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君度塔。

肉眼不可見的靈氣漩渦環繞著林川,房間內都小物件都在靈氣的震盪下浮了起來。

冇心冇肺的小花哪怕已經懸在半空中也依舊冇有醒來,急的敖烏在地上來回亂竄,生怕接不到她。

靈氣漩渦的顏色也變得越來越深,就在青銅門被靈氣衝開的那一刻,旋轉的靈氣漩渦停滯了一瞬, 深青色的靈氣中突然泛起了一絲藍意。

……

與此同時,距離第七區1300多公裡外的某處荒野上,天空驟然一暗,所有待命的浮空堡壘瞬間包圍了空鏡所在的天空。

【監測到空鏡異常波動,第七層天幕已破碎。】

【監測到空鏡異常波動,第七層天幕已破碎。】

肆虐的靈氣噴湧而出,就像是滔天的巨浪一般,在半空中翻湧著, 讓那些巨大的浮空堡壘搖曳不止。

從發現空鏡存在的時候, 聯邦政府就在元的領導下,構建了10層密閉的天幕,天幕中應用了最新的暗物質材料,平衡了堅固與穩定。

可以說,10層天幕之內便是理論上的絕對密閉空間,飛進去一隻蒼蠅都是對現有科學的絕對挑釁。

隻是,此時的空鏡前,吳法卻無奈的揮了揮手,以水流構建了一個搖椅,一臉倦容的躺在了上麵,自言自語的抱怨道:

“還有完冇完了……”

……

神台內,林川在敖夜的幫助下,終於打開了青銅門戶,奔湧的靈氣在衝過門戶之後,就化作了液體的火焰和水流,在星空地麵上很快就衝擊出了一灘水火交織的小水坑。

再次經曆了坎脈洗禮的靈和暗, 也化作了人形, 出現在了林川的麵前,暗和靈眉心的火焰印記已經變成了水火交織的太極印記,

思路客

“父神……”

隻是暗剛一開口,眼淚就下來了,靈新幻化出的眼鏡也少了一個鏡腿,很狼狽的說道:

“老祖,對不起,我冇想到同樣的座標,對應的居然是您的坎脈。”

林川苦笑著安慰道:“錯不在你,你們現在感覺怎麼樣?”

“水之呼吸!”

“水遁,水斷波!”

“冰之帝具,惡魔之萃。”

還在流淚的暗,馬上嘗試了一番水係的招式。

靈也嘗試著在兩隻手上分彆凝聚出了一團小水球,和一簇小火苗。

林川滿意的點了點頭:“水火共存,雖然過程有些痛苦,但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就在林川準備去找小右報喜的時候,神台內的空間驟然開始翻轉,穹頂上的晴空很快就被地麵的夜空所取代。

天旋地轉間,林川和小右同時被甩出了神台空間。

旅館房間內,林川驟然睜開了雙眼,那些被靈氣席捲上半空的小物件瞬間就跌落了下來,好在敖烏反應夠快,接住了還在呼呼大睡的小花。

林川嘗試著再次進入神台,卻發現自己的精神體隻能出現在丹田空間內,此時他的丹田內空空如也,根本冇有靈氣可以讓他調動。

他又嘗試著呼喚了一下小右,卻也冇有得到迴應。

突然出現的變故,讓林川暫時失去了所有的戰力,可他卻冇有絲毫的慌亂,因為他可以隱隱的感受到,自己腦海中的神台正處在一種蛻變的狀態。

現在能做的,也隻能是安心的等待神台恢複正常。

……

另一邊,琉璃塔41層的“今夜無眠”剛剛送走了一波IPC的軍官。

作為安全區唯一的執法部隊,IPC不僅需要駐守城區,同時也兼任著警察的職責。

同樣的事,如果發生在第九區,估計連IPC都懶得動,就算去了也隻是走個過場而已。

雖然第八區的社會階級劃分冇有第九區那麼明顯,可40層以上發生的命案還是第一時間就引起了IPC的關注。

尤其是對於禁槍的第八區,這場槍擊命案已經算得上大案子了。

畢竟由楊家,白家這兩家財團共同掌管的第八區,一直都號稱聯邦最後的公平之都。

保護聯邦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是維持這種理唸的最基本保障。

今夜無眠的老闆娘剛送走IPC的軍官,就迎來了凶神惡煞的沸騰社團。

馮永夜叼著煙,一腳就踹開了今夜無眠的大門,身後的小弟蜂擁而入,馬上就控製了老闆娘在內的所有人。

“媽的,大中午還得來這麼高的地方找人,煞筆銅拳,錢還冇還就特麼死了,真他麼晦氣。”

這位沸騰社團的小隊長一進門就罵了一通,畢竟往日的這個時間,他還在睡覺呢。

要不是銅拳欠了社團十幾萬,死了也就死了,可那筆錢是從他這放出去的,每個月收到的利息他都會交給社團一半,社團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但現在人死了,要是不能把錢追回來,社團的缺口馮永夜就得自己補上。

馮永夜越想越氣,看著噤若寒蟬的老闆娘,一巴掌就拍在了吧檯上:

“都特麼死了?說話,剛纔怎麼跟IPC說的,再跟老子複述一遍,找不到人,你們這店也彆開了。”

老闆娘趕緊說道:“大哥彆生氣,店裡的監控剛被IPC帶走了,但是對麵酒館的監控還在,您可以去那邊看看。”

馮永夜麵色不善的問道:“人是在你們店裡死的,你讓我去對麵找監控?”

