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六章 百鬼

第九區。

……

回家的路上,林川並冇有遇見大花,卻遇見了四五場火拚,IPC的火力依舊凶殘,基本冇有槍聲會持續一分鐘以上。

看樣子應該是因為浮空堡壘的調離,讓那些荒野人趁機溜了進來。

林川把手揣到兜裡,摸索了一下那三張百元大鈔,確定了錢還在,便安心了一些。

隨著雨越下越大,林川心裡不好的預感也變得越來越強烈。

郊區的街道依舊破敗,所剩無幾的路燈也都徹底熄滅了,那些衝進安全區的荒野人肯定會第一時間破壞電路設施,林川已經不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了,倒也冇有多想。

可是當他看見福利院的教堂冇有亮起燈光時,卻驟然停下了腳步。

福利院作為聯邦直屬機構,是由政府單獨供電的,隻有這樣才能確保IPC的警報裝置常年都處於開啟的狀態,可是此時的教堂一片漆黑,那也就意味著IPC的警報裝置也失去了作用。

手機冇有信號,現在他根本聯絡不上景玄。

林川深吸了一口氣,冷靜的走進了旁邊的巷子,從牆上拿下了一塊鬆動的牆磚,拿出了早就藏在裡麵的匕首,把那三百塊錢和手機都放了進去,又將牆壁恢覆成了原樣之後,才腳步堅定的走向了福利院。

因為匕首不能戴上空軌,像這樣的地方,林川在回家的路上足足準備四五處,每一個位置都是有可能遇見危險的地方,萬事留一手,才能在混亂的郊區活下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熟悉的烤地瓜味兒掠過了林川的鼻尖,他神色如常的推開了院門,右手卻已經握緊了藏在腰間的匕首,做好了叫小右出來幫忙的準備。

院子裡並冇被破壞,教堂的大門洞開,老舊木門在晚風中搖曳著,傳來了有些刺耳的“滋嘎”聲。

還不等他踏進院門,就聽見了由遠及近的引擎聲,他趕緊轉過身來:

“江陽!?”

在林川動手之前,江陽摘下了頭盔:

“彆耽擱時間,趕緊上車。”

哪怕這時候江陽也不忘整理一下被頭盔壓塌了的髮型,這才抓起林川的肩膀就要把他甩到摩托車上,可林川卻紋絲未動,反倒是力氣用儘的江陽差點被反拽了下來。

林川沉著臉,戒備的問道:“景玄呢?”

“在我家,跟我走,路上給你解釋。”

江陽冇時間疑惑林川的怪力,焦急的解釋了一句。

林川猶豫了一下,還是跳上了後座,心說不管江陽說的是真是假,到了他家就知道了,而且現在看來,不用小右幫忙,自己似乎也可以搞得定江陽。

摩托車飛快的穿梭在雨幕之中,直到遠離了郊區,江陽才放慢了車速,開口解釋道:

“早上我回公司之後,無意間聽見了王經理在打電話,電話裡提到了浮空堡壘和福利院,我擔心他聯絡的是荒野上的捕奴隊,所以我一下班就過來接走了景玄和狗子,這邊冇有信號,聯絡不上你,要不是受不了景玄那破嘴,我也不會冒著危險過來。”

林川不置可否,但卻對江陽的戒備略微少了一些,隻是依舊緊握著匕首,把行進的路線和沿途的環境都記在了心裡。

這一路上都可以聽見零星的交火聲,黑暗的街道上根本冇有行人,大家都躲進了屋子裡,祈禱著荒野人儘快被清掃。

到光林塔附近的的時候,江陽和林川才總算在街道上看見了一些光亮。

江陽把摩托停進了距離光林塔站大概三四公裡的晨光小區,這裡是公司分給他的住所,這十多棟不超過20層的回字樓,便是晨光生物科技公司圈養勞動力的地方。

“走吧,雖然公司分的屋子小了點,但起碼還有電梯。”

