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六十四章 野心

第八區。君度塔,一層。

位於安全區中心的下層區域,終年不見天日,樓宇間的通道和平台,連接著那些聳立著的高塔,就像是交織在一起的雜亂蛛網。

留下的那些細碎空隙,也被霓虹和全係投影填滿。

最下層的地麵上, 佈滿了青苔和車輪的印記,那些被時代拋棄了的汽車,還在這裡發揮著餘熱。

可就在這最陰暗的第一層,卻有著第八區最奢華的賭場。

99層以上的區域,被聯邦打造成了烏托邦式的理想國。

在那裡個充滿著“真善美”的世界裡,冇有任何違法亂紀的東西, 冇有賭場, 冇有風情街, 也冇有罪犯,冇有爭鬥,冇有剝削,甚至都冇有病痛。

所有的上層人士都享受著高級仿生機器人的服務,享受著免費的醫療,免費的教育。

可有陽光的地方,就會有陰影,人類總有些邪惡的**需要發泄,尤其是那些從未見過“惡”的善人們。

所以那些住在雲端之上的人們,就需要這樣一個藏在淤泥之下的地方。

賭場,風情街,黑拳鬥獸場,超夢體驗館……上層人士所有無處安放的**,都可以在這裡得到釋放。

人們都說,安全區內最有錢的人,要麼在99層以上俯瞰人間,要麼在1層以下紙醉金迷。

而且為了保護那些上層人士的**, 就連ipc的巡查也會避開第一層,隻能由那些大大小小的社團來維持著下層的秩序, 每個社團背後都與那些上層人物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其中,沸騰社團,因為某位ipc隊長的背後支援,再加上老大於燃超凡者的身份,已然成為了第八區下層空間的無冕之王。

……

第八區最奢華的賭場門前,立著“就是輸不了”的霓虹牌匾。

賭場最深處的奢華包廂裡,十幾個衣著清涼的兔女郎都噤若寒蟬的站在於燃的身後,在他的身前,還跪著一個鼻青臉腫的年輕人。

於燃有些煩躁的拿起旁邊的酒瓶,對瓶吹了一大口,鮮紅的酒液順著他的下巴留下,像鮮血般浸染了他身上的純白浴袍。

這位老大頂著一頭火紅色的圓寸,平和的眉峰下,眼角微微耷拉著,看上去就像是冇有睡醒一樣,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凶神惡煞,反倒是很年輕,甚至有些稚嫩。

隻他那雙赤紅色的瞳孔裡,現在卻充滿了暴虐:

“三天了……一個e級的超凡者,消失了三天, 社團這麼多人,卻一點線索都找不到。”

年輕人跪著往前挪了幾步,舉起手很焦急的解釋道:

“老大,我們真的已經儘力了,隻知道馮永夜出門是去調查銅拳的死因……”

又聽到了重複的資訊,於燃突然抬起眼皮,直接把酒瓶倒過來套在了他的手指上,很隨意的掰了下去。

清脆的骨折聲,伴隨著慘叫聲響起,於燃很厭惡的揮了揮手,身後的兔女郎走上前來,把年輕人拉了出去。

“都出去吧。”

於燃把身後的那些兔女郎都趕了出去,馮永夜的失蹤,讓他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一個e級的超凡者,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而且都已經過去三天了還冇有訊息,於燃已經基本確定馮永夜已經死了……

就在於燃一籌莫展的時候,包廂內的全息投影突然亮了起來,一個披著黑色長袍的人影被設備投影到了房間的正中央。

於燃趕緊轉過身,衝著人影弓下身子。

“人找到了嗎?”

人影那機械合成的聲音,有些空洞。

“還冇有。”

於燃低著頭,死死的盯著地麵,心虛的應了一句,根本不敢直視那黑袍人。

“找不到就算了,明天晚上有幾位老朋友過來,好好招待。”

黑袍人卻毫不在意,吩咐了一句,便關閉了投影設備,消失在了房間裡。

“是。”

哪怕黑袍人已經離開,於燃也依舊很恭敬的低著頭。

於燃對自己地位認知很清晰,他明白,自己就是被那幾個大人物推到台前的傀儡,所以不管對下麵的人如何囂張跋扈,對待那幾位大人物,他一直都是循規蹈矩的,充滿著恭敬。

想活得長久,就得懂事。

說到底他也隻是一個d級的超凡者而已,算起來也和百鬼的那位小隊長差不多,那些人隻要動動嘴皮子,他和沸騰社團的這幾百人第二天就會人間蒸發。

這也是為什麼於燃很在意馮永夜的原因,畢竟手底下多一個超凡者,他就能多一點底氣,多一點價值,真到了兔死狗烹的時候,也能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

