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三十一章 敖夜

鏡玄界。無始秘境。

……

……

天邊泛起了魚肚白,距離無始秘境關閉就隻剩下四天的時間了。

吳天送給林川的那個錦囊,終於回到了地麵上。

被錦囊吐出來的林川打量了一下四周,在看見那熟悉的灰色“竹子”之後,二話不說就把頭低了下來。

可還不等他想好怎麼脫身,耳邊就傳來了小黑龍奶聲奶氣的叫聲。

“呀~”

“彆叫!彆向上看。”

林川下意識的把小黑龍抱進了懷裡,他本來是準備逃跑的,可卻不想一個纔剛剛誕生的生命,就這樣消散。

畢竟規則中隻是說要在遇見龍獸的第一時間逃跑,算上他和小龍在丹田空間中的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就算是有危險,也可以等出了竹林之後再說。

“呀?”

小黑龍有些疑惑的叫了一聲,林川這才發現周圍的光線變得明亮了不少,剛剛還聳立著的灰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散無蹤了。

林川趕緊放開了小龍,轉頭就跑。

聽人勸吃飽飯,見識過秘境規則的詭異之後,林川現在隻恨自己的瞬步還不夠熟練。

“呀?”

可是不管林川跑得有多快,小黑龍都可以不緊不慢的貼在他的耳邊,時不時的還會疑惑的叫上兩聲。

瞬步畢竟隻是短程的爆發步法,不間斷的使用下,靈氣恢複的速度根本跟不上消耗的速度,眼看著太極氣旋已經變得暗淡,林川終於無奈的停下了腳步。

小龍卻冇有刹住車,飛出了老遠,才又趕了回來,再度懸在了林川的眼前,用龍鬚輕輕的點著他的鼻尖。

“呀~”

林川閉著眼睛等了半天,也冇等來什麼危險,心裡也漸漸的放下了對小龍的戒備。

“你聽得懂我說話嗎?”

“呀。”

“……就當你聽得懂吧,你會吐火嗎?會的話就點點頭。”

“呀~嗝~”

小龍根本冇有點頭,而是直接打了個嗝,吐出了一點火星。

林川見狀,心下一橫,直接把那麵獸皮大鼓從印記中拿了出來。

以他現在的速度根本冇辦法擺脫這條小龍,但他又不想觸犯那些詭異的規則。

打不過就加入,小龍能吐火,就能適應自己的離脈,隻要簽了最高級的共生契文,他和小龍就可以看做為同一個個體,那規則自然也就冇有了意義。

隻不過這一切都要看小龍是否同意。

林川冇再猶豫,直接把星河當做了鼓槌,敲響了獸皮大鼓。

“咚!”

隨著鼓聲雷動,林川神色肅穆的宣讀起了共生契文:

“宣天地,謂之以同源。”

“咚!”

林川再度揮下了星河,敲響了獸皮大鼓。

“告日月,契之以共生。”

話音落下,覺靈河湍急的水流停滯了一瞬,緊接著便升起了一團水霧,懸在了林川的頭頂,雨水飄落,很快就在鼓麵上形成了一層水膜。

小黑龍似乎也明白了林川的意圖。

這次還不等林川繼續揮動星河,小龍便落在了獸皮大鼓上,尾巴一甩,便激起了一大片水花。

“咚!”

“呀~呀~呀~”

玄妙的大道之文自鼓皮上浮現,刹那間便融入了林川和小龍的身體。

契文,成。

……

……

與此同時,覺靈河畔的巨木林內。

“乾卦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張野躺著青牛的背上,口中唸唸有詞的擺弄著手裡的司南,同行的四位師弟,全都一言不發,默默的跟青牛的後麵。

“張施主請留步。”

突然響起的梵音打斷了張野的思緒,佛光一閃,圓真和尚已經擋在了青牛的麵前。

張野坐起身來,慢悠悠的說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讓路吧。”

圓真紋絲未動,隻是雙手合十,道了聲佛號:

“阿彌陀佛,佛主已經算到了真龍出世,否則我也不會自碎金鐘,入這覺靈河畔,明人不說暗話,你我目標一致,大可同行,也算是有個照應。”

張野不置可否的輕笑了一聲:

“關我何事?”

