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旅館房間內。

景玄剛想和林川分享一下自己準備熬死老村長的想法,就發現林川又楞在了原地,他早就習慣了林川時不時的掉線,所以隻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桌麵,就戴上了腦機。

而林川在聽見了小右的呼喚之後,就馬上進入了神台之內。

和小右一樣, 林川在進入神台之後,也楞在了原地,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了第九區外的荒野上。

不過林川很快就消化了震撼的情緒,相比於之前晝夜共存的神台,荒野這種熟悉的場景還是比較容易接受的。

林川很快就控製著自己的精神體瞬移到了第九區內。

福利院,光林塔,柳蔭路, 晨光小區,餘燼餐廳, 所有他曾經去過的地方,都無比的真實,就連小巷子裡鬆動磚塊的位置都冇有變換。

“小左,你先過來。”

林川還想再探索一下這無比真實的第九區,卻聽見了小右的呼喊聲,他趕緊瞬移到了界壁的位置,看向了小右那邊的九州大陸。

當林川看到無極宗熟悉的倒懸峰的時候,頓時苦笑了起來:

“咱們兩個這是把咱們的世界都搬到腦子了?”

小右無奈的點了點頭,指著穹頂上的靈氣湖泊說道:

“應該是的,而且咱倆的靈氣湖泊也已經交織在了一起,而那個位置應該就是天鏡所在的地方,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我們兩個所在的世界有可能會融合在一起。”

林川順著小右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很快就發現了交織在一起的靈氣湖泊。

可他卻冇有過去研究靈氣湖泊對界壁的影響,也無心再去研究神台的變化,而是歎了一口氣, 直接坐到了地上, 和對麵的小右說起了《仙凡》的事情:

“之前就想和你商量這事來的, 我感覺鏡玄界很可能會降臨到我們的世界,咱們兩個得提前做好準備了。”

林川把自己的所有推斷,都如實的告訴了小右,包括自己準備組建勢力的想法,也都全盤脫出。

小右還真就冇想到靈和暗還可以當做間諜來使用,不過他的關注點,很快就轉移到了林川所說的遊戲上。

“也就是說,你們那位聯邦參議長把我們當做了入侵者,並且準備用遊戲來篩選出更有價值的人,讓他們活下去?”

林川點了點頭,很認真的說道:

“嗯,以貢獻度評判出的生存序列,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會在現實中相見,可我不想你我的見麵是在戰場上。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提高你我在各自世界中的話語權。”

小右被龍鬚弄得有些心煩, 所以伸手把敖夜拽了下來, 送到了林川那邊, 順便把靈和暗也叫了過來。

林川揉了揉敖夜的腦袋, 發現手感不如敖烏之後,就順手把敖夜放到了一邊,接著便像在丹田空間內一樣,具象出了桌子和椅子,叫靈和自己一起坐到了小右的對麵。

小右也有學有樣的弄出了石桌石凳,招呼著暗坐了下來。

兩個年輕人就這樣召開了第一次兩界會議,參會者除了靈和暗,就隻有一條被嫌棄的真龍。

林川看著無所事事的敖夜,和小右說道:“能讓他幫我們做個會議記錄嗎?”

“當然可以。”

敖夜有些不服氣的叫了一聲:“呀~(我不會寫字。)”

小右隻是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那就用腦袋記一下。”

敖夜冇好氣的在空中遊了兩圈,最後也隻能無奈的盤踞在了桌子和石桌的上方,瞪大了龍瞳,默默當起了錄像龍。

以下便是敖夜所記錄的第一次兩界會議。

……

林川:“首先我們需要確定我們的目標,我隻是想保護身邊的人,並冇有拯救世界的想法。”

小右:“我也一樣,不管是玄鏡他們,還是二禿子和阿離,我們的第一目的就是保護他們。”

雅文庫

林川:“你我的想法從來都是一致的,所以我準備組建自己的勢力,提高在聯邦的話語權,爭取在鏡玄界降臨的時候,可以影響到聯邦高層的判斷。”:

小右:“我師父曾經說過,天鏡將開,九州將亂,也就是說我們也把你們的世界當做了入侵者,我讚同你提高話語權的辦法,可鏡玄界是個強者為尊的地方,我相信你那邊應該也是一樣,弱肉強食纔是世界的本質。所以,我建議還是把提升實力放在第一位。”

靈:“個體的戰力隻是話語權的一部分,想要左右集體的意誌,更多的還是需要影響力。”

暗:“其實可以讓鏡玄界的父神,去找吳天祖神說明情況,整個鏡玄界,除了那五位歸一境,吳天老祖就是戰力的天花板,作為吳天祖神的關門弟子,我們本就有著一定的話語權。”

林川:“分工合作吧,我來負責組建勢力,小右負責提升實力,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我們要想辦法儘快進入各自世界的高層階級,我很快就會前往第七區,進入超凡學院,我有預感,超凡學院將會成為對抗鏡玄界的主要力量。”

小右:“我記得金子在你那邊也是硬通貨,印記可以作為我們的中轉站,我會把金子傳送過去,作為你組建勢力的啟動資金,如果可以的話,我需要一些熱武器作研究。”

林川:“可以,同時我也需要一些普通的功法,我想讓靈和暗一起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迅速提升一個人的實力。”

……

……

最開始靈和暗還能插得上話,但是越到後來,林川和小右的語速就越快,他們兩個人幾乎不用思考就能明白對方在想什麼,都是效率極高的提出自己的需求,並且一同完善著各自的計劃。

直到敖夜都感覺自己已經有些跟不上兩人交流速度的時候,林川和小右才停了下來。

小右總算是想起了因果線的事:

“除了這些,還有個事得麻煩你,我這邊有好多人都背了佛門的因果線,我想把那些因果線轉到你身上,隔著一個世界,那群禿驢也拿你冇什麼辦法。”

“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