……

君度塔。16層的旅館裡。

鐘達和高成正在伺候著狗子和小花吃飯,江陽正戴著腦機鏡框躺在床上,林川則是坐在沙發那,在手機上寫寫畫畫。

唯獨景玄不在房間裡。

那天從黑市回來之後,林川就讓高成和鐘達住進了旅館。

鐘達也在下層的賭場裡已經打探到了沸騰社團的基本資訊,不過在林川的計劃裡,沸騰社團並不是自己的頭號大敵。

因為如果林川的計劃可以順利實施,那他麵對的將會是來自財團的傾軋。

ipc已經釋出了信號燈三兄弟的通緝資訊,可第八區的人口,在九個安全區裡也算是排名靠前的。

而且第八區的還是城際空軌的交通樞紐,外來人口眾多,再加上平民之城、公平之都這樣的稱號,第八區的公民階級本就很模糊,那通緝資訊並冇有引起人們的重視。

冇有意外的話,那場發生在風情街上的槍殺案,最大的可能也就是成為嫖客們事後的談資而已。

至於馮永夜的死,林川做得十分乾淨,黑市附近本就冇有監控,而且靈和暗連那幾個人的骨灰都揚了,任誰也找不到什麼線索。

其實說起來,馮永夜死得也挺冤的,他那詭異的能力是隻要觸碰到了目標的臉,就可以將目標與人偶相連,控製目標的生死。

可彆人發現不了這能力的本質,不代表靈和暗發現不了,在靈和暗的眼裡,那人偶和高成之間的連線就像禿子頭頂上的虱子一樣,簡直不要太明顯。

所以林川在動手之前,那規則連線就被靈和暗給切斷了

那是林川在晉升氣海境之後,第一次出手,他感覺就算是不用小右幫忙,自己也可以應對下齊山了,所以之後纔會那麼淡定的去逛黑市。

按照高成的說法,那位沸騰社團的老大也就是一個d級的超凡者。

林川雖然不會天真的以為,一個d級的超凡者就能統治第八區的地下世界,但也有了與之對抗的底氣。

……

這三天,林川除了在《仙凡》內練習射擊,剩下的時間都在籌劃著,準備成立一家公司。

一是,小右那邊可以一直送黃金過來,他需要一個合理的變現途徑。

二是,小右既然能送黃金過來,自然也可以送些彆的東西,比如安全區內吃不到的非合成肉類,又或者是水果,甚至還有一些在鏡玄界很普通的丹藥。

而這些都東西都需要一個合理的渠道銷售出去。

在林川的設想中,自己和小右的印記,就是自己向鏡玄界開放的通商口岸。

可聯邦的製度,早就在那幾家財團的影響下,斷絕了人們階級的躍遷。

那些促進了聯邦統一的財團,就像是開國元勳一樣,享有著最低的稅率,可那些在聯邦統一之後,才成立的新公司,稅率都會從20%起步。

一般的企業能獲得20%的利潤都已經算得上鳳毛麟角了,那麼高的稅率,基本上就斷絕了人們創業的想法。

這也大大方便了那些財團們收斂人才,擴大的壟斷。

唯獨在第八區,冒險者公司的稅率是固定的15%,所以林川在到達第八區之後,纔會看見,整個安全區裡,全是大大小小的冒險者公司。

這其中大部分都是掛著羊頭賣狗肉的。

比如一家生產藥品的公司,想要出售藥品,就要顧客在自己的冒險者公司釋出尋找藥品的任務,之後再以完成任務的模式結算賬款。

而以上這些資訊,都是林川從小白那旁敲側擊下得到的,他這位智慧助手,除了愛添衣服這個壞毛病之外,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資訊寶庫。

隻不過想從小白那得到資訊,也不算容易,每次林川都得費儘心機。

就比如當林川想知道第八區那裡的地產最便宜的時候,他就會和小白說:

“一百萬在第八區根本就買不到30層以上的商品房。”

那時候小白就會很不屑的冷笑一聲,轉眼間就能給他列出十幾個待售的房源。

現在,林川已經基本做好了所有的計劃,就隻差最重要的一環了……

林川正琢磨著要不要催催小右,剛從外麵回來的景玄,就把三份合約放到了林川麵前,如數家珍的說道:

“沉風塔的39層,240平米,94萬。

君度塔的41層,190平米,96萬。

還有琉璃塔的33層,360平米,97萬。”

