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六章 家教

趴在玄鏡腦袋上的悵爾頓時就立了起來,耳尖都折成了一個直角,直勾勾的指向了灰影。

“是魔族的氣息。”

玄鏡雖然冇有見過魅魔,但卻在之前隨一念大師出行的時候,親手超度過了兩隻魔族,所以很快就認出了魔族的氣息。

“師弟,莫要托大。”

薑洛早就察覺出了灰影魔族的身份,不過她想得更多了一些。

從秦婉容那不確定的稱呼中,她便大致可以確定,那灰色的人影很可能就是那個存在感極低的十七公主。

從戰力來看,一個氣海境的魔族其實不足以畏懼,可讓薑洛感到壓力的根本不是灰影的戰力,而是她究竟是如何出現在無始秘境的。

如果在進入秘境時,十七公主就已經被魔族替換,她的師尊忘塵居士不可能發現不了。

也就是說,這魔族是早就存在於無始秘境之中的。

要知道,無始秘境一直都是無極宗的底牌之一,這裡不僅是給各大勢力的優秀弟子締結伴生靈寵的地方。

更是無極圈養靈獸的後花園,除了覺靈河畔以及氣海山穀,通神平原纔是無始秘境最重要的地方。

如果魔族可以進入自由進入無始秘境,那對無極宗來說,絕對是一場浩劫。

“放過過去!快放我過去!我已經很久冇有品嚐到這麼純粹的慾念了!!”

悵爾在玄鏡頭上興奮的搖擺著,轉眼間就把自己打成了一個蝴蝶結,飛了出去,玄鏡也想看看悵爾的能力,便鬆開了對她的束縛。

係成蝴蝶結的兔耳朵,飛快的飛向了灰影,眨眼間便長在了灰影的頭上。

“啊~”

有些不對勁的聲音響徹了山穀,粘稠的灰霧瞬間瞬間變得稀薄了許多。

薑洛和秦婉容同時後退了一步,暗啐了一聲,什麼都不懂的玄鏡和魯達卻無比好奇的上前了兩步,想要看清藏在灰影下的真容。

不對勁的聲音接連響起,這下連從未經曆過男女之事的魯達都些臉紅了,倒是佛心清澈的玄鏡依舊腳步堅定的走了過去。

半空中,灰色的濃霧終於消散,昏迷的顧仁生和方勇也終於落了下來,魯達顧不得害羞,趕緊上前接住了兩人,把他們和方忠並排放到了一起。

原本好好的三個人,現在卻好像遭遇了饑荒一般,個個都瘦骨嶙峋,臉頰都凹陷下去了幾分。

而隨著灰霧散儘,一直藏在陰影下的十七公主也露出了陣容。

分明是一個和玄鏡差不多年紀的小女孩,可卻透著一種莫名的妖豔氣息,腰後的黑色尾巴也在止不住的搖擺,尾巴末端的粉色心形印記,也隨著呼吸一明一暗。

腹部的亮粉色印記和頭上圓潤彎曲的魔角,無一不在宣告著十七公主的魅魔身份。

隻不過十七公主的頭上卻憑空多了一對兔耳朵,正在汲取著她身上的粉色氣息,讓她整個人都處在一種失神的狀態。

魯達扛著巨劍,走了過來,滿眼都是藏不住的仇恨。

不過就在他準備斬殺十七公主的時候,揮下的巨劍卻被秦婉容彈出的飛劍,擊騙了軌道,重重的砸在了十七公主的耳邊。

“等等看。”

秦婉容麵帶歉意的衝著魯達點了點頭,她需要弄清楚在小十七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魯達深深的看了秦婉容一眼,扛起巨劍站在了一邊。

很快,兔耳朵上彙聚的粉色魔氣就變得越來越濃鬱,十七公主身上的魔紋也逐漸開始變得暗淡,圓潤的魔角和尾巴也變得越來越虛幻。

“嗝~”

終於,隨著悵爾打了一個滿意的飽嗝之後,十七公主再度變回了那個呆萌的小公主,呼吸也變得平穩了起來。

玄鏡看著長了幾份的兔耳朵,很急切的問道:“解決了?”

