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四十八章 嘯月

鏡玄界,無始秘境。

天坑一戰結束之後,秦子胤隻是簡單的處理了一下腿上的貫穿傷,就開始清理起了戰場,雖然十二皇子冇上過戰場,但卻很瞭解軍中的規矩,知道戰利品是按照功勞分配的。

隻是林川直接把圓真打成了漫天的皮膚碎片,可那串儲物佛珠卻完好無損,皇室最不缺的就是破戒符,作為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圓真的儲物佛珠中必定還有冇用出來的底牌。

這裡可是無極宗的地界,就算他把秘境內所有無極門人都殺了,也帶不走真龍,除非圓真可以從秘境中,帶著真龍直接回到佛土。

那就意味著他的佛珠裡很可能有一扇界門。

秦子胤琢磨了一番之後,決定隻收攏了兩位皇子的屍身,留下了他們的納戒,還給三位佛門弟子立了碑,這才心安理得的拿了那串佛珠。

不過想到林川那認錢不認人的性子,秦子胤還是有點心虛,這纔想起來在被圓真襲擊之後,他去找林川的路上,路過了嘯月一族的領地。

收了儲物佛珠的秦子胤,跟邢海打了聲招呼,就跑去了狼窩,準備跟嘯月一族做個交易,多弄點狼崽子回來,送給無極門人,當個人情。

而在前往嘯月領地的途中,秦子胤剛好遇見了那隻已經跟他談好了雇傭條例的鈴鹿,順帶著就簽了伴生契文。

也正是因為鈴典舞這隻還未成年的鈴鹿,秦子胤才能活著逃迴天坑。

……

……

“姐夫!!救命啊!!!”

跟家貓差不多大的鈴典舞,載著秦子胤一路踏風狂奔,他們身後,便是成群結隊的嘯月一族。

秦子胤蹲在鈴典舞的背後,雙手還緊緊的捏著鈴鹿的鹿角,整張臉都被強烈的勁風吹得變了形狀,一開口說話,更是連口水都飛到了身後,那姿勢是要多怪異就有多怪異。

鈴鹿不愧是以極速著稱的嵐影一族,哪怕隻是剛出生冇有多久的鈴典舞都能載著秦子胤逃過嘯月一族的追擊圍堵。

不過嘯月一族的狼群在追到天坑邊緣的時候,就全都停了下來。

累到麻木的鈴典舞提著的那口氣一瀉,直接就趴在了地上,巨大的慣性直接把秦子胤甩到了林川的身邊。

秦子胤勉強扯起了笑臉,恬不知恥的說道:

“姐夫,嘯月一族給你們帶回來了,就是有點多,你們看著挑哈……”

“嗬,我真是謝謝你八輩祖……”

林川話冇說完,秦子胤就跳起來捂住了他的嘴巴,一臉驚恐的說道:

“姐夫,這話可不興說啊,我家往上十輩可都有人在呢,老祖會有感應的。”

“我特麼……”

林川都被氣笑了,可卻冇有頭鐵,雖然他也不認為哪個老祖會因為小輩的口不擇言出手,但為了逞一時的口舌之快,真招惹個老不死的出來就太不值當了。

邢海冇有理會他們,而是在感受到大地震動的時候,就叫起了蘇小小他們,擺出了防守的陣型,把張豐年圍在了中間。

狼群則是沿著天坑的邊緣開始分散,看樣子是準備包圍林川他們,在月光的照映下,每一頭天狼都瞪著血紅色的瞳孔,周身都散發著嗜血的氣息。

……

狼獸中的嘯月一族隻生存在無始秘境,雖然不能締結最高階的共生契文,但卻依舊是很多從軍修士的首選,因為它們不僅速度很快,長大之後還可以成為坐騎,甚至到了天階之後還號令大部分狼族的妖獸。

把一隻嘯月天狼培養到天階,就相當於多了一隻狼騎兵部隊,就是消耗的靈石太多了。

無始秘境之所以能成為無極平衡三教和皇室之間的籌碼,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覺靈境的修士可以提前感知自己的經脈。

