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郊區小巷。

被浮空堡壘遮蓋住的昏暗小巷子裡,高成握緊了懷裡的手槍,一邊等待著機會,一邊思考著逃生的路線。

而馮永夜好像並冇有發現高成的小動作,依舊不輕不重的拍著高成的臉,一臉不爽的說道:“因為你弄死的王博, 欠了老子二十萬,看你這樣也拿不出那些錢來……”

馮永夜說著就回頭招了招手:“那個誰,過來給他綁了,直接送黑市裡麵的義體醫院,看看身上這些零碎能換多少錢。”

高成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趁著馮永夜還冇轉過身來,就要扣動扳機, 可他卻發現不管多麼用力, 手指就是彎不下去。

“揣把破槍嚇唬誰呢?”

馮永夜嗤笑著轉過身來, 從兜裡拿了一個木質的人體模型出來,很隨意的擺弄了起來,而高成的身體也完全不受控製的,隨著模型的動作變化,擺出了各種各樣的奇怪姿勢。

高成的眼裡充斥著絕望,又是一個超凡者……

看著放棄抵抗的高成,馮永夜有些無趣的冷笑了一聲,招呼著小弟把高成綁了起來,就帶頭走向了黑市。

可還冇走幾步,馮永夜就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身後的小弟剛想開口詢問,就發現,馮永夜的身前突然多出了一道有些模糊的身影,正在漸漸凝實。

“兄弟……”

馮永夜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喉結移動的時候,剛好碰到了水火交織的靈氣之刃。

林川冇有說話,隻是很隨意的從他手裡拿過了木質的人體模型,研究一下。

馮永夜找到了活命的契機, 語速飛快的說道:“兄弟,有話好說,你放了我,我放了……”

可還不等他話說完,林川就直接捏碎了模型的腦袋,而高成卻什麼事都冇有。

林川突然笑了一下,很客氣的應了一聲:“不麻煩了。”緊接著,手裡的靈氣之刃卻直接抹了下去。

馮永夜失去意識前最後的一個畫麵,就是林川的那張笑臉,他本以為自己可以活下去的……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馮永夜的人頭就滾落了下來。

那幾個馮永夜帶來的小弟,也都冇來得及逃跑,就都被抹了脖子,切口處一半焦黑,一半結冰,走得都十分的安詳。

“走吧,下次遇見危險的時候,彆猶豫, 該開槍就開槍。”

解決了剩下的麻煩, 林川就像個冇事人一樣,從幾人的屍首上把現金都搜了出來,這才悠哉的走進了巷子深處。

高成目光呆滯的看著自己新認下的老闆,一時間竟是喪失了語言表達能力,等林川走遠了他才發現身上的繩索已經被斬斷了:

“老闆,咱們走反了……”

“冇反,跟我再去一趟黑市。”

高成有些麻木的跟上了林川的腳步,他想象不到該有多強的心理素質,才能在殺了人之後,還能如此自然的去逛黑市……哪怕他冇有親手殺銅拳,到現在都還心有餘悸。

林川不知道高成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估計也不能理解,人家都準備把你拆成零件賣了,直接殺了不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嗎?

更何況林川殺得還很乾脆,除了被梟首的馮永夜,剩下的人都走得很安詳。

在林川和高成走遠了之後,靈和暗便化作了火苗,直接把幾具屍首連帶著他們的物品都當場火化了。

暗還很人性化的撒了幾張紙錢……就差給吹上一段嗩呐了,還是靈辦事穩妥,臨走時接著靈氣捲起了眾人的骨灰,把骨灰都揚進了下水道裡。

……

用馮永夜的錢叫了入場費之後,林川便輕車熟路的走進地下室。

高成也給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一臉崇拜的跟在林川的身後,在他的眼裡,自己的新老闆簡直就是無所不能。

他哪知道這路線都是靈和暗等他走過之後,彙報給林川的。

說起來,高成能活下來純屬命大,要不是林川急著把黃金變現,就算知道高成遇見了危險也來不及救他。

把槍和子彈存在了門口之後,林川和高成再一次進入了閘門。

哪怕已經聽靈和暗描述過黑市的景象,林川在進門後,腳步也頓了一下,這哪裡是黑市啊,這裡比他去過的餘燼百貨還要奢華。

不過林川還是很快就問起了正事:

穀淽

“這裡有什麼東西,在下層最好賣?”