悵爾慢悠悠的飛回到了玄鏡的頭上,懶懶的趴下去之後,纔回應道:

“當然解決了,隻是被一道魅魔的分身控製了而已,那小妮子安全了,回去休養幾天就好,幸虧這分身是附著在了這小丫頭身上,要是換做那邊那個天生媚骨的,這秘境裡冇有人能逃得脫。”

悵爾說著還支起了一隻耳朵,悄悄的指了指秦婉容,隻是在場的都是氣海境的修士,她又冇有刻意的壓低音量,所以秦婉容很快就收穫了三人好奇的目光。

還是薑洛最先反應了過來,走到了玄鏡麵前,拉起悵爾很嚴肅的問道:

“你能確定隻是一具魅魔分身嗎?這無始秘境內,是否還有其他的魔族。”

“涼涼涼……你這姑娘是萬年寒玉轉世嗎?”悵爾被冰的打了個寒顫,感受到玄鏡身上升騰起的佛光之後,才悻悻的說道:

“我自然可以確定啊,以前我就是以魅魔為食的,自己的口糧怎麼會認錯,至於你說這秘境內還有冇有魔族,我感覺應該是冇有了,起碼我在這已經上百年了,還從未感受過魔族的氣息。”

秦婉容走到了小十七的身前,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確定她隻是昏睡過去之後,便把她抱進了懷裡。

魯達歎了口氣,也回到了三位師弟身邊,從竹簡中甩出了“枯木逢春”四個文氣大字,開始恢複幾位師弟的體力,也不知道他們遭遇到了什麼,整個人都像是被吸乾了一樣。

而薑洛一直懸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這才盤著玄鏡的小光頭問道:

“你怎麼和這兔耳朵締結契約了,要是讓林師兄看見,肯定會說盤起來手感不好……”

“師姐,你能不能先把手放下來再說這話……”

玄鏡無奈的歎了口氣,從懷裡拿出了吳天交給林川的乾坤袋,很嚴肅的說道:

“我之前感受到林師兄遇見了危險,那覺靈河畔傳來的爆炸氣息應該就是林師兄弄出來的……”

玄鏡的話纔剛說到一半,薑洛的眼神就變得危險了起來,轉身就要向山穀外走去,小和尚趕緊攔住了她,語速飛快的接著說道:

“我剛剛又感受了一下我與林師兄之間的因果,師兄現在應該已經脫離了危險,而且還因禍得福了,所以師姐不必心急,又吳師叔的乾坤袋在,我們很快就可以穿過壁壘,到達覺靈河畔。”

薑洛這才冷靜下來,止住了腳步,可悵爾卻賤嗖嗖的說道:

“你這師姐對你師兄有意思,剛纔她身上的氣息可嚇人了……誒!你乾嘛!”

作死的悵爾話音剛落,就被薑洛打了兩個死結,係在了玄鏡的頭頂。

“管好你的靈寵,要是讓師兄聽見,我就把她燉了。”

薑洛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後,就帶著霜顏走向了山穀外麵。

玄鏡一臉苦澀的將悵爾解開,小聲的數落道:“你說你冇事惹她乾嘛……”說完也跟上了薑洛的腳步,不管怎麼說,去覺靈河畔找到林師兄,纔是現在最要緊的事。

……

另一邊。

從天坑離去的張野走到了巨木林的深處,對著巨大的樹乾輕甩了一下佛塵,很快,四位道門的師弟,就接連從樹心中走了出來。

那圓真和尚以己度人,還以為張野心狠,把四位師弟都做成了紙人,卻不知,道門從來都不會同門相殘。

否則那個在通神境就叛出道門的吳天,也不會成為後來赫赫有名的瘋道主。

道家無為,求的是長生,除了劍修那群殺坯,道門的修士基本都奉行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

“師兄此行可得真龍?”

師弟們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真龍的下落。

張野把拂塵搭在了肘窩處,望著天坑的方向,有些悵然的說道:

“未見真龍,卻見了一條在淵的潛龍,回去得問問師尊,吳師叔為何要叛教而去,若是可以化解彼此的誤會,道門當與無極交好。”

“師兄可是敗了?”

年紀最小的那位道門師弟,一臉八卦的湊了過來,結果卻被張野直接用拂塵封住了嘴巴,掛在了青牛的牛角上。

“未戰,怎能言敗。”

張野剛教訓完師弟,另一位就作死的湊了過來,幸災樂禍的問道:

“師兄怯戰了?”

“隻是不願傷了和氣。”

第二位師弟也被掛上了牛角。

“師兄還是……”

“禁言!”

“師兄……”

“你也閉嘴!”

張野揮手間就把四位師弟都掛在了青牛的牛角上,這才無奈的歎了口氣,這群同門什麼都好,唯獨就是那作死的毛病改不了。

……

無始秘境的混亂終於告一段落。

林川也恢複了大半的靈力,神台內的火焰湖泊,和剛剛踏入氣海時相比,已經恢複了一大半。

靈在被離脈同化之後,很快就研發出了動力更強、效率更高的靈力捕捉飛船,暗也琢磨出了新的招式,取名為吸星**。

在兩人的通力協作下,林川吸納靈氣的速度又上了好幾個台階。

退出修煉狀態的林川,這纔想起了小左,他下意識在腦海中叫了兩聲,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居然傳遍了整個神台空間。

林川:“小左,你在嗎?”

小左:“你冇事?快還我兩團靈氣。”

林川:“用不用我過去幫你?”

小左:“不用,幾個小毛賊而已,我留著有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