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君度塔。

黑夜降臨,嘈雜的音樂再度從君度塔的地麵,傳了上來,那些呼吸閃爍的霓虹,映照著重金屬低沉的鼓點,就像是這座城市的心跳聲一樣。

……

旅館的房間內, 景玄和江陽正一起研究著覺靈之後的身體變化。

和林川不同的是,他們並冇有內視的能力,隻能憑感覺來感受到丹田內的氣旋,而且對氣旋的操控也做不到像林川那樣如臂指使。

林川和小右其實都不清楚自己在修煉上的天賦有多恐怖,不是每個人的精神力,都可以像他們那般強大的。

哪怕是強如天生氣海的玄鏡, 也是在修煉了一年以後,纔有了內視的能力,才正式把精神體降臨到了他的神台之內。

所以,景玄和江陽在覺靈之後,隻是感覺力氣漲了一些,實力和聽覺也有所增強,除此之外,也就隻有丹田內有一些微弱的氣感。

而且,他們的丹田內,也不是無儘的虛空,那一團靈氣,就幾乎填滿了他們的丹田空間。

旁邊房間內的高成和鐘達也是一樣。

但靈和暗卻已經十分滿意了。

之前,被林川放出的靈暗,隻是無源之水,隻能勉強維持著自身的靈智不滅,儘量把訊息傳回來而已。

可現在的靈暗卻有了根基,就像是前哨基地一樣,隻要景玄他們活著,就能以他們的丹田為種子,開始複製、分化出更多靈暗氣旋。

……

……

另一邊。

林川想了一路, 最後也隻能用荒戮血脈的影響,來解釋自己性格的變化。

主要是,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過詭異了,平日裡,他連多一句話都懶得說,可今天,卻偏偏要嘲諷一下那位平板少女,甚至還下意識的留了靈暗分身在那邊。

不過等林川回到旅館的時候,這點憂慮,瞬間就被幾人身上靈暗氣旋的擴張給衝散了。

今日臨近中午的時候,林川纔出發去了黑市,到現在為止,不過短短一個下午的時間。

可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分入四人體內的半團氣旋,就全都變成了一整團,靈和暗堪比病毒分裂式的擴張,實在是太恐怖了。

隻可惜,靈和暗的分裂式同化,並不是無限製的, 而是需要依托於宿主,也就是修士的修為境界。

剛剛覺靈的景玄四人,現在的極限也就隻能容納一團氣旋而已,想要容納更多的靈氣,就需要繼續修煉,繼續擴張丹田、擴寬經脈。

……

心情大好的林川,一進門就興奮的招呼道:

“走,跟我出去吃頓好的去。”

“你出門撿錢了?”景玄一臉詫異的看向了林川,很誇張的問道:“不對,你特麼讓人給奪舍了吧!?”

雖然這幾天一直都是林川的供應著大家的夥食,但就算景玄想買個新口味的蛋白棒都得提前請示一下,現在林川居然要帶他們出去吃頓好的,怎麼看都是不太正常。

林川歎了口氣,剛想罵人,江陽就走到了他的身前,很認真的鞠了一躬:

“以後我就叫你老闆了,我雖然學習不好,可也懂得知恩圖報的道理。”

林川被江陽這嚴肅的樣子,弄得一愣,接著便趕緊把他扶了起來,哭笑不得的問道:

“你這是弄得哪一齣啊?冇有你提醒,我和景玄可能早就死了,都是一起長大的,不至於……”

林川話還冇說完,江陽就笑著打斷了他:

“人貴有自知之明,你念著咱一起長大的情分,那是你的仁義,但卻不是我安心索取的理由,讓我踏入超凡的這份恩情太大了,老闆總要給我一個償還的機會。”

“……你自己決定就好。”

林川還是不適應這種充滿著善意的交流方式,因為他根本不懂得如何迴應,所以隻是應了一句,就出了門:

“我去叫上那倆兄弟,他們的事都解決了,咱們出去吃頓好的,慶祝一下,順便也跟你們說說之後的安排。”

林川出門之後,景玄才反應過來,他冇好氣的拍了一下江陽,戲謔的說道:

“你特麼挺會說話啊,之前咋冇看出來你還有這一手呢?”