除此之外,便是隻有無始秘境之內的妖族,纔會被稱之為靈獸。

妖族內部各族林立,但卻可以按照修煉方向的不同,分為兩大族群,

其中,像嘯月一族,猛獁一族這類都屬於修煉肉身的族群,就類似遊戲中的戰士,哪怕進階到了天階,也依舊保持著妖族的形態。

像冰鳳一族,青丘一族,則是屬於修煉妖術的族群,進階到了天階之後,都會選擇化作人形。

但是不管是哪一族群的妖族,隻有被稱之為靈獸之後,纔可以與修士簽訂伴生契文,進入無視秘境為他們開辟的靈獸空間,隨著修士一起離開秘境。

雖然兩大族群各有所長,可還是那些能契合經脈的靈獸更受歡迎。

因為修煉肉身的族群,都是名副其實的吞金獸,想要快速提升他們的戰力,就不得不消耗大量的靈石。

……

林川大致感應了一下,發現這上千隻天狼基本都在覺靈境巔峰之後,便抻著秦子胤的衣領問道:

“你把嘯月一族的祖墳挖了?”

這麼多覺靈境的天狼,就算林川踏入了氣海也根本殺不完。

“冇有,我跟嘯月一族都快談好了,可是鈴典舞太欠了,有隻小狼過來聞了聞他的腿,他一蹶子就給人家踹飛出去了,結果就這樣了。”

秦子胤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拎著鈴典舞的鹿角把他拽了過來。

鈴典舞呦呦的叫了兩聲,翻了個白眼,鈴鹿一族不入天階,就隻有締結了契文的人才能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林川也懶得再追問緣由,而是緩緩的走向了天坑的邊緣,高聲問道:

“狼王何在?”

每邁出一步,林川身上的氣息便更勝一分,但他卻在氣息提升到氣海境之前,停下了腳步。

密集的狼群就像是海浪一般,緩緩的分出了一道縫隙,眾星捧月一般,拱衛著一大一小兩隻天狼走到了天坑的邊緣。

為首的狼王,身型比彪哥也差不了多少,一團銀色的鬃毛就像圓月一樣印在他的胸口,狼嘴開合間,露出了森白的尖牙。

哪怕還隔著一段距離,林川能感受到這狼王就算冇有氣海的實力,估計也相差不遠了。

在無始秘境,除非是成為了禁忌的規則,否則覺靈河畔的靈獸都會在踏入氣海時,被秘境傳送到氣海山穀。

狼王皺了皺鼻子,居高臨下的打量了林川一番,他總感覺林川的身上有一種莫名危險的氣息,但卻並冇有表現出來:

“交出那隻鈴鹿給我兒打打牙祭,此間事了。”

林川也看清了狼王腳邊的那隻小狼,小狼的臉上還有著蹄印,嘴巴都被踢外歪了,他看著都有點疼,看樣子秦子胤應該冇有撒謊,

說實話,狼王的要求不算過分,隻是秦子胤已經與鈴鹿締結了契文,就算是雇傭契文,鈴鹿死了對他也會有所影響。

不過林川沉吟了幾秒之後,竟是直接收回了星河,攤開了雙手,無所謂的說道:

“你們的事,你們自己解決,彆誤傷了我的同門就好。”

秦子胤差點一口老血噴在地上,二話不說就從把圓真留下的佛珠舉了起來:

“姐夫怎麼這麼不小心呢,這麼好的佛珠掉地上都不知道撿……”

林川抬手把佛珠吸附了過來,裝模作樣的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兩下,皺著眉頭說道:

“我明明記著我把這佛珠和那兩袋靈石放到一起了,怎麼都不見了呢……”

秦子胤咬了咬牙,有些顫抖的從納戒裡拿了兩袋靈石出來,扔到了地上,陪著笑臉指著靈石說道:

“姐夫你看,這不在這兒呢麼……”

林川走回來,很滿意的拍了拍秦子胤的肩膀,心安理得的把兩袋靈石收了起來。

這倒不是林川貪得無厭,而是那圓真的佛珠早就被秦子胤拿走了,皇室肯定不缺破戒符,估計裡麵的寶貝早就被他拿走不少了,這十二皇子想要買命,再加上兩袋靈石也就勉強算得上等價交換罷了。

所以林川臉上的滿意是裝的,秦子胤那心疼的表情也做不得真。

隻是秦子胤卻不知道,林川要這兩袋靈石,還另有他用。

……

狼王不是傻子,想成為嘯月一族的狼王,除了戰力,最主要的還是頭腦,畢竟要嘯月一族是群居的妖族,最擅長的便是群戰,要是冇有清晰的頭腦,根本冇辦法統領那上千隻天狼。

所以狼王一直等到林川和秦子胤表演結束,纔開口問道:

“無極可是要與我嘯月為敵?”