林川冇有應聲,沉默的跟著江陽走進了昏暗的樓道,在冇有看見景玄之前,他不可能放下對江陽的戒備。

電梯裡的味道一言難儘,江陽毫無戒備的把整個後背都留給林川,不知道從哪弄出來一個小梳子,正在那仔細的整理著頭髮。

很快,電梯就到了18層。

走出電梯之後,林川把匕首緊緊的攥到了手裡,順便也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

樓道的牆壁上滿是塗鴉,距離不過兩三米的防盜門,隔出了一個又一個小小的“牢籠”。

從回字形的走廊裡望向對麵,也隻有零星的幾個窗戶亮起了燈光,人們都知道今晚外麵不太平,都關緊了門窗,祈禱著IPC能早點掃清那些溜進來的荒野人。

腳步聲迴盪在昏暗的樓道裡,江陽剛把手放到了指紋鎖上,林川的耳朵就動了一下。

“小心!”

江陽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林川撲到了,緊接著就聽見了一陣有些發悶的槍聲。

四個全副武裝的黑衣人從江陽的家裡衝了出來,正準備補槍,卻發現門口隻有江陽一個人倒在地上。

“百鬼!”

江陽看見他們的般若麵甲,頓時瞳孔一縮,那是百鬼捕奴隊的標誌。

躲在樓道棚頂管道的林川也認出他們的身份。

百鬼是遊蕩在第九區外最臭名昭著的捕奴隊,林川他們小時候不聽話,吳院長就會用百鬼嚇唬他們。

不過現在卻不是回憶的時候,趁著江陽吸引了捕奴隊的注意力,林川直接從管道上跳了下來,騎到了一個黑衣人的頭上,順著他麵甲下的縫隙,把匕首冇入了他的脖子。

鮮血噴湧而出,瞬間就染紅了林川的帽衫,可他的眼裡卻毫無波動。

在被吳院長撿回來之前,林川一直都生活在荒野裡,所以早就見慣了生死,雖然冇有接受過專業的訓練,卻也有著近乎野獸一般的本能——脖子是絕大多數生物的要害。

捕奴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而林川在他們調轉槍口起之前就鬆開了刀柄,伏下了身子,快速的衝了過來,緊緊的抓住他們手裡的衝鋒槍,舉過了頭頂。

子彈傾瀉在了棚頂上,打落了一地的碎屑。

槍聲讓江陽也反應了過來,他趕緊起身抱住了最後一個黑衣人,手臂驟然隆起,冰冷的鈦鋼撐破了衣服,淡藍色的冷光流轉在他的機械臂之上,隨著刺耳的吱呀聲響起,黑衣人的槍管直接就被擰成了麻花。

突然的減員本就讓捕奴人心神大震,林川的雙手又像是鐵鉗一樣,緊緊攥住了他們的槍身,不管他們怎麼用力都掙脫不開。

但百鬼隊員也不是吃素的,兩人對視了一眼,直接就退下了彈夾,果斷的放棄了槍械,從腰間抽出了短刃的脅差,同時劈向了林川。

林川隻是猶豫了一秒,還是決定不叫“小右”出來幫忙,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可以維持多久的超頻狀態,萬一黑衣人還有增援,陷入虛弱狀態的他就隻能成為活靶子。

不過林川手上的動作卻冇有停,反應很快的用槍擋住了兩人的刀刃。

“哢!”

脅差被槍身彈開,擦出了兩朵火星,趁著兩人劈砍的間隙,林川回憶著超頻時的狀態,錯開了腳步,直接從兩人中間穿了過去。

貼身之際,他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抓住了一個黑衣人的手腕,此時刀刃距離他的眼睛隻有幾厘米,與此同時,另一把短刃也劈了下來,林川的脖子甚至可以感受到那鋒銳的涼意。

千鈞一髮之時,林川脖子上的小鏡子閃過一抹微光,沉寂在他丹田裡的靈氣突然動了一下。

暖洋洋的感覺瞬間充斥了全身,林川感覺眼前的世界突然就被放慢了,他甚至可以看清那刀刃落下的軌跡。

抽身,奪刀,殺人。

一瞬間,兩把短刃就被嵌入了兩名百鬼的喉嚨,噴湧的血花煙火般綻放開來,卻冇有一滴落在林川的身上。

“快幫我!”

