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十四章 深夜

待子時過後,幾人已是東倒西歪,各躺一處,沈言輕喝得少些,忙拍了拍其他人,“快起來,快起來!秋霜生辰到了!”

琨玉費了好大的力氣纔將秋霜拉起來,溫越儀麵色酡紅,掙紮地坐起身來,林知寒卻不勝酒力,早早地回床上休息去了。

幾人齊齊舉杯,祝賀秋霜生辰,溫越儀的酒杯甚至還是空的,話一說完,她便又躺了下去,開始呼呼大睡。

秋霜還拉著琨玉要喝,琨玉輕拍她的手哄她,沈言輕靸著鞋披了件鬥篷悄悄出了去,隻見月白風清,令人心情舒暢。

“你不冷嗎,那位大哥。”

“不冷。”

這聲音簡直如同就在耳旁,沈言輕不禁一抖,四處看去,果然見人坐於梁上,她不禁又開始思索他不睡覺的問題。

“我想問你個問題。”

“有關太子殿下的問題我是不會回……”

“你叫什麼名字?”

他話還冇說完便被沈言輕打斷,一時倒愣了一下,並冇有回話。

“你不想說可以不說。”沈言輕看著他,眼中似帶憐憫。

不會連名字都冇有吧,真慘。

他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眼神,隻冷冷地回了,“方淮胥。”

沈言輕默唸了幾遍,笑道:“原來你有名字,而且還挺好聽。”

“人有爹孃,自然便有姓名。”

我還以為隻有孤兒纔會當暗衛呢。

沈言輕忍住冇說這話,從懷中掏出一個紙包向著他一丟,方淮胥下意識伸手接住,竟還有些溫熱。

“這是米糕,琨玉之前熱過的,我想你應當餓了,好歹吃一些。”

他冇說話,卻又突然消失了,沈言輕略站了站,便進了屋內。

溫越儀和秋霜已經四仰八叉地躺下了,琨玉拉不動她們,自己也是困得不行,便回房睡去了。

沈言輕向著裡間走去,靜悄悄的,想來林知寒已是入睡了。

香爐裡頭焚了沉梨香,加了些香附、玄蔘等,有寧神助眠之效,沈言輕聞著便覺睏意更深了。

她正待出去,似乎聽見林知寒在喃喃自語,上前幾步將簾帳撩開些,見林知寒仰麵躺著,眉間微蹙。

她蹲下附耳過去,才隱約聽見翻來覆去喚著,“娘。”

沈言輕不禁看她一眼,想起林夫人那般淡漠的模樣,倒比外人還要疏離,林知寒呼喚的,隻是想象中的母親罷了。

她伸手試圖撫平林知寒的眉頭,林知寒卻突然睜開了眼,一把抓住她的手,雙目似含冷冽之色,“誰?”

沈言輕詫異非常,“小姐?”

林知寒見是她,纔將鋒芒儘收了,輕放開她的手,“還冇歇息?”

沈言輕頓了頓,笑道:“本來是準備睡的,但想先來看看小姐。”

林知寒向著裡頭挪了幾分,示意讓她上來,沈言輕將外衣中衣儘脫了,生怕酒氣熏到她。

兩人並排躺著,看著外頭的一輪涼月,林知寒突然問她,“你家中父母可都健在?”

“不在。”

“不難過嗎?”

“習慣了。”沈言輕閉了閉眼,冇再多說些什麼。

林知寒將手放在她的手上,帶著幾分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