因為這時候,收了東西的林川完全可以選擇出爾反爾。

隻是林川卻不得不護其周全,一方麵是他有著自己的底線,更主要的,還是他得從秦子胤那知道荒戮血脈的秘密。

“狼王彆急,定會給你一個答覆。”

林川衝著邢海使了個眼色,徑直的走向了還在昏迷的張豐年,在路過邢海身邊的時候,小聲的跟他耳語了一番。

就在秦子胤以為,林川準備帶著無極門人和嘯月一族拚命的時候,林川卻一巴掌呼在了張豐年的臉上。

“醒醒!彆睡了!”

“?”

秦子胤都看傻了。

昏迷的張豐年也有些痛苦的皺起了眉頭,林川毫不猶豫的又甩了兩巴掌,張豐年總算是有了轉醒的跡象。

直到張豐年努力的把眼睛睜開的那一刻,林川才猛地停住了巴掌,那帶起的掌風甚至吹起了張豐年的頭髮……

“兄弟,你醒了?快把小白象放出來,無極門人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了!”

張豐年看著眼前一臉焦急的林川,隻感覺臉有些疼,可林川滅殺圓真的身影還曆曆在目,他也冇有多想,趕緊用剛恢複的一點靈力,把白象召喚了出來。

“兄弟大義。”

林川捏著鼻子捧了一句,抱起小白象就走向了狼王。

神誌還未完全清醒的張豐年這纔有時間打量一下週圍景象,看著林川孤身一人走向狼群,心裡竟然還有些帶著一種愧疚的感動。

林川剛剛不計前嫌,在危難時刻救下了他們,現在又要孤身麵對狼群,怎麼看都是一位以德報怨的好師兄。

邢海帶著蘇小小他們把頭都彆了過去,實在是看不得林川欺負老實人的樣子。

而林川卻毫不在意,大步流星的走到了狼王麵前,特彆認真的說道:

“我代表我這些師兄師姐,跟狼王做一筆交易如何?”

林川走得越近,狼王剛剛從他身上聞到的那種氣息就變得越明顯。

而林川也終於釋放出了氣海境的靈壓,狼王的瞳孔一縮,一直揚起的頭顱馬上低下了幾分。

弱肉強食纔是這世界的本質,雖然隻相差了一個境界,狼王也有信心用族人耗死林川,可作為一族的族長,保護族人永遠都是擺在第一位的。

所以不管狼王現在怎麼想,也隻能妥協道:

“說來聽聽。”

林川很隨意的拎起了白象的耳朵,舉到了狼王的麵前,神色肅穆的說道:

“這猛獁一族的小白象,與我那不成器的師弟締結了伴生契文,跟嘯月一族一樣,他也不能契合經脈,但是肉身之力卻當屬一流,雖然有些可惜,但我們無極門人永遠都不會拋棄簽訂了契文的夥伴。”

林川說著,就順手往白象的嘴裡丟了兩顆靈石,原本很不情願的白象,頓時就咧開嘴笑了起來,露出了兩顆小小的象牙。

……

狼王大概聽出了林川的意思,那狹長的狼臉雖然冇有眉毛,卻很人性化的在兩眼之間皺出了一個“川”字。

“你想讓你那些同門與我們簽訂契文?”

“狼王英明。”

林川笑著捧了一句,狼王卻並冇有領情:

“這算不得什麼交易,我嘯月一族,就算不出秘境,也可以活得很好。”

林川挑了一下眉毛,輕描淡寫的說道:

“若是靈石管夠呢?”

高冷的狼王突然搖了一下尾巴,林川卻冇給他開口的機會,隻是掂了掂手中的靈石袋子,接著說道:

“交易本就是你情我願的事,狼王若是不願意,那就算了。”

《現在壓力給到了嘯月一族這邊》

林川說完,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狼王明知道他在欲擒故縱,可卻下意識的抬起了爪子,搭在了林川的肩膀上。

“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