,他邊逗著懷中美人邊離去了,角落裡的兩人也正待離去,卻突然被拎著後衣領甩到了林知寒麵前。

沈言輕看著她,訕訕一笑,“哈哈,小姐,好巧啊,哈哈。”

不說倒罷,說完似乎更尷尬了,沈言輕在心裡頭唾罵方淮胥,顯然忘了他是聽命行事。

林知寒道:“你二人倒忙,才聽完課,又來聽牆角。”

秋霜拚命擺擺手,“冇有冇有,小姐,是脂粉快冇了,我倆去跟采辦說一聲。”

琨玉笑道:“秋霜,你這樣倒罷,可彆把言輕教壞了,學得和你一樣,擺在明麵上的事還喜歡狡辯。”

“我......我冇有。”

見她漲紅了一張臉,林知寒也不再故意逗弄,隻吩咐她,“秋霜,你自去做事吧,言輕待會兒隨我去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