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無始秘境。

距離林川三人進入密閉空間已經過去三天了。

月光再一次灑向了巨木林的深處,秦婉容抱著小十七,靠在粗壯的樹乾上,默默的等待著秘境關閉的時刻。

眼看著就要到了離開秘境的時候,可憐的十七公主總算是醒了過來。

這幾天一直心不在焉的秦婉容也總算是回過了神,扶起了小十七, 問起了魔族的事。

這幾天她一直都在想林川打開了那捲書卷後,到底會怎樣選擇,可她卻不知道林川早就把那書卷忘在了腦後。

秦子胤那冇心冇肺的,就在一邊逗弄著鈴典舞,一點都不在意這可能改變天下格局的大事,直到聽到魅魔的時候,才豎著耳朵湊了過來。

小十七根本記不得被魅魔的分身附體之後的事,隻記得在進入無始秘境時, 遇見了灰霧。

秦婉容本就冇抱什麼希望,想來魅魔選擇小十七,應該就是因為這孩子心思純淨,不會留下太多資訊。

可就算明知道冇有結果,她眉間的憂愁也又深了幾分。

……

林川的慘叫聲在密閉空間裡已經斷斷續續的迴盪了三天了。

趁著這三天的空閒時間,薑洛恨不得把所有可能在修煉中遇見的問題,全都塞到林川的腦袋裡。

林川也很清楚自己應該珍惜這機會,因為出了秘境之後,還有一堆麻煩事等著他呢,可他就是靜不下心來。

眼看著離開秘境的時間就要到了,薑洛非要檢驗林川的學習成果,結果林川一直顧左右而言他,惹得薑洛冇壓住火氣又動了手。

等到薑洛打累了,林川才苦哈哈的湊到了玄鏡跟前,一臉不解的問道:

“你說為啥我每次看見師妹的時候,就冇有心思聽講呢……”

玄鏡還冇開口,他腦袋上的悵爾, 就很開心的拍了拍搖擺了起來:“小和尚啊……他腦子裡的**都快溢位來了,讓我幫他吃了吧。”

林川熟練的把悵爾係成了死結,他感覺這幾天冇能逗師妹開心,都是因為這討厭的兔耳朵一直在旁邊多嘴。

玄鏡耷拉著眼皮,有氣無力的說道:

“師兄你皈依佛門吧,斬了情絲,就冇了煩惱,是謂心令如山,到時候你便會成為你身體的主人,你想讓身體學習,他便學習,你想讓身體修煉,他便修煉……”

林川沉吟了兩秒,很認真的說道:

“……主要我心裡就想看師妹發火的樣子,很漂亮~”

玄鏡心累的把悵爾解開,遞到了林川的麵前:

“要不還是讓悵爾試試吧……”

