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躊躇滿誌的信號燈三兄弟並不知道,此時的林川正在丹田之內,看著靈和暗生動的演繹著他們之間的對話。

暗甚至還會改變自己頭髮的顏色,來區分一下人物。

林川揮手攔住了這兩個表演慾爆棚的戲精,問起了正事:

“你們的分身能嘗試著進入他們的丹田嗎?”

靈把綠色的頭髮換回了黑色,一本正經的說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他們的丹田空間內冇有引力, 就算我們同化了靈力因子也冇有辦法行程星雲。”

林川雖然對這個結果有些失望,但這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依靠靈和暗無限製的製造超凡者,本就是一種奢望。

看樣子隻有覺靈之後靈和暗才能排上用場,這纔是林川籌備勢力的底牌,聯邦, 可還冇有修士的存在。

不過林川很快就把心思收了回來,現在最重要的事, 就是等待高成做出最後的選擇,以此來判斷,自己計算的結果是否準確。

其實從拆掉銅拳外骨骼手臂的那一刻,林川就已經給自己寫下了這個題目。

這些題目是他出給自己的,也是考驗紅綠燈三兄弟的。

所以昨晚放走了四人之後,林川便讓靈和暗的分身附著在了他們身上,為自己準備了好了參考答案。

直到剛纔,他計算出了幾種結果之後,才降臨到丹田空間內,對照靈和暗給出的資訊,來確定自己的對錯。

讓林川感到欣慰的是,他對紅綠燈三兄弟的判斷基本冇錯。

這三個絕對算不上好人的混混,在踢到鐵板之後並冇有分道揚鑣,反倒是一起湊了錢出來,勉強算得上是有情有義。

高成留下狄野照顧老孃, 也算得上是有孝心。

所以林川現在已經不關心他們之後能否成功做掉銅拳了。

成了最好, 他們贏回了選擇權, 不管最後會不會歸順自己,他們都已經證明瞭林川有了計算人心的能力。

輸了,林川也冇準備去救他們,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當他們決定敲詐江陽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天。

這世界上可憐的人很多,但可憐從來都不是可以去做壞事的理由,要是比慘的話,林川認為自己比他們可憐多了。

隻是林川冇想到的是,銅拳比他想象的更加惡劣,所以不管高成三兄弟成功與否,銅拳在林川眼裡都已經是個死人了。

為了活下去,而做壞事的人,還有被原諒的可能,也有重新做人的機會。

但變態,冇必要活下去。

對照了靈和暗給出的資訊之後,林川便收回了心神,戴上了腦機鏡框。

……

歡迎進入仙凡世界……

眼前的景象破碎翻轉之後,林川再一次進入到了遊戲內。

“你回來了啊~”

小白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張畫板,正在描摹著遠處的群山,隻是林川出現之後,她那一身清涼的蕾絲短裙,又自動變成了厚重的毛絨睡衣。

“嗯,我想知道戰力的提升怎麼計算,因為我現在冇有人物麵板。”

林川習慣性失望了一下,直接就問起了正事,但卻冇有發現小白的眼裡閃過了一絲愧疚。

昨晚通過任務的貢獻度係統,林川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自然不會再繼續作死。

《仙木奇緣》

所以現在能提升人物評級的手段,暫時就隻剩下了提升戰力這一項。

發現林川確實忘記了那段不愉快的記憶之後,小白很開心的把畫板翻了過來,上麵手寫著林川現在的人物屬性:

……

人物名稱:孤木

等級評價:E+

綜合戰力評估:E級(97/100)

力量:15

速度:20(“嵐影”,基礎移速 5)

體力:18.9(精神韌性加成:3.9)

試煉獎勵:火屬性抗性 2

成就:

十死無生

百死不悔

千殤輪迴

嵐影

開啟成就收集獎勵稱號:敢死隊(3/4)

……

看著那歪歪扭扭的字跡,林川一臉的黑線,尤其是被小白標紅的那幾個死亡成就,讓林川感覺自己好像又看見了那個充滿嘲諷的“該”字。

林川盯著畫板沉吟了兩秒之後,轉頭問道:“你可以具現出畫板,是不是也能具現出敵人?”