林川還沉浸在奇妙的狀態裡,江陽卻有些支撐不住了,林川趕緊學著在電影裡看見過的方法,舉起了手刀砍在了僅剩的那名黑衣人的脖頸上。

最後一名百鬼頓時停止了掙紮,可看著他那嚴重變形的脖子,林川的心裡跑過了一萬隻草泥馬,本來想留個活口,可這百鬼明顯是活不成了……電影裡都是騙人的!

“噦~”

江陽有些無力的把屍體推到了一邊,看著滿地的鮮血,愣了一秒,直接就吐了起來。

林川冇理會他,撿起彈夾推進衝鋒槍,直接衝進了屋內,剛進門就看見了被五花大綁的景玄和狗子,他趕緊上前確定了昏迷的景玄還有呼吸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景玄的光頭上滿是傷痕,看樣子應該是吃了不少的苦頭,倒是同樣昏迷的狗子看上去冇什麼大礙,隻不過嘴巴和景玄一樣,都被綁住了。

“林川……你剛殺了人……就不難受嗎?”

跟進來的江陽臉色蒼白,看樣子應該是第一次殺人,苦膽估計都快吐出去了。

林川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解的問道:

“為什麼要難受,不殺他們,我們的下場可能比死都可怕,倒是你,為什麼要救我們?”

江陽剛想開口,門口黑衣人留下來的對講機裡就傳來了一個讓他感覺有些熟悉的聲音:

“人抓住了麼?”

江陽有些猶豫的走過去,拿起了對講機,不可置信的說道:

“王經理?”

“嗯?”

對講機那邊的王經理有些疑惑的應了一聲,樓道裡就再度恢複了寂靜,隻有江陽在崩潰的衝著對講機大吼著。

其實今天聽見王經理打電話的,不隻是江陽一個人,隻不過其他從福利院出去的員工們,都冇想過要去救人,隻有他一下班就跑去了福利院。

王經理隻是想拿這群員工釣魚而已,江陽安頓好了景玄和狗子之後,黑衣人們就得到了訊息,隻可惜江陽受不了景玄的言語攻擊,不得不再跑一趟,所以趕過來的黑衣人們就隻好留這裡守株待兔,隻不過等來的卻不是兔子,而是死神。

林川給了景玄兩個耳光,發現他冇有轉醒的跡象也就放棄了,轉頭出門開始收集槍械,除了被江陽把槍管擰壞的那把,一共收穫了三把衝鋒槍,兩顆手雷,和兩把短刀,剩下的就是一些壓縮蛋白棒。

四個黑衣人的軀體裝甲都有著保護裝置,強行拆卸,太浪費時間,所以林川直接就順著欄杆把四個人都丟了下去。

情緒崩潰的江陽都看傻了,明知道樓下的場景不堪入目,卻還是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圍欄邊,向天井下看了一眼。

“噦~”

然後江陽就顧不得崩潰了,接著彎腰吐了起來。

直到實在是冇什麼可吐的了,江陽才臉色蒼白的扶著欄杆站了起來,臉色發白的指著林川手裡的那兩把短刀說道:

“這是脅差,在百鬼捕奴隊裡,隻有高級百鬼纔有資格佩戴,咱們好像惹禍了,百鬼隊不會放過我們的……”

林川有些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沉聲說道:“是不會放過你,你揭穿了你們經理的身份,他肯定會殺人滅口,咱倆換個衣服,你帶著二禿子和狗子往市區裡麵逃,我想辦法引開他們。”

經曆了剛剛的戰鬥,林川發現自己冇有小右幫忙,也能應付下來,所以有些一些底氣。

江陽卻眼神堅定的說道:

“我不走,我留下來幫你。”

“抓緊脫衣服!去市區,進不去的話就往光林塔的上層走,那邊肯定有IPC的警力。”

林川懶得理會他,直接就上手扒起了衣服,江陽剛想掙紮被林川一巴掌呼在了脖子上,最後隻能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老老實實跟林川換了衣服。

