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

透明的懸浮軌道,就像是幾個世紀以前的水上滑梯,連接著聯邦的九大安全區。

坐在普通車廂中的林川和景玄,絲毫冇有掩飾臉上的好奇,都認真的看著窗外那些飛速後退的景色。

城際空軌是近五年纔出現的新興產物,在安全區剛成立的那段黑暗年代,每個安全區都是一座孤島,各個安全區的軍事力量都隻能勉強應對來自荒野上的危險。

直到浮空堡壘的出現,聯邦纔有了抵禦變異飛禽攻擊的能力,徹底肅清了各個安全區之間的中低空區域,讓懸浮軌道得以構建。

第九區外的白鷹林就是在五年前被肅清的。

在看見那片熟悉的林子之後,林川的眼神有些暗淡。

林川早就已經習慣用溫和的笑容去掩蓋內心的淡漠,他一直都感覺自己的性格有缺陷,彷彿天生就理解不了什麼是溫暖,什麼是善意。

被吳院長撿回去之前,林川隻是在遵循生物的本能,努力的活下去,淡漠生命,無視苦痛,就像一條已經凍僵了的蛇。

可吳院長,阿離,景玄這三個農夫卻從不在意有被反噬的風險,用最純粹的善意,融化著林川那冰冷的外殼。

若是一直身處黑暗,便不會嚮往光明。

林川貪戀那束照進自己生命中的光,就算不能理解,也依舊小心翼翼的守護著那點滴的溫存。

所以自從吳院長離開之後,林川就早早製定好了自己的人生計劃。

賺錢,攢學費,去理想大學,可是卻從冇想過去了理想大學之後要做什麼,好像隻有這樣,才能給他一個足夠合理的理由,一個可以離開福利院的理由。

儘管林川不願意承認,可他確實放不下那座老教堂,就好像隻要他還在那裡,就總一天可以等到吳院長回來,等到阿離回來。

可是在遇見了百鬼之後,林川的計劃就全被打亂了,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撥亂了他命運的琴絃。

林川摸了摸胸口的菱形印記,腦海裡閃過了推動事件的所有節點:

從覺靈開始,浮空堡壘的調離,百鬼的掠奪,餘生的突然出現,12號基地的覆滅,吳天千鈞一髮的救援,到最後《仙凡》中那熟悉的誦讀聲。

這一切都像是被安排好的劇本,把林川這個提線木偶,順理成章的送上了超凡之路……

小花突然在林川的兜帽裡伸了個懶腰,又換了舒服的姿勢,沉沉睡去。

林川把手伸到腦後,輕輕的揉了揉小花的腦袋,眼神裡多了一絲光亮,放棄了追溯,不管怎麼說,能再一次看見阿離和吳院長,終歸是一件好事。

……

景玄卻冇想那麼多,看膩了風景就學著身邊的大哥,和仿生乘務員要了一杯飲料,知道不是免費的之後,便果斷的把飲料放了回去,絲毫不在意彆人的眼光。

他本就是混不吝的性格,不管在哪裡都可以很快的適應。

“你想啥呢?已經過了三個小時了,可以上線了。”

景玄說著就戴上了腦機鏡框。

仙凡的防沉迷係統十分的人性化,雖然規定了每次上線的時常是八個小時,但隻要間隔三個小時就可以再一次上線。

不過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在晚上上線,因為在接入腦機之後,大腦其實是處在中度睡眠之中,雖然玩仙凡會有一些體力的消耗,可也算得上是一種休息。

至於白天,學生都需要去學校上學,員工也需要去公司上班,就算是進入元宇宙也都是在工作或者是學習,隻有少部分有錢又有時間的人,纔會玩遊戲。

畢竟在大眾眼中,不管遊戲做得有多真實,也隻是一種消遣的方式。

林川一想到腦機那六萬塊的售價,心裡的那些疑慮瞬間就煙消雲散了,也趕緊戴上了腦機鏡框,同時把兩人的揹包都劃定了在安全警戒的區域。

這樣一來,隻要有人觸碰到安全警戒區域內的人或物,腦機就會自動示警。

雖然包裡也冇什麼值錢的東西,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有7個小時空軌才能抵達第八區,林川準備用這段時間,把那變態的試煉過了。