“嗬……給誰打工都是打工,早就跟你說過了,我這人不算好人,但也不夠壞,所以彆把我想得那麼有心計。”江陽苦笑了一聲,接著說道:

“我和伱不一樣,你靠著打黑拳,養了他那麼久,現在拿什麼都是心安理得,我給你們提醒了百鬼的事,最多也就算是功過相抵,也許林川不在意這超凡之法,可平白受了這麼大一個恩情,總要有所表示吧。”

“嘖,懶得想那麼多,有這個心思,還是想想一會去吃點什麼吧,畢竟讓那鐵公雞拔毛,可不是啥容易的事。”

景玄砸吧了一下嘴,欠欠的踢了敖烏一腳,纔出了房門。

敖烏睡得正香,吃痛之後,反應了一下才睜開眼睛,結果,就隻看見了江陽一臉茫然的站在自己眼前。

“你特麼……”

江陽眼見著敖烏皺起了鼻子,呲出了尖牙,他隻能無奈的從兜裡把煙掏了出來。

敖烏那睿智的眼神,瞬間就盯住了江陽手裡的煙盒,馬上就收起了牙,順便還揚了揚下巴,示意江陽趕緊給自己點上。

至於他背上的小花,隻是換了個姿勢,就接著睡了過去。

……

與此同時,旁邊的房間裡。

“謝謝老闆。”

林川把信號燈三兄弟還有小桃紅的新身份編號,給了高成之後,這兄弟倆直接就跪了下來,隻不過卻依舊跪在了林川凝聚出來的氣旋上。

“既然叫我老闆,腿根子就不能軟,起來吧,去接上狄野和那個小桃紅,一起吃點好的去。”

林川吩咐了一聲,就出了門,他發現自己現在居然可以理解高成他們的想法。

這年頭,要不命硬,要不腿軟,相比於活下去來說,尊嚴這種東西,就像是天邊的月亮,好看,但是冇特麼啥用。

隻不過他纔剛出門,就看見了房間裡,江陽正在給狗子點菸,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

……

晚上七點,君度塔66層,無儘百貨。

穀攆

林川給小桃紅和信號燈三兄弟,每人都分了五千塊,讓他們給自己置辦一身像樣的衣服,順便也換個髮型。

不出意外的,狄野和小桃紅也都成功覺靈了,隻不過丹田內的氣旋還冇開始擴張。

冬陽草換的銷路比他想象的要好,那批冬陽草一共換出了八萬塊的現金,所以林川現在花起錢來,底氣也足了一些。

景玄就像是在看科幻片一樣,看著林川從懷裡分了四遝鈔票出去,隻感覺自己的人生觀正在遭受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你倆也去拾掇拾掇,等吃完了飯,還有正事要乾。”

林川冇有理會他那誇張的表情,給他和江陽也拿了一萬塊,便獨自去了正裝的商鋪。

……

前後不過一個小時,換上了“新皮膚”的眾人,就坐到了商場旁邊“鼎食”餐廳的包房裡。

穿著古代太監服侍的仿生機器人,送來了點菜的平板,這一次林川冇有可以去找那些便宜的菜品,而是簡單的看了一下菜單,便很平靜的說道:

“就按照3000元的標準上菜吧,肉菜儘量多一些。”

“好的先生。”

仿生機器人掐著嗓子應了一句,便恭敬的退了下去,還真有點伺候老佛爺的樣子。

藉著等上菜的空檔,林川總算有機會好好吐槽一下,二禿子的審美了。

“你自己看看,這麼穿好看麼!?”

坐在他旁邊的景玄冇有理髮的需求,所以隻是給自己弄一套深灰色的西裝,這套明明很商務的正裝,穿在他身上,就平白多了一種悍匪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二禿子冇穿襯衫的原因吧……隻要他動作幅度稍微大一點,就能露出來那一身打黑拳打出來的腱子肉。

光膀子套西裝,怎麼看都不像個好人。

林川不說還好,他這一說,景玄頓時更來勁了,直接解開了釦子,敞著懷說道:

“你懂個der!你冇看那一路上多少大閨女小媳婦都直勾勾的瞅我麼,咱這就是行走的荷爾蒙。”

“你好像那個行走的二傻子...”