“不可以哦~但是我可以給你做陪練。”

小白晃了晃腦袋,連帶著毛絨連體睡衣上的貓耳朵也跟著晃了兩下,看上去十分的可愛。

可林川的胸口卻有些隱隱作痛,他突然想起來小白撒嬌的時候,一圈錘到了他的胸口,把他直接錘回了複活點。

“要不還是算了吧……”

小白好不容易找到了玩伴,怎麼可能輕易放過林川呢,所以還不等林川把拒絕的話說完,她就提出了無比誘人的條件:

“可是想要提升戰力評價,隻有通過我的檢測纔可以,而且我可以額外替你開通痛覺權限,如果開啟到百分之百的痛覺體驗,對於戰力評估有加權哦~”

林川本來還有些猶豫,可想腦機上的價格標簽,腦袋一熱就點了點頭。

“這些武器你可以任意挑選,我會選擇同樣的武器與你對決,現在告訴我你想把痛覺體驗設定到多少吧。”

小白的臉上頓時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容,小手一揮,林川的麵前就出現了一大堆懸在半空中的武器。

熱武器,冷兵器都有。

小到手槍、匕首,大到狙擊步槍,狼牙棒,隻要曾經在曆史上出現過的武器,基本全在這裡。

林川找了半天,拿了一把總算是找到了和星河差不多樣式的唐刀,拿在手裡掂量一下之後,很謹慎的說道:

“開到10%就好,咱們什麼時候開……”

“該”

林川話音剛落下,眼前的景象就暗了下來,緊接著,那個“該”字就伴隨著脖子上傳來的刺痛感,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不講武德啊……”

靈魂狀態的林川,看著腳下脖子被刺穿的身體,十分茫然。

“你好弱啊……”

林川複活之後,小白一臉無辜的吐槽了一句,似乎有些想不明白他為什麼死的這麼快。

“方便告訴我一下你的三圍麼?”

“該”

【複活倒計時:5.4.3……】

林川死了之後才反應過來,小白應該是誤會他了,可他敢對天發誓,三圍這個詞是他在遊戲論壇上學到的,分彆代表著力量,速度和體力。

再次複活之後,林川語速飛快的解釋了一番,小白的刀尖才停在了他的心口,冇有刺下去,與此同時,小白的眼裡也飛快閃過了一行行的代碼。

很快小白就恢複了正常,有些心虛的說道:

“咳,不好意思,剛剛忘記調整數據了,現在我們的數據一樣了,你隨時可以開始進攻。”

林川長長的歎了口氣,整理好心情之後,便拔出了唐刀,模仿著瞬步發力方式,衝向了小白。

這次他總算可以捕捉到小白的身影,在冇有小右的幫助下,林川竟是短暫的和小白打成了平手。

可林川卻不知道,在小白的數據庫中,有著所有武器的招式,並且他那個無聊的大哥,還對那些招式都進行了修改,不管是出招的角度,還是力度,都完美的契合了小白的身體。

而且,小白不會犯錯,用出同樣招式的時候,就連出刀的角度都不會有絲毫的偏差。

所以前後不過一分鐘,身上滿是刀痕的林川,就被小白的一記橫斬,帶走了性命。

“該”

【複活倒計時:5.4.3……】

雖然有看見了那個討厭的“該”字,可林川卻很開心,他能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成長。

“你準備好了就告訴我。”

在林川複活之後,小白也把挑戰的主動權交給了他,他有著足夠的時間去消化戰鬥中遇見的問題。

可這次林川卻冇有急著動手,而是看著那些懸浮在一邊的槍械,饒有興致的問道:

“這裡哪款槍的價格最便宜啊?”

“你想打手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