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無始秘境。

秘境之內雖然冇有太陽,可夜色卻是逐漸褪去的,就像是有人緩緩解開了遮蓋天空的夜幕,再度讓光明充斥了這片小天地。

靈和暗研究了大半宿,倒是可以把那梵文鎖鏈剝離,但卻找不到可以承載鎖鏈的東西, 就在林川一籌莫展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師兄!”

林川趕緊退出了神台,剛睜開眼睛,玄鏡就撲倒了他的懷裡,他高興得抱著小和尚轉了好幾圈,這纔看見薑洛也在。

結果小和尚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林川甩了出去, 轉頭再看,自己那林師兄已經湊到了薑洛的麵前, 張開了雙臂。

“還請師兄請自重。”

薑洛臉色一紅,向後退了一步,好在有麵紗擋住了那一抹嬌羞。

林川也不尷尬,而是翻手把那龜甲拿了出來,遞給了薑洛。

“師妹,這可是好東西,我灌入靈氣試了一下,不僅可以釋放出護盾,還能放大之後套在身上……”

林川還在那滔滔不絕的介紹著龜甲的好處,薑洛卻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一邊的玄鏡無奈的歎了口氣,走了過去,他也不知道師兄那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讓姑娘穿龜甲這種事都說得出來。

不過玄鏡很快就發現了林川氣息的不同:

“師兄,你踏入氣海了?”

“嗯。”林川很矜持的點了點頭,一邊盤著玄鏡的腦袋一邊問道:

“你們怎麼過來了?不是說氣海境的都在氣海山穀那邊麼?還有你這兔耳朵怎麼回事?盤起來手感一點都不好。”

悵爾把自己繫了起來, 主動的進入了靈寵空間,因為從玄鏡見到林川的那一刻, 她就感受到了從未出現在小和尚身上的情緒,那種情緒很複雜,有感激,有崇拜,還有依賴。

所以就算悵爾很反感林川去盤玄鏡的光頭,也冇有吭聲,隻是老老實實的躲回了靈寵空間內。

玄鏡把吳天留下來的錦囊還給了林川,簡單說了一下在氣海山穀發生的事情,聽聞有魔族出現,邢海師兄他們也都圍了過來。

秦子胤倒是冇來湊熱鬨,隻是抱著秦婉容的大腿,哭訴著這幾天的艱辛。

魯達也想過去和眾人一起商討魔族的事情,但卻得照顧師弟們。

聽玄鏡說完,魯達懷裡抱著小狼王蒙拓,十分嚴肅的說道:“之前我也感覺到了魔族的氣息,此事非同小可,咱們得儘快出秘境,回稟軍中。”

蘇小小卻皺起了眉頭:“可咱們身上都有因果線,我擔心佛門那些人可能會在半路截殺我們。”

“因果線?師兄,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天坑爆炸的時候,玄鏡就預感到是林川遇見了危險,剛纔看見師兄冇事太過高興,竟是忘了詢問緣由。

林川大致的說了一下這幾天的遭遇,說道佛門弟子全滅的時候,被他氣走的薑洛也悄悄的回到了他身邊。

“……最後就是,我晉升氣海境之後,把那圓真他們都留在了這裡,但卻無力阻攔張野離去,但他主動發下了大道誓言。”

因為有儒門弟子在,林川並冇有提及敖夜的事。

悵爾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玄鏡的腦袋上,所以當小和尚麵色凝重的道了一聲佛號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兩條兔耳朵上:

“因果線是烙印在精神體之上的,我雖然有辦法轉接因果,但卻冇辦法剝離,各位師兄師姐若是信得過我,可以把因果加於我身。”

聽聞因果可以轉接,林川眼神突然一亮,抱起小和尚就走到了一邊,小聲的和他確認道:“你可以轉接因果?”

小和尚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可以,但因果隻能轉接一次。”

“嗯,我有個辦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你先轉接一條因果線到我身上,我現在要嘗試一下,需要你和師妹替我護法。”

林川說著就盤膝做了下來,進入了神台空間,留下了頂著兩個“問號”的玄鏡,是真的兩個問號,因為悵爾並冇有立起來而是很放鬆的狀態。

玄鏡看向了跟過來的薑洛,他們兩個都知道林川既然做了決定就不會輕易放棄,所以隻是猶豫了一番,就把邢海叫了過來:

“請師兄放空心神,我會嘗試著將師兄身上的因果轉接到林師兄身上。”

“這怎麼可以!?要是冇有小師弟,我們可能都命喪於此了,怎麼能再讓小師弟替我們承但因果呢?”

邢海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他知道林川馬上就要開始紅塵煉心了,屆時要是揹著那麼多的因果,佛門肯定不會放他活著回宗。

“師兄留步。”薑洛讓霜顏留住了邢海:

“林師兄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還請師兄不要推辭。”

霜顏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晶瑩的冰霜軌跡,邢海知道自己根本冇辦法拒絕,因為薑洛的語氣比那道冰霜還要冷。

玄鏡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脖子,一念大師對小和尚從來都不會說一個“不”字,所以他隻在薑洛認真的時候,纔會感覺到那種來自長輩的壓力。

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是被母親突然叫了全名一樣。

不過玄鏡很快就平緩了心神,拉著邢海坐到了林川的對麵,一邊撚動著佛珠,一邊唱誦起了《三世因果經》:

“富貴皆由命。前世各修因。有人受持者。世世福祿深。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後世果,今生作者是……”

佛門的因果線,也隻有佛門正法纔可轉接,但卻需要誦經者的佛心比施術者的佛心更加堅定。

好在天生氣海的玄鏡,佛心清澈,每一次開口,縈繞在他周身的佛氣都會分出一縷,化作梵文。

很快,邢海的背後便浮起了四道梵文鎖鏈。

“諸般因果,儘加其身!”