“我這的員工在對麵酒館見過那三個人。”

老闆娘趕緊把那兩個喝了鐘達奶茶的姑娘叫了出來,吩咐他們帶著馮永夜去了對麵的酒館。

雖然老闆娘背後的老闆不懼沸騰社團,可這家“今夜無眠”隻是人家見不得光的產業之一,人家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出麵。

所以老闆娘要做的就是趕緊解決問題,讓“今夜無眠”早點恢複營業,她這個位置,有的是人在盯著。

馮永夜也冇有太過為難她,不看僧麵看佛麵,能在41層開娼館的,背後都站著大人物,點到為止就好,冇必要結怨。

……

就在馮永夜從小酒館拿到監控的時候,高成也帶著狄野把小桃紅送到了老孃身邊。

出門後,高成把小桃紅的那把手槍交到了狄野的手裡:

“老三,這槍你拿好,一定要看住她,我又預感,這次事成之後,咱們很有可能會接管沸騰社團,但前提是不惹出額外的麻煩,那位老闆的太可怕了……”

“那小老闆看著還冇我大,可我一見到他腿就軟……”

狄野有些後怕的嘀咕了一句。

“把那個‘小’字去了,我懷疑那位老闆的能力就是探查類的,小心隔牆有耳,那個姑娘不簡單,我把老孃的性命都交到你手上了,一定不要出問題。”

高成又囑咐了一句,才快步離開,但卻冇有走向市區的方向,而是走向了第八區的邊緣。

想在第八區弄到槍,隻能找那些從荒野中流竄進來的黑市商人。

與此同時,鐘達也把頭髮染成了藍色,換上了一身舊行頭,進入了琉璃塔第九層的小賭場裡。

這個靠臉吃飯的混混,今天第一次在大哥的眼裡看見了名為野心的目光,他也隱隱的感覺到,隻要把這件事辦好,他們三兄弟就很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鐘達看得出來,那位老闆是個不在意過程,隻關心結果的人,畢竟當了這麼久的替身,這點眼力他還是有的,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事辦漂亮。

……

……

紅綠燈三兄弟在為了改變自己命運而努力的時候,林川卻在房間內跟狗子打了起來。

等待神台蛻變的林川無心修煉,也冇有心情進入仙凡,所以就在手機上找了一些理想集團創始人的資料看了起來。

網上有關那位不老商人的資訊很多,但大多數都是一些花花新聞,林川得在眾多真假混雜的資訊中,找尋有佐證的事件去瀏覽。

其中能和曆史互相印證的事件並不對,但林川卻找到了那位傳奇商人的第一桶金是從股市上賺到的。

可惜股市這個古老的詞語隻出現在聯邦的曆史課本中,現在的聯邦並冇有股票市場,隻有聯邦政府發行的聯邦債券這唯一一種投資方式……

就在林川琢磨著要怎麼弄到第一桶金的時候,狗子卻從床頭櫃裡,把江陽剩下的半包煙叼了出來,放到了林川手裡。

“你可真是不信鞋啊!”

林川眉頭一皺,拎起拖鞋就拍了下去,一人一狗馬上就戰成了一團。

就在狗子被林川那42碼的拖鞋拍到懷疑狗生的時候,景玄一腳就踢開了房門。

“川兒!我們給你帶好吃的回來了!!”

林川冇好氣的丟下了拖鞋,瞪了景玄身後的江陽一眼,一言不發的坐回到了沙發上。

景玄看著沙發上的半包煙,有看了看狗子那一臉不服氣的表情,頓時就明白髮生了什麼,咧著嘴就笑了起來。

“彆特麼笑了,都能看見胃了。”

林川接過了江陽遞過來的漢堡,罵了一句。

“行了行了,彆生氣了,不就是抽根菸麼,江陽慣出來的毛病就讓江陽負責,回頭狗子的煙,就讓他包了。”景玄勸了一句,接著很慶幸的說道:

“我跟你說,我們今天去參加活動就對了,理想科技的活動到今天截止,之後就冇辦法白嫖腦機了。”

林川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打開漢堡的包裝紙,嚐了一口這新鮮玩意,合成肉餅的口感並不好,但調料的味道卻很重,吃起來也算有些滋味。

吃完了漢堡之後,林川很認真的說道:

“江陽,你先進遊戲,儘快提升人物評級,我這邊接到了一個大型任務,估計要很久才能和你們一起。”

“嗯,我那地方也很偏遠,而且我還得辦件大事,我就不信耗不死那老登……老江你就先自己玩,爭取早點把人物評級提升到D級,先白嫖個腦機再說。”

景玄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

江陽也冇在意,點了點頭就戴上了腦機鏡框。

林川剛想問景玄發生了什麼,腦海裡就響起了小右的聲音:

“小左,快來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