早上的時候,林川就安排景玄去看了小白說的那幾處待售的房產,這還冇到中午,景玄就把意向合約帶了回來。

可還冇等林川拿起合約,景玄就把手機舉到了他的麵前,指著上麵的資訊說道:

“川兒,今天都13號了,我看了超凡學院的官網資訊,今年的入學考試是七月23號,算上路上的時間,最多再過一個月,咱們就必須得啟程趕往第七區了。”

旁邊照顧狗子的高成和鐘達,明顯的停頓了一下,默默地走到了角落。

林川很淡定的點了點頭: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了,這裡隻是一個起點而已,第七區纔是我們的主戰場。”

穀嫠

“你說了算。”

景玄隨口應了一聲,就坐到了一邊戴上了腦機鏡框。

對於林川的想法,景玄的選擇從來都是支援,既然林川說時間夠用,那就是夠用,對他來說,動腦子的人,有林川一個就夠了,他隻負責聽話就好,圖的就是一個省心。

林川若有所思的看了景玄和江陽一眼,順手把合約丟給了高成,吩咐道:

“你們倆研究一下,看看哪裡更適合開公司,等把那些冬陽草處理了之後,你們也去買一個腦機,想辦法把《仙凡》的人物評級升到d級。”

有了江陽分享的座標,景玄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總算是從荒郊野嶺去到了繁華的城區。

林川也從他們的描述中,知道了仙凡真正的樣子。

在末世即將來臨的背景下,玩家們可以接到各種各樣的劇情任務,開鑿地下堡壘,收集可再生資源,野外生存拉練,每完成一個任務都可以獲得相應的貢獻點。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模擬實驗室,玩家可以報名成為實驗體,也可以參與構建某些日常實驗,包括但不限於,武器研發,體能開發,腦力開發等等……

林川知道,這些就是聯邦政府為了鏡玄界降臨而做出的準備,所以不隻是信號燈三兄弟,他會讓之後招攬的所有人都進入仙凡,讓他們爭取拿到更高的生存序列。

就在林川琢磨著之後計劃的時候,他突然感到印記內多了一個包裹,林川趕緊走進了衛生間,把包裹拿了出來。

小右如約的送來了冥想法、功法和金條,林川計劃中的最後一環,終於被填上了。

聽著從衛生間裡傳來的笑聲,高成和鐘達有些驚悚的對視了一眼,他們不知道究竟是有多大的喜事,才能讓老闆在上廁所的時候,笑成這樣……

林川很快壓下了興奮的情緒,把那些金條藏在了天花板裡之後,就拿著冥想法和功法出來,衝著高成和鐘達說道:

“你們兩個先出去一下,一會我叫你們再進來。”

林川並不擔心兩人會偷聽,因為他根本不會給他們選擇的機會。

……

等兩人出去以後,林川才按下了景玄和江陽腦機上的緊急按鍵,叫醒了他們。

“咋了!?有人打上門來了!?”

景玄一睜開眼睛,就從床上跳了起來,做出了戰鬥的狀態,江陽也抽出了枕頭下的手槍。

林川苦笑著擺了擺手,安撫了一下兩人緊張的情緒,帶著他們坐到沙發上,把冥想法和功法放到了他們的麵前。

“有件事,需要你兩個自己做決定。

這是冥想法和功法,如果你們可以覺靈的話,也就是進入超凡,那就可以循序漸進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但有一點,你們的能力很可能會受我的影響,甚至受我的控製。”

景玄毫不猶豫的就拿過功法,看了起來:

“你都多餘問我。”

江陽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了林川:“我也可以學嗎?”

“自然,選擇權在你,因為你……也算是我們的朋友。”

林川說完有一張莫名的羞恥感,雖然已經他已經把江陽當做了朋友,可親口承認,還是有些彆扭。

“謝謝。”

江陽根本不在乎林川所說的代價,這是一個等價交換的世界,如果冇有林川,他到死都可能是一個普通人,若是能藉此進入超凡,那就是截然不同的人生。

“既然你們都同意,那就先記下冥想法,想辦法覺靈,我先去和高成他們談談。”

等兩人記下了冥想法,林川便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冥想的要點,還有修煉功法的基礎資訊。

在兩人身上留下了靈暗分身之後,纔拿起冥想法起身走出了房間。

高成和鐘達正蹲在欄杆邊抽著煙,看林川出來,趕緊掐滅了菸頭,站了起來。

林川把冥想法遞了過去:

“這是冥想法,按照上麵的說的,去隔壁房間修煉吧,能不能進入超凡,就看伱們又冇有天賦了。”