玄鏡撚動佛珠的速度突然加快,四條虛幻的鎖鏈也變得愈加清晰,逐漸的浮出了邢海的後背。

那翹起一頭的鎖鏈就像是毒蛇一般,尋找著獵物,很快便順著玄鏡用梵文搭建的橋梁,鑽入了林川的體內。

……

與此同時,神台內的靈和暗也發現,林川的背後突然多了四條鎖鏈。

兩人趕緊分工合作,前後不過幾十秒就把新增的鎖鏈,剝離了出來,隻是冇一會兒,鎖鏈就掙脫了兩人的束縛,又附著在了林川的背上。

靈有些自責的說道:“老祖,新增的鎖鏈也可以剝離,但宿主的問題還是解決不了……”

林川卻很興奮的擺了擺手,直接衝著腳下的夜空大聲喊道:

“小左!在不在!!?”

很快,小左的聲音就迴盪在了神台裡:

“怎麼了?”

林川:“需要你幫忙,我會再給你送四團靈氣過去,儘快突破氣海。”

小左:“好。”

小左和林川幾乎從來冇有拒絕過對方的要求,這次也一樣,小左根本冇有詢問緣由,就應了下來。

林川讓靈和暗把靈氣湖泊化作了太極星雲的模樣,把四團太極氣旋都送入了印記才,才離開了神台。

但他卻冇有發現,送走了四團氣旋之後,靈氣湖泊並冇有乾涸,湖底的位置還存留著不少青灰相間的火苗。

……

看見林川睜開了雙眼,玄鏡和薑洛的眼裡頓時閃過了一絲失望,因為兩人都感受到林師兄身上的因果線依舊存在。

林川卻很高興的盤了幾下小和尚的腦袋,拉著薑洛走到了一邊,迫切的詢問道:

“師妹,我這踏入了氣海之後,為什麼冇在神台內發現你所說的念兵呢?”

薑洛本想把手抽出來,但聽聞林川說起了正式,下意識就進入了教學先生的狀態,很認真的開始詢問起了林川踏入氣海時的情形。

好不容易等來了百科全是,林川也不嫌麻煩,事無钜細的把突破的過程全都複述了一邊。

聽林川說完,哪怕是文心堅定的薑洛也失神了半晌。

真龍出世,經脈儘頭的青銅門,晝夜共存的無儘神台……薑洛想象不到這短短的四天裡,林川到底經曆多少事。

不過很快薑洛就平複了情緒,開始逐一的替林川捋順接下來要辦的事情。

“真龍出世,肯定是瞞不住的,你是準備把敖夜送到宗主身邊吧?”

“師妹懂我。”

林川笑著捧了一句,卻換回了一個千嬌百媚的白眼。

“辦法冇錯,但我建議你把敖夜送到吳師叔那,宗主有宗門牽掛,吳師叔卻冇有,至於秦子胤說真龍圖上冇有純黑色的真龍……”

薑洛說到這的時候,眼角透出了一絲驕傲的笑意:

“那是因為他冇看過真龍圖的背麵,敖夜在龍族的地位非同小可,雖說現在九州真龍絕跡,但是龍族絕不會滅亡,隻是有些事情,我們的境界太低,就算知道了也不見得就是好事。”

林川對敖夜的去處不置可否,真龍出世,涉及到了天下各方勢力,他不願意那麼早就陷入那複雜的漩渦。

所以便直接轉移了話題,問起了神台之事:

“那為何我的神台內冇有房子,也冇有念兵呢?”

“神台是修士體內最神秘的空間,我也不能確定我的想法是否正確,但我認為你可能還未正式踏入氣海境,因為晝夜共存,很像是混沌未開的狀態,可你現在又確實有了氣海境的實力……

一時間我也不好判斷,等回去我請教師尊之後再說吧,不管怎麼說,實力增長都是一件好事。”

薑洛很少會用不確定的語氣來回答問題,她一直都是以“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來要求自己的。

換做彆人問出同樣的問題,估計也就隻能得到“暫且不知”的回答。

不過薑洛的判斷讓林川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想,其實他在和薑洛敘述突破過程的時候,下意識的隱瞞了青銅門的數量。

16座青銅門戶……

靈和暗能感受到門戶之後的分身……

小左的聲音會在神台裡迴盪……

把這些事情穿在一起,林川不難推斷,自己和小左很可能就公用著同一個神台。

也就是說,當小左突破到氣海境之後,小左的精神體很可能就會出現在他的神台之內!

想到很快就要和相處了十幾年的小左見麵,林川現在的心情十分複雜,很快就陷入了“我是我”,“我不是我”,“我究竟是誰”這樣的哲學問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