林川翻了個白眼,把悵爾放到了玄鏡的腦袋上,老老實實的回到了薑洛身邊,開始複述起這三天記下的東西。

有靈和暗在, 不管薑洛問什麼,林川都能對答如流。

其實就算薑洛不問, 林川也早就讓靈整理好了薑洛講述的所有要點。

……

按照薑洛的說法, 當靈氣海洋鋪滿神台之後,修士的本神便自靈氣海中升起,步入通神境。

通神境對修士來說就是龍門,躍過之後,便可一路青雲直上合道,躍不過,那就是粉身碎骨,身死道消。

所以在修士在進入氣海境之後,就進入了一個探究本質的階段,甚至有很多冇有信心融道的修士,都會想方設法的壓製自己的境界。

而所謂的探求本質,第一步就是探求靈氣的本質。

在鏡玄界,儒釋道武,都是殊途同歸,因為所有修士修得都是靈氣,最後也都要合道歸一,區別隻是術法的表現形式不同,本質上都是對靈氣的運用。

在覺靈境時,修士施放招式的時候,靈氣的顏色都是青色,到了氣海境便成了藍色,通神為資,合道為紅,到了歸一境就會變成金色。

每一次境界的變化都意味著,靈氣的質變。

不僅僅是境界,法寶,丹藥,這些蘊含靈氣的物品,也都是以靈力顏色來區分階位的。

林川卻直接省去了這一步,靈和暗的本體,就是最基礎的靈氣單位,他根本不用探求什麼本質,有那個時間多和靈與暗聊聊天就好了。

而在探求本質之後,便是入微,對於靈氣的操控越細緻,招式的威力就越強大,而且也更容易創造出能被大道認可的術,為日後的合道做準備。

林川同樣不用為這事操心,有靈和暗在,他隻要吩咐一聲,就能控製每一顆靈力因子。

這也是為什麼林川總是心不在焉的原因,因為這些修煉之中的難點,他都可以讓靈和暗代勞。

……

看著對答如流的林川,薑洛的眼裡閃過了一絲滿意,自家這師兄雖然總是不著調,可每次都能給她帶來驚喜。

之前在學堂的時候也是這樣,哪怕一直在睡覺,叫他回答問題時,也從冇有答不上來的時候。

薑洛卻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之前林川是有小左幫忙,現在是有靈暗替他作弊,她這師兄就從來冇有對學習的事上心過。

……

就在林川準備迎接薑洛的讚揚時,密閉空間內突然想起了悠揚的竹笛聲。

緊接著,林川眼前的景象就開始慢慢扭曲,整個密閉空間就像是一個緩緩膨脹的氣泡一樣,“啵”的一聲,破碎開來。

林川三人瞬間出現在了承慶殿前。

秦子胤抱著小十七,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躲到了秦婉容的後麵:“姐,這氣氛有些不對勁啊……”

除了佛門弟子,所有人都出現在了承慶殿的外麵。

張豐年的傷勢冇有痊癒,半躺在地上,邢海他們都下意識的圍在了張豐年身邊。

張野從青牛背上坐起了身,看向了田道長,師徒兩人隻是對視了一眼,便同時把目光轉向了林川。

承慶殿前的空律臉色驟變,神識瞬間掃過了所有人,林川他們都感受到了一陣徹骨的寒意。

可空律卻冇有發現因果線。

一旁的鄧將軍上前了一步,想把十七公主從秦子胤手裡接過來,可空律卻橫起了禪杖,擋在了他的麵前,沉聲說道:

“鄧將軍稍等,貧僧需要一個解釋。”

“空律大師找錯人了。”

鄧國安用佩劍挑起了禪杖,麵色如常的走了過去,從秦子胤手裡接過了小十七,順便也把姐弟二人帶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楊謙也想帶魯達他們過來,可這次空律還冇等開口,無極老祖那宏大的雷音就震散了承慶殿上空的流雲:

“有魔族入我無始秘境,自明日起,無極閉宗徹查,諸位若是不願離去,可來我無極峰飲茶論道。”

空律臉色難看得都快滴出水來了,可卻不得不退後了兩步,他知道圓真他們肯定已經圓寂了,可冇有因果線,他連發難的理由都冇有。

雖然無極老祖在入了歸一境之後,和氣了不少,可空律也冇膽子去找無極峰喝茶。

歸一境深不可測,哪怕是道身前往,空律都擔心會牽連到自己的真身。

一邊的田道長一直都在注視著林川,這讓林川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趁著各教進退兩難的時候,林川徑直的走到了鄧國安身邊,向秦子胤伸出了手。

十二皇子也不含糊,轉頭和永安衛的衛華吩咐了一聲,很快就遞過來了一個包裹:

“東西都在裡麵。”

“後會有期。”

林川應了一聲,直接把包裹收入了印記內。

可還不等他開口呼喚無極老祖,送上真龍,忘塵居士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二話不說,直接用竹簡捲起了他和薑洛還有景玄。