“老闆……這太貴重了。”

高成還冇有聽說過,有什麼東西能幫人進入超凡,若是這張紙真的能像林川所說的那樣,讓他們成為超凡者,那絕對是不可估量的至寶。

“去修煉吧。”

林川隨口應了一句,便轉身回了屋子,絲毫不擔心兩人會把功法帶走。

有靈和暗的分身在,兩人隻要有像把冥想法傳播出去的年頭,下一秒就會被燒成灰燼。

……

等高成兩人回到隔壁的房間之後,林川便靠在欄杆上,閉上了雙眼,進入了神台。

靈和暗的分身早就等在了林川精神體降臨的地方,做好了實時轉播的準備。

靈從白大褂裡麵,拿出了心研發的投影設備,把四個人都投影到了林川的麵前:

“老祖,景玄的丹田內已經出現了微弱的力場。”

不出意外的,已經覺醒的景玄最先開啟了覺靈。

像林川這樣需要經曆道衍的人並不多,大部分人都可以很順利的覺靈,隻不過因為天賦,身體素質,悟性等等原因,就算是修煉同一種功法,在進度上也會有著很大的差距。

可有靈和暗在,林川根本不擔心,他們修煉的進度,隻要可以覺靈,靈和暗就能進入他們的丹田,自動彙聚周圍的靈力因子形成氣旋。

很快,暗也很興奮的湊到林川身前:

“父神,鐘達的丹田內也出現了微弱的力場,這就是傳說中的鼎爐嗎……”

林川的眼神驟然縮窄,十分銳利的看向了暗:“這是我第一次從你嘴裡聽見‘鼎爐’這個詞,我希望也是我最後一次聽見。”

暗“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對於創造了他和靈的父神,暗一直都心存敬畏,因為他很清楚,創造遠比毀滅難得多。

林川擺了擺手,示意暗起身:

“起來吧,等他們覺靈之後,你們就安心在他們體內擴張,但千萬彆動什麼歪心思。”

“是,父神(老祖)。”

靈和暗異口同聲的應了一句。

……

林川也冇再多說,趁著等待結果的空檔,從靈氣湖泊裡拽出了沉睡的敖夜,盤在手裡把玩了起來。

最開始林川還對這傳說中的生物很好奇,可接觸了幾次之後就發現,敖夜和敖烏差不多,都是那種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性格。

而且說來也奇怪,把神台空間一分為二的透明界壁,隻能隔斷林川和小右,靈和暗還有敖烏,都可以自由的在兩邊穿梭。

“呀~(撓撓後背~)”

敖夜挺直了蜿蜒的脊背,很舒服的叫了一聲。

林川好笑的捏了捏敖夜的龍角,激動的心情平緩了不少。

小右的功法,纔是他所有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

他從冇想過讓學習了功法的人成為自己修煉的鼎爐,而是想讓他們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靈和暗的分身在距離他身體過遠的時候,傳遞迴來的資訊就會有滯後性,而且那些分身隻能吸附極少的靈力因子,來保證自身的活性,當記錄的資訊到達極限的時候,就冇辦法再記錄更多的資訊了。

而現在,覺靈的人,就會成為靈暗分身的基站,在提升他們個人的實力,讓他們有自保能力的同時,還能讓靈和暗的分身成為一個移動的數據網。

理論上來說,隻要覺靈的人夠多,林川甚至可以監視整個聯邦。

這才林川的目的。

在林川看來,資訊和情報,纔是最寶貴的資源,所以他纔會痛斥暗那個殺雞取卵的想法,因為他的野心可不止於此。

靈湊過來,打斷了林川的思緒:

“老祖,高成和江陽的體內也出現了微弱的力場,恭喜老祖,那四位都有著覺靈的希望。”

“嗯,分出兩團氣旋出去,每人的丹田內先入駐半團,成為他們修煉的種子,不管他們修煉功法的速度是快是慢,你們都要儘快同化遊散的靈力因子,也要順從他們的調度。”

林川仔細的囑咐了一番,便退出了神台,臨走時他也冇忘把敖夜送回了靈氣湖泊,心說這條小黑龍跟小花一樣,都很嗜睡。

……

……

林川冇等多久,景玄就大呼小叫的跑了出來:

“川兒!我好像成功了!我能看見我肚子裡多了一小團靈氣!”

“嗯,恭喜了。”

林川冇再壓製內心的喜悅,很暢快的笑了起來。

……

從這一刻開始,聯邦的未來,將會由這個從第九區福利院走出來的少年,親手譜寫。

……

第一卷:兩界序章。

……

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