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林川回憶童年的時候,在君度塔的最底層,三個混混正聚在一起抽著煙。

其中,一個頂著綠色莫西乾髮型的混混蹲在地上,捏著已經快要熄滅了的菸屁股,狠狠的吸了一口,看著手機上的餘額資訊,眯著眼睛和同伴說道:

“你說那薑景林到底是什麼來頭啊,隻是報了個地址就能拿到回來5000塊,以中介那幫吸血鬼的風格,找他那人最少也得出了五位數的找人費用。”

“人家叫江陽,大哥你也是好命,跟他一起挖過礦,白撿了這麼多錢就知足吧,萬一真是什麼大人物,咱們吃不了就得兜著走。”

旁邊帶著環形夜光眼鏡的混混頂著一頭深紅色的臟辮,麵色不安的從他手上拿過了菸頭,對著點燃了一直叼在嘴上的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吐了個菸圈出來。

綠頭髮大哥滿不在乎的說道:

“老二你太多心了,有銅拳在呢,咱們也不是要搶他們,就是借點錢花花,老三,你確定他們去的就是樓上的旅館?”

“嗯,我親眼看他們進去的,就在16層,可是……大哥,他們都住這地方了,還能有錢麼?”

靠在牆邊的老三還穿著一身校服,隻不過那將近兩米的身高,再加上那亮黃色的寸頭,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學生。

綠頭髮的大哥走過去,想拍老三的後腦勺,卻苦於身高問題,隻拍到了老三的肩膀上:

“你懂啥,真要是住到99層以上,那還有我們的事了麼,一會能不動手就彆動手,嚇唬嚇唬他們,借點錢就走,都是外地過來的,他們肯定不敢惹事。”

說話間,三個混混都聽見了巷子口傳來的腳步聲,戴眼鏡的老二趕緊丟了手裡才抽到一半的香菸,老老實實的站了起來。

很快,穿著黑色風衣的銅拳就走到了三人的身前,有些嫌棄的問道:

“能確定是肥羊?”

說話間,銅拳露出的古銅色手臂,讓三人都感受到了一陣莫名的壓力。

在第八區的地下黑拳場上,銅拳曾經有著七連勝的不敗戰績,隻可惜行事太過高調,走夜路的時候被人暗算,卸掉了右手的機械手臂。

之後銅拳就告彆了賽場,一蹶不振,每天都混在風情街縱情享樂。

不過就算是這樣,在這些最底層的混混中,銅拳也是誰都惹不起的存在,偶爾替出來替混混們,站站場子,“借”點錢,生活也還算是安逸。

綠頭髮的大哥很恭敬的說道:

“肯定能給您弄點零花錢出來……”

“走吧走吧,小桃紅還在等我呢。”

銅拳不耐煩的應了一聲,帶頭走上了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