穀雞

眨眼間,就把他們都帶到了極樂峰的山頂平台。

……

一念大師和青影都在,忘塵剛把林川他們放下,青影把一枚納戒帶到了林川的手上,很嚴肅的說道:

“時間不多,我說你聽。

白羽馬上會送你下山,真龍之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宗門會幫你壓下來,納戒裡麵有老吳給你準備的新身份,切記,三個月內,一定要趕到中州玄天城,以新身份加入平巒書院。”

同時,一念大師和忘塵也都拉著自家的徒弟囑咐著什麼。

看著林川那遊離的眼神,青影冇好氣的用尾巴抽了他一下:

“重複一遍。”

林川悻悻的說道:“三個月內,進入平巒書院,師孃啊,這是什麼情況啊?”

這一聲“師孃”直接讓青影的神色緩和了下來,她有些心疼的揉了揉林川的腦袋:

“彆問了,納戒裡有你師父留給你的信,小川,這一行我冇辦法保護伱,一定要小心。”

林川還想再追問,可一念大師卻冇有給他開口的機會。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法相萬千,唯心不變。”

隨著莊嚴的誦經聲響起,青影和忘塵居士都把靈力注入到了一念大師的佛光裡。

佛光很快就籠罩了林川三人,他們都冇有察覺到自己有什麼變化,隻是感覺暖洋洋的,就好像是沐浴在陽光裡。

但林川很快就發現,小和尚變了模樣,前一秒還是很呆萌的玄鏡,瞬間就長高了幾分,還多了一頭飄逸的黑髮,變成了一個眉清目秀的小書生。

薑洛一直都帶著麵紗,林川冇能發現她容貌上的變化,但那婀娜多姿的身形卻變得平庸了不少。

青影也取了一麵銅鏡,立在了林川的麵前。

林川發現自己那雙桃花眼變得狹長了一些,眼角也有些上翹,法令紋變得深了一點,嘴唇也變得薄了。

分明都是些細小的變化,可是配上他那骨子裡的煞氣,不管怎麼看這都是一張反派的臉!

林川很不服氣,憑什麼小和尚變得那麼俊秀,到他這就變得像個病態的殺人魔……

可青影根本冇有給他發牢騷的機會,揮手招來了白羽,尾巴一卷,就把林川甩到了白羽的背上:

“去吧,玄鏡會與你同行,就當是紅塵煉心了。”

白羽回過頭,帶著刀疤的鶴臉上很人性化的掠過了一絲不悅。

俊秀的小和尚衝著一念大師行了一個佛禮,也跨坐到了白羽的背上。

林川腆著臉看向了忘塵居士:

“我其實想和師妹一起……”

“滾蛋!”

忘塵冇好氣的揚起了袖袍,邁八鶴羽翼一展便飛上了天際。

林川還冇來及和薑洛道彆,就被狂亂罡風吹得閉上了眼睛:

“邁八……慢點,我喘不上氣了。”

白羽冇有應聲,速度卻明顯的又快了幾分,顯然對於亂起外號的林川很不滿意。

林川很無奈的閉上了嘴巴,趴下了身子,抱緊了小和尚,他可不想被風吹下去。

……

邁八鶴的速度非常快,幾個起落之後,就把林川和玄鏡丟在了戍邊城外的小樹林裡,臨走之前,還習慣性的用翅膀削了林川一下。

林川本就被他弄得有些噁心,這一翅膀扇下來,直接就扶著樹吐了起來,足足緩了好半天,玄鏡才攙著他坐到了一邊。

從無始秘境出來到現在,纔過去了不到一刻鐘,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林川到現在纔有心思琢磨到底發生了什麼。

……

首先,對於青影能知曉真龍的存在,林川並不意外,玄鏡已經告訴他吳天送的錦囊就是乾坤袋,那算無遺策的老瘋子幾乎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到了,真龍的事根本不可能瞞過他。

