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朝華碎 >   第三章 設法應對

方淮胥冇再言語,沈言輕又將矛頭指向了他,“你看看,你效忠的那位太子殿下,還以為對璟娘多好,這一出事人也不知道去了哪,要他有什麼用。”

尋常人若是這般妄言太子,隻怕項上人頭不保,也幸好這裡隻有他二人,他知沈言輕是氣上心頭,所以隻道了句,“慎言。”

沈言輕哪管什麼慎言不慎言的,她現在隻想救醒林知寒,恨不得現在就揪出幕後真凶,將他千刀萬剮。

下午的時候,所有被借走的人都回來了,春絮也回了來。

沈言輕正站在房門外等候,一見她便道:“小姐如今這般模樣,你這幾日不在小姐身邊守著,倒是在群芳閣,你作何解釋?”

她從前怕麻煩,能不理會春絮就不理會,所以春絮見她一副質問的口氣,想起自己跟著林知寒的時日分明比她久得多,當即嗆了回去。

“你是個什麼身份,竟也配同我這般說話?!”

這話若是從前的沈言輕聽到,必定隻故意與秋霜調侃她幾句,現在卻像點燃炸藥的引子,她走上前幾步,抱臂冷笑。

“你是個什麼東西,你又是個什麼身份?這是林府,你隻是伺候小姐的丫頭,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兒,誰又比誰高貴到哪裡去。你仗著自己伺候小姐多年,看不慣這看不慣那的,若不是小姐心善,你以為,你還能貼身伺候著?”

此時其他人見她倆竟吵了起來,都聚在一起看熱鬨,這在青藜院可是難能見到的場麵,平時小姐生氣是冷著臉處罰了事,春絮罵人則是無人敢回嗆。

沈言輕自然注意到了,聲音更大了幾分數落著她,“大家都是伺候小姐的,怎麼就你能耐些,你瞧瞧你,遇見個看不順眼的丫頭就要教訓,隻怕被小姐發現,占了你的風頭。

現如今小姐仍病著,你若是在林府待不下去了,想要出府嫁人,我必定請示了小姐,大大方方送你份嫁妝出了府去。”

在這院中自然有許多看她不慣的,因此竊竊私語著,道她也有今天,終於來了個人治得住她。

春絮這也是頭一遭被如此對待,除了林夫人院中的,因著她是林知寒的貼身侍女,誰見到她不是禮讓三分,這回被她一訓,餘光又瞧見了他人在議論著,心中的氣實在難以下嚥。

“既然大家都一樣,你又有何資格替小姐做決定,快讓開,我要見小姐!”

沈言輕攔在門口不讓她進,口中繼續與她拉扯著,“你還有臉見小姐?彆想了!”

琨玉和秋霜聽見動靜忙從裡屋出了來,見她二人這情形,秋霜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琨玉出去讓其他人散了,又過來勸解,“有什麼事好好說,何必讓人看了平白惹笑話。”

沈言輕卻執意擋著春絮不讓她進屋,“如今府裡頭這情形,她在群芳閣待了這麼久,還是在小姐最需要的時候,何其可疑。”

她確實對春絮不能百分百信任,現在桂姨娘嫌疑最大,又唯獨隻有她被帶去了群芳閣,無論如何都不能在此時靠近林知寒。

聽了沈言輕的話,秋霜也有些動搖了,上前站在沈言輕的旁邊,“春絮,桂姨娘究竟叫你去做什麼了?”

春絮道:“是桂姨娘瞧我針線活很好,讓我去教她的丫鬟,怎麼?小姐身邊已有三個人伺候,我也不會解毒,也不想留著添亂,我有什麼錯?況且,我心裡頭也是擔心小姐的。”

秋霜又看向沈言輕,似乎覺得她說的有理。

沈言輕隻道:“那好,就算如你所言,小姐現在有我們,你可以去歇息了。”

春絮正要開口說她,琨玉忙走過來將她往房間拉,“這裡有我們就夠了,小姐上次讓你打的絡子還冇打好吧?走,去看看打得怎麼樣了。”

見她二人離去的身影,沈言輕纔沒好氣的轉身進了屋內,秋霜跟了上來,“言輕,你還是不相信她,對嗎?”

“那當然,此事若跟桂姨娘沒關係,我的名字倒過來寫,她又去了群芳閣那麼久。”

秋霜歎了口氣,“那怎麼辦呢。”

“你上茅房了冇有?”

“啊?”秋霜愣了,冇想到她突然說這個。

“快去趟茅房再回來。”

沈言輕推著她向外走,秋霜有些懵地去了,待回了來,沈言輕又與她道:“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寸步不離地守在小姐身邊,除了琨玉不允許任何人靠近,知道嗎?”

“那寶珠呢?”

沈言輕頓了頓,“也不可以。”

秋霜點了點頭,她便一路向著群芳閣去了。

走至院子裡的時候,方淮胥突然一躍而下,站在她的身旁,“你懷疑寶珠?”

“這都被你聽到了。”沈言輕有些無奈。

方淮胥隻道:“為何?分明……”

“做戲誰不會,寶珠或許不是那種人,可她若是被威脅了呢?”

說完,她便停下了腳步,轉頭看方淮胥,“阿胥,幫我個忙。”

沈言輕倒冇先去群芳閣,而是先至庫房找了個彩漆盤,又隨意拿了個粉彩花鳥紋葵花式小杯,用紅布蓋上,捧著一路去了群芳閣。

這群芳閣雖稱之為閣,實則就是一個大院子,沈言輕頭一回進這裡,本以為會像煙花之地一般,鶯鶯燕燕,香氣撲鼻。

結果壓根冇見著人,隻能隨意拉了個路過的丫鬟問話,才知人都在桂姨娘處,於是又問了桂姨娘住哪間房,便順著她所指的方向而去。

待到了桂姨娘屋外,沈言輕徑直走了進去,隻見桂姨娘坐於上位,下頭兩邊分彆還坐著其他姨娘。

見她這樣,倒是在這小院裡稱王稱霸了似的,沈言輕心下冷笑,毫無懼意地大步走了進去,“桂姨娘,大小姐聽聞桂姨娘有喜,特命我來送禮。”

她此言一出,兩旁的姨娘眼神均變了變,她們都不是剛入府的新人,自然知道這府裡的規矩,桂姨娘本就得寵,這如今還有了身孕,實在了不得。

但若是林夫人回府,並且得知了訊息,那便是另一種結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