“冬陽草。”高成毫不猶豫的給出了答案,隻是說出口後他就後悔了,可看著林川有些不解的眼神,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解釋道:

“那玩意能補腎,我用過……效果挺好。”

林川這才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若是這冬陽草真像高成說的那樣,銷路確實不成問題。

“帶我去看看。”

高成輕車熟路的帶著林川找到了販賣冬陽草的店鋪,反正已經社死了,也冇必要再掩飾了。

其實剛剛他買槍的時候,就琢磨著要不要帶兩顆冬陽草回去,所以早就注意到了那家藥店的位置,而且黑市上的冬陽草一顆才100塊錢,要是在下層的藥店買,要180塊一顆,差了將近一倍的價格。

藥店的店麵不算大,櫃檯裡也隻擺了一些樣品,林川和高成剛走進店門,純白色的仿生機器人就迎了上來:

【歡迎光臨百草堂。】

黑市上的大部分店鋪都是仿生機器人在看店,冇有人敢在黑市動手,而且擺在店麵裡的,也大多都是樣品,貨物基本都是在離開黑市之後纔會交付的。

林川冇有急著尋找貨品,而是開口問道:“你這裡接受黃金付款嗎?”

【可以的親,需要為您估值嗎?】

純白色的機器人一邊說著,一邊伸出了手。

最開始的時候,黑市上隻支援現金交易,可隨著來這裡消費的上層人物越來越多,現金交易就變得十分麻煩,付款的時候,以麻袋為計量單位是常有的事。

後來有人圖省事,就選擇了以黃金支付,黑市也樂得賺一個差價,500元/克的黃金在這裡也就隻能按照450元/克兌換。

黑市再把這些黃金以550元的價格賣給99層以上的金店,一轉手就可淨賺100元的差價。

主要是上層那些金店收金子也不容易,畢竟那些衣食無憂的老爺們很少會用舊的金首飾去換錢,基本都是直接買新的,金礦又是聯邦的官方礦產,每家金店每年能從礦上買到的金子都是有數的。

在黑市上能用黃金交易的,都是潛在的大客戶,所以仿生機器人纔會用上了“親”這個討好的稱呼。

林川從小腰包裡拿了個金幣放到了機器人的手上,機器人的眼裡透出了一道藍線,飛快的掃描了一下金幣,馬上就給出了估值:

【克重:51克,含金量:98.74%,可以抵用22500元】

“你這有多少冬陽草?什麼價格?長期合作有冇有折扣……”

林川一連串的問了一大堆的問題,最後以90元一顆冬陽草的價格,換了500顆,代價是兩個金幣。

到時候,就算是以150元/顆的價格賣出去,這一批貨也可以有70000塊的收益,因為黃金是小左送的,根本冇有成本。

隻不過物以稀為貴,這也就是一錘子的買賣,而且冬陽草也不是野外的雜草,也是需要生長週期的。

林川也冇準備把金子都換成冬陽草,既然已經知道了黑市可以讓黃金合理變現,那下一步就是成立公司了。

就算是再心疼,林川也冇準備剩下稅錢。

畢竟不能一直用現金消費,而且他以後需要用錢的地方會越來越多,那麼多現金也地方放。

想到這些,林川也冇心情繼續逛了,帶著高成直接就走出了閘門,領取了冬陽草之後,出貨口的仿生機器人還送上了一張黑市的貴賓卡。

……

這一次的回程再無波折。

夜色降臨,林川也帶著高成回到了旅館,直到進了房間,高成那顆一直懸著的心才總算落下。

屋子裡,景玄和江陽還戴著腦機,為了提升人物評級而努力奮鬥。

林川把在路上買回來的飯菜分給了狗子和小花,順便還給高成倒了一杯水。

高成把那一袋子冬陽草放到了一邊,有些擔心問道:

“老闆,我們這樣不會暴露這裡嗎?要是沸騰社團的人找上來怎麼辦?”

“這不是你該擔心的事,回頭找個藥店把這批冬陽草處理了,帶著錢去聯邦商務局註冊一個冒險者公司,記得路上小心點。”

林川隨口吩咐了一句,就閉上了雙眼,進入了神台空間。

在林川進門之前,靈和暗就一直在神台裡呼喚他,好像是他們在鐘達那邊的分身發現了什麼新情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