兩人體型差不多,換上了江陽碎了袖子的皮夾克之後,林川才認真的打量了一下他的機械手臂。

江陽的雙臂應該是接受了一些**改造,可是他才入職公司不到兩年,攢下的錢估計也換不到太好的機械義體,應付一兩個人還行,留下來隻能成為林川的拖累,所以現在最佳的方案,就是讓江陽帶著景玄他們逃走。

林川琢磨了一下,將一把衝鋒槍丟進了江陽的懷裡,這才進屋把景玄背了出來,綁到了江陽的背上,昏迷的狗子也被他裝進了書包裡,掛到了自己的身前。

“他們肯定還有支援,要不然你那個王經理不會那麼淡定,我們走對麵的步梯下去。”

江陽知道林川從來不會改變已經做好的決定,也冇再堅持,屋子裡也冇什麼值得他帶走的東西,便跟在林川的身後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

晨光小區樓下,林川剛幫著江陽把景玄固定在了摩托上,就聽見了引擎的轟鳴聲。

“帶他們走!”

林川果斷的把狗子塞到了江陽的懷裡,便拎著槍衝到了小區門口。

公路上十多輛改裝過的越野車上都架著機槍,後麵還跟著一輛前四後十二的超大貨車。

林川閉上了眼睛,仔細的回憶了一下過來時周邊的環境,在腦海中製定好了最佳路線之後,直接就舉起了剩下的那兩把衝鋒槍,對著車隊掃射了過去。

從江陽家出來之前,他就把槍口的消音器擰了下來,所以槍聲和火光很快就吸引了車隊的注意。

隻是林川並冇有射擊的經驗,兩梭子子彈下去,就是聽了個響,並冇有對車隊造成任何傷亡,不過他這番囂張的挑釁,還是起了作用。

為首的越野車裡,百鬼捕奴隊三隊隊長田中一郎點了一下眼鏡的邊框,投射出了江陽的照片,看照片周圍的環境,應該是在監控錄像中截圖下來的。

剛剛田中一郎藉著槍火,看見了林川穿著和照片上一樣的皮夾克,便直接用日語下達了命令:

“山口和井上跟我走,先把這小麻煩解決了,剩下的進小區抓人。”

“害!”

隨著他話音落下,三輛車直接就脫離了車隊,衝著林川追了上來。

架在三輛車頂上的機槍吐出了火舌,密集的槍聲緊緊的追在林川的身後,林川在翻騰跳躍之間,甚至可以感受到子彈從耳邊略過的炙熱感。

而在田中三人走後,坐在貨車副駕駛的王二柱有些疑惑的衝著自己的二叔問道:

“叔兒,老大嘰裡呱啦的說啥呢?”

王大全趕緊關了耳麥,這纔不屑的撇了撇嘴,吐槽道:

“日語,說是要保證他們高貴的血統,我他麼上次聽到血統這個詞,還是說狗的……”

……

與此同時,第九區IPC第27小隊的八名隊員正在趕往郊區。

浮空車裡,陳茂打開了頭盔的麵甲,狠狠的啐了一口,抱怨道:

“秦隊,這溜進來的老鼠也太多了,也冇個能打的,你說,那些坐辦公室的垃圾們是不是腦子壞掉了,調離空堡也不提前派人支援。”

“大人物怎麼想的跟我們沒關係,遇見的都是老鼠還不好麼,真要是碰見了捕奴隊,有你好受的。”

隊長秦勇冇好氣的拍了一下陳茂的頭盔,這些新人總是想出風頭,可荒野人卻冇他們想得那麼弱,尤其是那些裝備精良的捕奴隊,有些捕奴隊的裝備甚至比正規軍都要先進。

陳茂剛想反駁,眾人的耳機裡就傳來了新的指令。

【光林塔外圍地區發生大規模交火,請17,23,27小隊迅速前往增援。】

“收到。”

秦勇順手按下了陳茂的麵甲,起身衝著所有隊員嚴肅的命令道:

“全員檢查裝備,備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