林川原本的打算是出了秘境之後,當著三教和皇室的麵,把敖夜送到無極老祖那,顯然,這並不符合無極宗的利益。

忘塵居士及時打斷了他,一念大師也提前準備好了法相之變。

這一切都說明,宗門的態度是讓林川自己把真龍之事扛下來,而且也一定是經過了吳天的同意,要不然青影也不會代表吳天出現在極樂峰上。

但林川還是冇有想明白,為什麼師父要自己加入平巒書院,那地方,就算是他這個從未出過宗門的人都聽說過。

平巒書院是大國師籌建的一處修士學府,三教和皇室都派出了長老在書院任教,就連無極宗都派了一位長老過去。

可從平巒書院畢業的人,卻都神秘的消失了,冇有人知道他們的去處,人們都說那些修士都被大國師當做了鼎爐,畢竟那位活得太久了……

但就算是這樣,每年平巒書院開院的時候,依舊有大批的散修彙聚在中州的玄天城,為了一個名額爭得頭破血流……

林川晃了晃腦袋,待頭腦清明瞭一些,纔想起來青影說了師父把信留在了納戒裡,他趕緊把心神沉入了納戒,檢視了起來。

納戒內的空間不算小,大概能有兩個立方米左右,裡麵的東西也被青影整理的很整齊,鞋子衣服這類雜物,都規整的疊放在一邊。

十幾瓶丹藥上也都貼好了手寫的標簽,剩下的就是一袋碎銀子,還有一遝大秦財政司印發的銀票。

林川大致打量了一番,就把放在銀票上的書信拿了出來,旁邊的玄鏡也拿出了一念大師留給他的信件。

……

【小川,入了氣海境,就要去紅塵煉心,這是我們無極宗的傳統,有一念大師替你變更法相,不論是外貌,還是氣息,除了歸一境的那幾個老不死,冇人能認出你的身份來。

為師算到了真龍出世,卻冇能算到真龍會與你簽訂伴生契文,真龍是緣也是劫,斷不可留在無極宗內,現在為師又冇辦法脫身,所以隻能讓你孤身前往平巒書院,你大師兄會在那等你。】

……

看完師父的留言之後,林川拿出了夾在書信中的黃冊,所謂的黃冊,其實就是身份的證明。

為了徭役和賦稅,大秦一統九州後就設立了戶籍“黃冊”,方便收取賦稅,補充兵源。

大秦的戶籍分為軍戶和民戶,軍戶賦稅少,但必須服兵役,民戶賦稅多,但不會被強製征丁。

除此之外,所有覺靈之後的修士,也都會被監天司登記在冊,修士可以免賦稅,免徭役,但那些冇有宗門的散修,都不能拒絕監天司的征召。

吳天給林川準備的身份,是青山道觀的弟子,木山河。

按照師父留下的資訊來看,現在整個青山道觀現在就剩下了他和玄鏡兩位弟子,倒也不用他們再去編什麼身世。

林川收了書信,望向了無極宗的方向,有些懊惱的嘀咕道:

“玄天城,平巒書院,無雙哥……道理我都懂,可為啥不讓咱們三個一起呢。”

玄鏡也看完了信件,有些無奈的說道:

“應該是怕目標太明顯了吧,咱還是儘快動身吧,”

“分明就是那老巫婆……咳咳。”

林川剛想吐槽,就感到了一陣心悸,吳天送自己的錦囊都附著了神識,想來那幾個老不修應該都有一樣的習慣。

“師兄慎言,禍從口出啊……”

玄鏡一邊說著,一邊脫下了袈裟,換上了儒袍。

林川悻悻的點了點頭,起身走向了戍邊城,想到這是自己第一次出遠門,那些煩心事很快就被他拋到了腦後,腳步也輕快了許多。

雖然冇能和薑洛同行讓林川有些遺憾,這一路上也可能會遇見不少艱難險阻,可麵對這場未知的旅途,林川的心裡卻冇有半分的忐忑,反倒是充滿著期待。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