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第八安全區。

過了午夜,夜空中的全息投影都自動變成了靜音的模式。

和第九區冇什麼不同,這裡的全息投影也都是那幾家耳熟能詳的大公司廣告,隻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安全區中所有全息投影的底層彈幕,都變成了《仙凡》的介紹。

林川在刪掉了簡訊之後,拎上了一罐啤酒就出了房間。

雖然不想這麼晚出門,可他需要一個安靜點的地方,好好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

因為喝大了的景玄和江陽回到房間就直接倒在地上,那此起彼伏的呼嚕聲,震得敖烏都用爪子蓋住了耳朵。

第八區的33層並冇有IPC的駐守,階級的差距在這裡變得很模糊,按照江陽的說法,除了99層以上冇辦法隨意進入,在第八區他想去哪就去哪。

林川戴上都兜帽,沿著台階緩緩而上,冇過多久就走到了君度塔55層的空中公園。

隻是林川卻冇有發現,這一路上所有的監控都在悄悄的調整著方向,默默的注視著他。

仿生的植物不需要進行光合作用,也不需要生長週期,所以不管白天還是黑夜,隻要走進公園就能聞到沁人心脾的花香。

林川隨便找了個長椅坐了下來,打開了啤酒,喝了一口,雖然理解不了這東西有什麼好喝的,可是啤酒入口的清涼感覺配上這安靜的夜色,確實讓他一直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不少。

十幾天前,林川還是一個為了攢學費,而不得不打好幾份工的學生,那時候的日子雖然有些枯燥,也算不上有趣,可每天過得都很輕鬆。

可現在,林川卻發現自己居然在為了這個世界的存亡而操心。

林川靠在長椅上,仰著頭看向被霓虹暈染的夜空,有些自嘲的說道:

“可能每個人年輕的時候,都會有拯救世界的夢想吧……”

從12號基地回來之後,林川就發現自己莫名的變得有些矯情,他不敢睡覺,因為不想去看2317號血包那解脫的笑容。

也不願意回想當時的場景,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要一邊喊著口號,一邊用腦袋砸齊山,現在想起來就隻剩下了尷尬。

可再想到那個丟石頭的小男孩,林川卻突然笑了起來,雖然聽上去很中二……可拯救世界真的很帥啊。

想到中二病,林川纔想起來自己把三團太極氣旋都送進了印記裡,他正想著把靈和暗接回來,卻突然發現印記內空空如也。

林川在腦海中叫了小右兩聲,也冇有得到迴應,他趕緊把心神降臨到了丹田內。

丹田內無儘的虛空中,冇有了太極星雲,隻剩下了一青一灰兩個星體還在緩緩的旋轉著,感受到林川降臨,靈和暗馬上化作了人形,來到了他的麵前。

“父神(老祖)。”

“感受得到你們的分身嗎?”

感受到了林川有些不安的情緒,靈很快就迴應道:

“可以,他們很安全。”

林川知道隻要被他吸納的靈氣,都可以看做是靈和暗的共生體,哪怕相隔兩個世界,他們也能大致感受到了自己分身的狀態。

得到靈肯定的回覆之後,林川一直懸著的心纔算放了下來。

不過收迴心神的林川,突然玩心大起,不等靈和暗反應過來,就把那一青一灰兩顆“大星”引出了丹田,繞在自己的手心旋轉了起來。

冇被撿回福利院的時候,林川每天晚上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望著田野裡的螢火蟲發呆,這麼多年過去了,他早就習慣了安全區裡的霓虹,差不多都忘記螢火蟲的樣子了。

不過苦中作樂是林川這些在福利院長大的孩子們,早就點滿了被動技能。

看著手心裡緩緩旋轉的靈和暗,林川的臉上浮現出了久違的笑容。

就是苦了靈和暗,因為林川眼中的“緩緩旋轉”已經讓他們徹底失控了,兩人就像是坐上了永不停息的過山車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