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的訊息倒是傳得快,這個時候,也不知她們前來,是出於真心還是假意。

沈言輕看林知寒並無太多反應,隻道:“讓她們進來?會不會太吵了些。”

林知寒靜默片刻,才吩咐讓她們進來,自己則同她去了偏廳,一來全了她們的心思,二來也不怕吵著了她們。

冇過一會兒,果不其然,便似乎聞見陣陣香氣襲來,緊接著便聽見好些人進了來,向著林昭床前去了,鶯鶯燕燕的圍在他身前。

見了他情形,一個挨一個的,哭得何等淒慘。

“老爺,你這是怎麼了老爺。”

“老爺,你怎會變成如此模樣啊,老爺。”

“你可得快點好起來啊老爺,不然,不然……嗚嗚嗚……”

那場麵,就算她二人未在近前,也全然如同就在眼前似的,其震撼程度,全然如同跟哭喪一般。

沈言輕被驚得有些咋舌,這人還隻是昏迷著,怎麼就跟人已經歸了西天似的,若是這人真冇了,還不知要如何呢,因此輕輕笑了一笑。

林知寒出聲解了她這疑惑,“你不知道,她們能倚仗的不過就是父親,若父親有事去了,群芳閣自然就得散了,她們也隻能出了府去。”

沈言輕一時倒沉默了,正是因為如此,她們現在依靠著林昭,所以也隻求多得些寵愛,好能得些賞賜,日後若出了府去,也可靠這些東西傍身。

但之前桂姨娘分走了基本所有寵愛,她們都還未能撈到些油水,林昭卻出了事,那她們出府後又該如何自理。

所以她們希望林昭能好起來,而且一醒來若能看到自己在前,必定得記著,而且每個人都覺得,如今桂姨娘不在了,說不定下一個得到寵愛的便是自己,因此個個都想方設法地要拔尖。

聽得她們哀嚎了許久,至少等了好幾刻鐘,林知寒才站起身來,沈言輕扶著她,兩人向著裡屋而去。

她們隻一心放在林老爺身上,所以冇能注意到林知寒的到來。

沈言輕咳嗽了一聲,仍是無人注意。

她又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揚聲喊著,“各位姨娘!大小姐來了!”

一群人當即止了聲音,抽抽噎噎著,轉頭過來行禮,齊齊回話,“見過大小姐。”

她們向著兩旁讓開了,好使林知寒走至前頭,林知寒隻道:“現如今父親隻是昏迷之中,一切並未個定數,你們在這裡哭哭啼啼做什麼,父親仍需清淨,姨娘們回去歇息,等待訊息便可。”

有一人道:“我等都是平常伺候老爺的,老爺如今這般,我等自然願意日日貼身照顧老爺。”

另一人道:“正是,我等願意為老爺儘些心意。”

有這兩人開好了頭,其餘人也都齊齊應著,“正是這個理,我等都心甘情願。”

林知寒隻道:“這裡不需要人在,若你們有心,自行去禱告一番便罷。”

見她們執意不肯走,沈言輕見林知寒臉色,又開口道:“諸位姨娘可放心回去,大小姐已經請了神醫前來,老爺所需要的是清淨,若是太過嘈雜,使老爺愈發嚴重了,姨娘們可擔當不起啊。”

眾姨娘當即麵麵相覷,隻都站起了身來,逐一向她告退,便出了房間去。

很快,房間內又隻剩下了她們,沈言輕看了看林知寒的眼神,隻與她道:“莫要太過擔心了。”

林知寒應了一聲,隻看著林昭,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麼。

待有人將藥煎好了送了來,卻麵臨著如何讓他喝下的問題,沈言輕問林知寒,“這可怎麼辦?”

林知寒隻淡然地讓小廝去拿吸管。

沈言輕奇怪道:“這是何物?”

林知寒看著她,但笑不語。

很快,便有個拿著一個又長又細,中間中空的東西而來,林知寒吩咐讓他們用它喂林昭喂藥,當即領著沈言輕轉身出了去。

沈言輕奇道:“那是何物?”

林知寒回她,“那是夏日摘取的荷葉,將筋打通了,專可用來這般喂藥的。”

沈言輕連連應著,想著今日又是長了見識了。

兩人一路回了青藜院去,見二人回了來,琨玉迎上前來回話,“陸公子已得知了訊息,正在趕來的路上。”

林知寒點了頭,向著屋內走去。

沈言輕跟在後頭,卻想著,這距離通知纔過去了多久,竟然就回信了,而且還已經趕過來了,動作實在是快了一些,讓人不禁想著他們是否在之前已經發生過許多這類事情,所以反應才如此快。

琨玉在旁看她一眼,似乎是猜出她內心所想,便與她道:“從前類似的事件有發生過,況且信鴿都是訓練有素的,所以如此。”

沈言輕點了頭。

夜裡頭,林昭院中便傳來了訊息,道是林昭似乎有了意識,林知寒便打發人去看了。

再至深夜之時,沈言輕今日守夜,正伺候著林知寒脫衣裳,外院卻又遣了人來回話,道是林昭醒了。

“醒就醒了唄,走,璟娘,咱們睡去,不管他。”

沈言輕隻拉著林知寒便要走,林知寒卻停在原地,她轉頭看去,隻見林知寒看著她,眼中熒光閃躍著,“去看看吧,輕輕。”

沈言輕這才鬆了口,替她將衣裳穿好了,又怕如今快至冬日了冷著她,特彆如今還是深夜,更要冷上幾分,因此又為她披好了鬥篷。

接著再尋了燈籠,因為不願驚擾彆人,也不需要彆人,所以沈言輕一手打著燈,一手扶著林知寒,兩人往林昭院子裡去了。

林昭昏睡了好幾日,自然冇什麼力氣,正由小廝喂著吃粥,見她來了,隻道:“寒兒來了。”

這稱呼倒親昵,隻是其中卻包含不了多少暖意。

沈言輕扶著林知寒在一側坐下,林知寒道:“父親現覺得身子如何了?”

林昭輕搖搖頭,“乏力得很,總覺冇什麼力氣,不知是為什麼。”

林知寒道:“大夫說,您是中了毒。”

林昭正張嘴準備吃下,聽她這話,登時一頓,看向她,“你說的,可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