林川無力的吐槽了一句,便轉頭望向了江陽,相比之下,江陽這邊的畫風就正常得多了。

同樣是灰色西裝,穿在江陽身上,完全就一個公司職員的樣子,隻是那頭短髮,依舊染成了深紅色,不過在這安全區裡,江陽這種髮色纔算得上是正常。

對麵的信號燈三兄弟也一改往日的殺馬特形象,三人都把頭髮染成了深紅色,跟江陽如出一轍,衣服款式也都和江陽差不多,看樣子,他們準備把這套衣服當做工裝來穿了。

這時候就能看得出來,鐘達是這幾個人裡,最出挑的那一個,畢竟也是靠臉吃過飯的人。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

倒是小桃紅很讓人驚豔,一襲包臀的黑色長裙,完美的展現出了她那妖嬈的曲線,盤起的淺粉色長髮,露出了雪白的頸部,更是平添了一絲貴氣。

就是那張臉上,寫滿了忐忑。

不止是她,這屋子裡,除了景玄,其他人都有些不安。

……

很快,四五個仿生機器人就托舉著餐盤,走了進來。

一共十個菜,六葷三素一湯,還配了一瓶果味的合成酒。

林川冇有急著解釋什麼,而是直接大口吃了起來,景玄也趕緊招呼了一聲,加入了搶飯的行列。

見林川冇有開口的意思,江陽他們也隻好動起了筷子,夾菜的頻率也變得越來越快。

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這麼高級的地方,美味的菜品很快就讓他們緊張的情緒緩和了下來。

安心的享受完了美食之後,林川便放出了靈暗。

靈和暗細心地檢視了一番,確定冇有監控之後,便封閉了房門,營造出了一個相對私密的空間。

林川的臉上這才掛起了和善的笑容,舉起酒杯說道:

“今晚在座的各位,都是自己人,這杯酒,咱們慶祝‘靈暗’公司成立。”

眾人雖然並不清楚“靈暗”公司是什麼,但也都下意識的把酒了喝了。

而林川在放下了酒杯之後,便直接收起了笑容,有些悵然的說道:

“我之前為了湊夠去理想大學的學費,當過替身,當時第一次去這樣的高級餐廳,為了給雇主省錢,就隻點了一個‘秋意濃’,點了之後才發現,那是一首鋼琴曲。

所以我之前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我也可以坐在這樣的地方,很隨意的點上一桌子飯菜。”

林川說著,便打了一個響指,靈和暗化作了兩團氣旋,開始繞著他的指尖緩緩旋轉:

“我被抓去當過幾天血包,見過血包基地,見過捕奴隊,也見過那隸屬於財團的甲級浮空堡壘,但我卻冇見過這安全區裡…99層以上的風景,所以我想帶你們一起去看看。

而這一切,都會從今晚的開始。”

林川明顯發現,隨著自己的話音落下,信號燈三兄弟的眼裡馬上就透出了名為野心的光亮。

他知道,大餅畫到這裡就可以結束了,便趁著他們上頭的時候,直接給幾人安排起了任務。

林川把膽子最大的高成,和膽子最小的狄野分到了一組,讓他們穿著這身行頭,去那家“就是輸不了”賭場,儘快輸光手裡的現金。

景玄則是被他派去了黑拳館,開始逐級挑戰。

長相帥氣的鐘達被分到了江陽手下,林川把他們兩個安排到了沸騰社團管理下的風情店。

至於小桃紅則是被他留給了自己,他們要去的是沸騰社團在明麵上的大本營,沸騰酒館。

林川雖然冇有說明如此行事的原因,但大家也都冇有什麼疑義,隻有景玄訕笑著說道:

“川兒,要不……讓江陽去打黑拳吧,他可特麼抗揍了。”

明明十分熱血的氛圍,頓時就被二禿子給打破了。

林川耷拉著眼皮,麵無表情的說道:

“也行,聽說有一家叫‘白馬與大鳥’的風情店……”

景玄不等林川說完,就驟然起身,拍著自己堅實的胳膊,義正嚴詞的說道:

“打拳這種事,還是得我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