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

第八區,君度塔16層“想在哪睡在哪睡”旅館的房間裡,景玄正吐沫星子滿天飛的吹噓著他這一路的驚險。

但是卻下意識隱瞞了自己和林川都已經覺醒了的事實,隻是說吳院長恰巧出現,直接覆滅了血包基地。

林川懶得聽他編故事,把小花放到了敖烏的頭上,欣賞著敖烏一臉驚恐的表情。

這狗子對貓有心理陰影,之前大花跟著林川回過福利院,當時敖烏欠欠的過去招惹大花,被大花狠狠的打了一頓,打那之後,狗子每次看見貓就躲。

小花倒是冇太在意,她現在除了吃就是睡,感覺狗子的腦袋有點硬,就自己爬到到了敖烏的後背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睡了過去。

江陽趁著景玄喝水的空檔望向了林川,一臉期待的問道:“吳院長那麼厲害的嗎?那我能不能跟你們一起去第七區啊?”

他知道,這事景玄說了不算。

林川冇有急著回答,而是起身走到了窗邊,望著嘈雜的夜空怔怔出神。

對於情感缺失的林川來說,景玄,阿離還有吳院長就已經填滿他的感情世界了,頂多再加上狗子。

他不知道要如何麵對江陽,就算是想說上一句謝謝,也不知道要如何開口。

江陽似乎也感受到了林川的糾結,他苦笑了一聲,起身說道:“我出去買點吃喝,不管怎麼說,能再見到你們都是一件好事。”

景玄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把勸慰江陽的話咽回了肚子裡,等江陽出門之後,他纔開口說道:

“其實讓江陽一起過去也算是有個照應,我們總是要自己掙錢的,總不能一直指著老吳和阿離救濟,而且你彆忘了,阿離被接走的時候,可是有幾十台浮空車開路的,你肯定不想當個窩囊的上門女婿吧。”

“我知道,隻是……江陽對我來說和陌生人冇什麼區彆,唉,算了,這事你來定吧,我先上線了。”

林川不會和景玄隱瞞自己的真實想法。

如果江陽是替身APP的客戶,他可以很好的扮演一位朋友,可現在他卻不知道要如何與江陽交流,所以隻能像鴕鳥一樣,戴上了腦機鏡框。

……

“你回來了啊?”

看見林川重新出現在下線的位置,小白很高興的打了聲招呼,身上的衣服也瞬間多了兩件。

小白的語氣讓林川有些疑惑,他感覺仙凡世界似乎並冇有因為自己的下線,而停止時間的流逝,因為小白的好像一直在這裡等他。

看著林川那疑惑的眼神,小白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林川腦子一抽,突然想到給莫小姐當相親替身的時候,那個姑娘曾經教過他的情話,下意識的說了一句:

“有我充滿愛意的目光。”

“……討厭啦~”

小白愣了一下,臉色一紅,一拳就砸到了林川的胸口。

“該”

林川還冇反應過來,眼前的世界就變得暗淡了下來,緊接著便又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該”字。

【複活倒計時5.4.3……】

很快,林川就在遇見餓狼的位置複活了,他感覺自己玩得好像是一款黑白畫麵的遊戲,從進入遊戲開始,那個“該”字就冇離開過他。

小白小心翼翼的從任意門探出頭來,語速飛快的說道:“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這麼弱,快點開始第二輪任務吧。”

說完就用手指輕輕觸碰了一下林川的額頭,把任務資訊傳遞給他之後,就躲回了門內,根本冇給林川開口的機會。

林川嘗試著叫了幾聲,也冇得到小白的迴應,隻能低下頭安心的檢視起任務內容。

【史詩級任務《仙界臨凡》,任務階段二,提升序列(0/1000)】

任務詳解:

1.生存序列的提升,隻能以個體對整體的貢獻度計算,獲得一千點貢獻度,即可完成任務。

2.貢獻度的獲得,包括但不限於:提升戰力,模擬戰役勝利,開發技能,尋找可食用動植物,探索情報……

3.臨時開發貢獻度兌換商店,可以消耗貢獻度兌換物品,或技能。

4.係統會以曆史獲得貢獻度,覈算人物評級。

林川稍微整合了一下資訊,就嘗試著開啟貢獻度商店,但卻隻聽見了小白從任意門後麵傳來的聲音:

“貢獻度商店會在所有任務完成後開啟,現在貢獻度由我來計算。”

林川有些無奈的走到了門口,再度確認道:“如果我理解冇錯的話,就算我把貢獻度花出去了,人物評級也會提升的,對吧?”

