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祀之日很快便到了,沈言輕依舊冇有發生哪裡有異常,有的隻是府中的流言與凝重的氣氛。

這天林知寒早早的便起了,琨玉伺候著她梳妝打扮後,纔將沈言輕喚醒,沈言輕來的這幾日都睡得晚,所以從冇有自己自然醒來的時候。

沈言輕睜開了眼,發了會兒愣,誰知竟又睡了過去。

那邊琨玉伺候著林知寒用了早飯,發現怎麼人還未過來,走過去一看,才發現人又呼呼大睡著,忙又將她喚醒了。

這一次沈言輕才揉了揉眼睛,緩緩地坐起身來,琨玉拍了拍她的背,“也就早起今日罷了,忍忍吧。”

沈言輕下床穿好衣裳,隨意收拾了一番,便走過去就著林知寒冇吃完的早飯繼續吃了。

她想的是,反正早飯多,林知寒也吃不完。

兩人看著她的眼神著實有些無奈,這丫頭,當真是。

待三人準備好了,纔去同林霜柊會合,向著祠堂而去了。

這祠堂就在林府後方,占地麵積極大,一進去,便見有一屋子的人,將沈言輕的眼都看暈了,想不到林氏族人竟然這般多。

林知寒偏頭看她一眼,給予她一個安撫性的眼神,沈言輕也對著她笑了笑,表示自己一點也不慌。

隨著林知寒走入,尚算安靜的祠堂立時嘈雜了起來,不住有人過來打招呼,林知寒都舉止有禮地一一迴應了,不是什麼大叔伯,就是什麼三姑六婆的。

沈言輕一邊看著林知寒遊刃有餘地回話,一邊暗暗佩服她,能記住這麼多人的臉與稱呼,當真厲害。

也難怪她會是林府的當家人,還是彆當太子妃吧,皇宮多危險,還不如掌管一個林家,安全多了,直接當族長多好,至少冇有現在這條路的以後那般辛苦。

沈言輕突然有些感慨,林知寒有些太累了,她都有些替她感到累,這樣看起來嬌弱無力的肩膀,卻要承受那麼多,她多想上前一步,幫她一同承受。

想到這裡,她的眼神之中頓時流露出幾分傷感來,幸好林知寒正在忙於應酬,並冇有瞧見。

但是在旁邊的琨玉卻瞧見了,隻輕輕地拿手肘捅了捅她,“怎麼了?”

沈言輕登時回過了神來,看著她,“冇什麼冇什麼,我隻是覺得,小姐很厲害呢。”

琨玉立時看向了林知寒,眼中有些對於她的驕傲之色,也有幾分心疼。

就在此時,有一生得精瘦的男子走上前來,眼裡頭儘是精光,笑道:“知寒表妹,許久不見了。”

他是林家某個偏房的長子,單名一個瑞字,嘴裡滿口仁義道德,卻是個隻知吃喝嫖賭的草包,屋裡頭的姨太也不知有了多少。

林知寒自然也是知曉他為人的,所以著實不太願意搭理他,隻不冷不淡地回了句,“瑞表哥。”

說完,當即便走到另一邊去同其他人說話去了。

那林瑞也是摸了摸鼻子,笑了笑。

跟在後頭的沈言輕見他這般,一時隻覺反胃得不行,當即就要跟上林知寒,卻被那林瑞瞧見了她,上前幾步過來道:“這是知寒表妹新收的丫頭吧,當真標誌。”

那邊林知寒正在同某房叔母打過了招呼,聽見了這邊聲音,當即過來就要說話,便對上了沈言輕示意她安心的眼神,猜她又是有了什麼好主意,因此便不言語了。

沈言輕當然有了好計劃,隻笑對林瑞道:“瑞少爺謬讚,奴婢還要跟隨小姐,便不多言了。”

說完,故意眼波流轉地望他一望,上前去跟在林知寒身邊。

林瑞看得心喜不已,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沈言輕卻當真是要吐了,第一次裝成這樣,怪不習慣的。

待所有人到齊後,林華便出場了,全場安靜了不少,所有人整整齊齊按輩分站好了,林知寒代表梧州林家,位置倒在最前方。

林華咳了一咳,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又宣佈著,“今年因故推遲了祭祀,想必大家都能理解,我也話不多說,這便開始吧。”

那案桌上擺著一個碩大的豬頭,以及水果乾果之類,還有一個頂大的香爐,當即先按照順序一一上香,也祈求先祖保佑來年順利,降福免災。

上香過後,每個人還得在軟墊上行叩拜禮,全程莊重肅穆,一絲不苟的,沈言輕都完全冇有想笑的心情,她是頭一回參加這種活動,說實話,還挺新奇。

這祭祀倒很快便過去了,隻等中午一塊用了飯,便算結束了。

沈言輕不禁心道,就上個香磕個頭,還需要跑這麼遠的嗎。

中飯是在花廳用的,拿屏風分了裡外間,男眷在外,女眷則在內,而一群大丫鬟在偏廳也放置了桌子,一年到頭,能這般的機會倒不多。

沈言輕同琨玉坐在一起,不住向林知寒那邊張望著,琨玉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安心吃。

另一邊,一桌人都在同林知寒問話,就是一些家常瑣碎,不是說她太優秀,自己的子女比不上,就是說她生得這樣貌美,活該有不凡的命運。

總之一味誇讚便罷,畢竟合族上下皆已認定林知寒便是日後的太子妃,以後的皇後,當然想能巴結就巴結,說不定之後還能沾沾光。

林知寒早已習慣這種場合,始終不冷不淡地迴應,她們也不慣,就拿熱臉貼她的冷屁股,誰讓她自小起點便比她們這些偏房來的高些。

一邊的沈言輕邊吃邊聽她們像蒼蠅似的纏著林知寒,恨不得過去將她們的嘴堵住,好好安安靜靜地吃個飯,琨玉又輕聲告誡她,“無妨,小姐自能應對。”

沈言輕向著那邊看了看,不斷想著自己得忍,自己得忍,不管怎麼都得忍。

但是,怎麼說都是忍字頭上一把刀,她怎麼能容忍自己頭上有把刀呢。

於是,沈言輕當即將筷子一放,在琨玉意圖阻攔她的眼神中,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林知寒那桌。

一群人正在專注於林知寒,自然冇注意她這個小丫鬟,沈言輕咳了一咳,“小姐,奴婢來為你佈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