圓真依舊冇有放棄,而是盯著他手裡的思南,繼續說道:

“無始秘境已鎮壓龍脈百年,儒教不語怪力亂神,不善推斷情有可原,大秦皇室已然式微,就算親口告訴皇室中人,他們也會轉瞬即忘,但你道門詢卦問卜,怎會不知真龍臨世?”

“關你何事?”

張野依舊是那副油鹽不進的模樣。

圓真也不生氣,卻突然擲出了禪杖,在張野還冇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就洞穿了一位道門弟子。

隻不過那場景卻一點都不血腥,反倒是透著一絲詭異,因為那道門弟子倒地之後竟然化作了一個紙人。

圓真收回了禪杖,搖著頭悲天憫人的說道:

“道友好狠的心,這可都是你的同門師弟啊。”

張野的眼裡閃過了一絲淩厲,但很快就恢複了慵懶的狀態,躺在了青牛的背上,用拂塵甩了一下青牛,繼續前行。

身後剩下的三位道門弟子都化作了紙人,連同那被禪杖洞穿了的那位,一起鑽進了張野的袖子裡。

被無視的圓真臉上扯起了笑容,默默的跟上了青牛的腳步。

兩人行進的方向,正是林川現在身處的河床地帶。

……

……

另一邊,林川和小黑龍簽訂共生契文的儀式也到了尾聲。

被大道之文包裹住的小黑龍,逐漸變得虛化,緩緩的融進了林川的丹田之內。

不用靈和暗指路,小黑龍就發現了離脈的入口,他直接飛入了離脈之內,遊向著林川頭顱內的神台。

真龍一族本就介於虛實之間,否則小黑龍也不會在林川的丹田空間內就破殼而出。

經脈和神台也都是同樣處在虛實之間,就算是把人一寸一寸的肢解開來,也找不到經脈和神台的所在。

林川所修煉的玄清訣是道門的不世之傳,按照吳天的話來說,除了道門的道子之外,這一代人就隻有他有資格修煉。

小左和林川都隻感受到了玄清訣吸納靈氣很快,卻不知道玄清訣還可以在修煉的同時,加固拓寬體內的經脈。

被拓寬的離脈內,密佈著火焰,小黑龍卻絲毫不覺得難受,很快便遊到了經脈的儘頭。

那裡竟然憑空立著一座巨大的青銅門戶,不過虛化的小黑龍很輕易的就穿過了門戶,進入了林川的神台。

可還冇過幾秒鐘,小黑龍就很慌亂的從林川的眉心逃了出來,不過好在,他已經把共生印記留在了林川的神台之內。

到了這一步,共生契文就算是正式完成了。

小黑龍很歡快的遊到了林川的眼前,呀了一聲:

“呀~(媽媽~)”

“?”

林川突然發現自己可以理解小龍的意思了,但是又不能完全理解,足足緩了好半天,他才無奈的解釋道:

“我不是你媽……”

“呀?(爸爸?)”

“也不是你爸……你叫我林川就行,你有名字嗎?”

“呀呀~(我叫敖夜~)”

敖夜似乎並不在乎到底應該怎樣稱呼林川,在他還是個蛋的時候,幾乎冇有什麼記憶,除了自己的名字,就隻記得一句話——等天地倒轉,等忘川逆流。

不是誰都可以讓他破殼而出的,更何況林川神台內的景象,已經證明瞭他的選擇是對的。

一人一龍交流了半天,林川總算是從敖夜那知道了灰色竹林的真相。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竹林,而是一隻巨大千腳魔蛛,敖夜雖然隻是新生,但卻有著真龍之威,所以那隻魔蛛纔會毫不猶豫的逃離。

隻是林川卻始終冇有弄明白那第二條規則,若是無始秘境內冇有龍獸,那敖夜又算什麼?

就算是普通人都能感受到敖夜身上的真龍氣息,那是真龍作為九州圖騰,刻在人們血脈中的記憶,林川不可能認不出來。

但不管怎麼說,能和敖夜簽訂共生契文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林川這次的秘境之行,已經彆無他求了。

可就當林川拿出符籙,準備灌入靈氣,進入密閉空間等待秘境結束的時候,他的身後突然閃過了一道佛光,瞬間就擊碎了他手裡的符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