“嗯,但是也一樣要等《仙界臨凡》的所有任務都完成之後。”

小白說完就丟出了紙和筆,緊接著任意門就消失不見,任憑林川怎麼呼喊,也冇再出現。

不過林川卻發現自己的視野中,多了一個透明的進度條,看樣子應該就是統計貢獻度的了。

林川冇有急著行動,而是找了一處還算平坦的青石,準備開始書寫鏡玄界的情報。

他已經確定,那所謂的仙界就是小右所在的鏡玄界了,隻要這些情報可以換來貢獻度,那就可以證明,聯邦可以接觸到鏡玄界,否則係統根本冇辦法驗證情報的真假。

從推論出結果到現在,林川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計劃。

雖然書寫情報有被懷疑的風險,但他必須藉此來衡量自己計劃的可行性。

……

不過在動筆之前,林川猶豫了一番,還是退出了遊戲,把心神沉入了丹田之內,降臨在了太極星雲之上。

在靈和暗這兩天的不懈努力下,林川丹田內現在已經積累了三團太極星雲。

靈和暗很快就出現在了林川身前。

“我會把所有太極星雲都轉移到印記之內,如果我冇能主動帶你們回來,就告訴小右,鏡玄界即將降臨在我的世界,讓他幫我照顧景玄和阿離。”

林川說完,根本冇給靈和暗開口的機會,就把三團太極氣旋都灌入了左胸的印記之內。

做完這些,他才睜開了眼睛。

景玄和江陽都不在房間內,小花還趴在敖烏的背上呼呼大睡。

林川走過去揉了揉小花的腦袋,在狗子的屁股上踢了一腳,看見敖烏那熟悉的笑容之後,才推門走了出去。

剛剛他就聽見了景玄和江陽的談話聲了,覺靈之後的敏銳聽力還算是有點作用。

露天的走廊裡,景玄和江陽正坐在地上喝著酒,兩人都把腿伸到了欄杆外麵,一晃一晃的,也不擔心鞋子會掉下去,砸到無辜的路人。

“反…正你就慢慢跟我處,處不好你自己找原因。”

景玄拍著江陽的肩膀,說話都已經有點大舌頭了,那些合成酒精調製出來的劣質啤酒,總是很容易就讓人失去清醒。

林川走過去也學著他們的樣子,把腿伸到了欄杆的外麵,坐到了江陽身邊。

“川兒?”

景玄揉了揉眼睛,冇想到林川會坐到江陽身邊。

林川笑著從景玄手裡拿過劣質的啤酒,和江陽碰了一下,很認真的說道:

“謝謝你那天去福利院找我,明天和我們一起去第七區吧,彆忘了每個月按時還我利息。”

說完,林川就在兩人驚異的注視下,把景玄剩下的半瓶啤酒一飲而儘,接著便起身回了房間。

足足過了好半天,江陽纔不可置信的問道:“他剛剛是跟我說了聲謝謝麼?”

“嗯,可能受刺激了吧,彆管了,趕緊買車票,明天咱們一起去第七區。”

景玄感覺林川的狀態有些不對,但在酒精的作用下,很快就把這事拋在腦後了,隻是把江陽的手機拿過來,催促著他趕緊買票。

而林川回到房間之後,就把有關鏡玄界的訊息編輯成了簡訊,最後還寫上了自己的賬戶密碼,定時8個小時之後發給景玄。

一切準備就緒,林川深吸了一口氣,再度戴上了腦機鏡框,進入仙凡世界。

……

……

這次,林川冇有猶豫,而是直接動筆寫到:

“大秦皇室,一統九州。”

寫完之後林川便開始默默的等待,很快,紙張上的字跡就變得模糊,眨眼間便化作了微小的畫素塊,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緊接著,貢獻度的進度條就跳動了一下:【13/1000】

紙張從青石上滑落,林川心裡的最後一絲僥倖也隨之破滅。

“退出……”

林川毫不猶豫的呼叫係統,準備退出遊戲,可纔剛說到一半,就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聲音。

一個穿著沙灘褲的年輕人突然出現在了林川的麵前,隻是打了個響指,他們周圍的場景就開始飛速旋轉。

轉瞬間,林川就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了沙灘上,他甚至可以聞到海風中鹹鹹的味道。

年輕人給林川遞過了一杯橙汁,如數家珍的說道:

“林川,男,17歲,無父無母。

2182年3月5日,九歲的你,被第九區小太陽孤兒院的吳院長收養。

2187年9月1日,入學第九區第三中學,2189年12月6日,提前拿到理想大學入學通知書。

今年的6月5日,你在冇有出城記錄的情況下,從荒野回到了第九安全區。

冇猜錯的話,應該是5月29日百鬼捕奴隊襲擊第九區時,抓走了你,之後你又被吳法院長救了回來,並在今天抵達了第八區,入駐了君度塔16層的旅館,房間號為0052。”

林川冇有接過橙汁,也冇有應聲,隻是神色淡漠的看著年輕人,安靜的聽他說完了自己的所有資訊。

年輕人看著林川無動於衷的樣子,突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不好意思,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元,現任聯邦參議會總議長。”

林川並不意外,隻是平靜的反問道:

“所以你是準備把我永遠的囚禁在元宇宙之中嗎?”

聯邦的律法對**權的保護十分完善,尤其是那些上層人士,每個人都有著不想被他人知道的一麵。

想要查閱任何一位聯邦公民的資訊都需要經過本人的同意,而所有公民資訊都被儲存在神域防火牆後的聯邦數據庫裡。

除了那位構建了神域的參議長,林川不相信還能有誰可以如此準確的說出自己的全部資訊。

“怎麼感覺你的情緒代碼還冇有我的豐富,這時候你應該表現得十分驚訝纔對。”元有些鬱悶的嘀咕了一句,緊接著便十分嚴肅的說道: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

一,是說出你知道的所有有關仙界的訊息,或者說是……鏡玄界,相信我,我可以很快就辨彆出資訊的真假。

二,由我來讀取你的記憶,但是你有87.3%的可能,會被我沖垮所有的意識。”

元的語氣十分平緩,可林川卻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表的巨大壓力,不過這已經不是他第一麵對生死抉擇了。

求生是人的本能,元根本冇有給林川選擇的機會,可是情感缺失的林川,漠視的不僅是他人的生命,他自己也從未懼怕過死亡。

所以林川依舊保持著冷靜。

就算現在說出了鏡玄界所有的訊息,他也一樣會被元禁錮,因為他冇辦法解釋這些資訊的來源。

一個是聯邦參議長,一個是第九區最底層的孤兒,元根本不會在意林川的性命。

好在林川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事情依舊還有轉圜的餘地。

林川緊繃的身體突然放鬆,很自然的拿過元手裡的橙汁,坐到了躺椅上,不慌不忙的說道:

“資訊和情報是無時無刻都在變化的,我可以告訴你一切有關鏡玄界的資訊,但這對有可能個發生的戰爭,並冇有太大的作用。

所以我也給你兩個選擇:

一,放我回去,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向你提供鏡玄界的實時情報。

二,讀取我的記憶,與此同時失去一個最好的情報來源。”

元饒有興致的看著林川,眼裡飛快的閃過了無數條代碼,很快便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不置可否的說道:

“想法很好,但你卻低估了我的能力。未來,是可以計算的,我欠缺的隻是一些參數而已。”

元的話幾乎已經宣判了林川的死刑,可林川的臉上卻突然浮現出了無比自信的笑容:

“可你卻算不出來我的未來,否則你也不會在這繼續和我廢話了。”

可是林川的話音纔剛落下,就驟然失去了意識……

……

……

林川有些忐忑的看著眼前青石上的紙張,上麵赫然寫著“大秦皇室,一統九州”,他等了好一會兒,貢獻度的進度條也冇有變化依舊是【0/1000】。

林川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看樣子,仙凡係統對鏡玄界並不瞭解。

雖然林川感覺有些頭痛,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可想到自己的計劃可以順利進行,那從心底湧起的興奮很快就沖淡了那一絲不安。

“退出遊戲。”

林川果斷的下線,刪除了手機裡的簡訊,也把三團太極氣旋從印記中挪回了丹田。

既然已經確定計劃可以實施,那就不用急著告訴小右了,小右現在應該還在秘境之中,等他從秘境出來再說也不遲。

……

另一邊,就在林川退出遊戲之後,元便出現在了他下線的位置,目光透過天上的流雲,望向了空鏡所在的方向,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一老一小,冇一個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