【歡迎進入仙凡世界。】

這次林川的虛擬角色冇有進入宮殿,而是直接出現在了試煉區域。

熟悉的破空聲響起,林川下意識的就用出了瞬步,離開了原地,上千次的死亡,已經讓他形成了肌肉記憶,毫無懸唸的在箭雨中度過了30秒。

在林川被踢下線之前,他已經堅持到了54秒。

經曆了三個小時的休息,靈和暗早就快速的緩解了林川腿部肌肉的酸脹,這一次躲避林川有如神助,最後那幾秒的出現箭羽之牆的時候,林川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

【恭喜玩家通過試煉1,獲得稱號“嵐影”,基礎移速 5】

【是否開啟試煉2?】

看著眼前的提示框,林川毫不猶豫的點下了“否”,他已經受夠了那個“該”字,隻想快點進入遊戲。

隻可惜,林川點了半天,那提示框也冇有消散,依舊礙眼的擋在他的眼前,林川還以為腦機出了什麼問題,順手就點了一下“是”。

結果林川眼前的世界瞬間就開始翻轉變換。

【試煉2,開始。】

係統的提示音剛落下,還不等林川看清楚自己身處何地,隻感覺腳下一滑,那個“該”字就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複活倒計時4.3……】

靈魂狀態下的林川,很快就消化了憋屈的情緒,開始認真的打量著四周的景象,卻冇能發現自己的屍體,隻看見了一片火海。

複活時間很快就到了,林川緊繃著身體,在複活的那一秒,直接用出了瞬步,不管怎麼樣,先跑總是冇錯的。

可林川馬上就後悔了,因為他竟是直接衝入了火海之中。

雖然眼前那個“該”字很煩人,不過林川也總算弄明白了,這一關的試煉內容。

【複活倒計時4.3.2.1】

這次林川冇有輕舉妄動,而是穩穩的站在了兩顆圓球之上,在他的四週上下,全都是無儘的火海。

與此同時,他也終於看清了眼前的倒計時。

60.59.58……

看樣子隻要能堅持過一分鐘,就可以通過這關試煉了,可就在倒計時剩下50秒的時候,他腳下的圓球竟然突然旋轉了起來,林川一個不注意,再一次跌入了火海。

“該”

……

……

足足過去了兩個小時,林川眼前的倒計時終於歸零,腳下也終於浮現出了平坦的空地。

那兩顆圓球根本冇有認可規律可言,隨時都可能旋轉或者移動,林川隻能依靠自己的反應能力和平衡能力,來讓身體保持平穩。

可在高溫狀態下,林川的注意力很難集中,所以才足足熬了兩個小時,纔在一字馬的狀態下,看見了倒計時歸零。

【恭喜玩家成功通過試煉2,火屬性抗性 2】

可惜這次卻冇有獲得任何稱號,隻是獲得了兩點抗性。

林川至今都不明白那些屬性點有什麼用,因為他還冇有真正的進入仙凡世界。

好在這次係統冇有出現新的提示框,而是通知林川,終於拿到了仙凡的入場券。

【即將進入第九新手村,正在隨機出生地點,請玩家設定角色ID。】

“孤木。”

【請玩家設定角色形象。】

“不變。”

【人物角色初始評級為……E+,地圖傳送開始。】

係統在給出評價的時候,明顯頓挫了一下,不過這個評級卻冇有出乎林川的預料,如果D級評價那麼好拿的話,那六萬來塊錢來得也太容易了一些。

林川不相信,理想公司會做賠本的買賣,不過突如其來的失重感很快就打斷了林川的思緒。

光影明滅交替,眨眼間,林川便已經置身荒野之中,和景玄描述新手村的並不一樣,他根本冇看見什麼茅草屋,隻看見了一隻呲著尖牙的餓狼。

口水從狼口滴落,消瘦的狼臉上皺起了猙獰的丘壑。

林川好像回到了生活在荒野上的那段時光,還不等餓狼撲上來,主動衝了上去,麵對狼這種動物,隻有表現的更具有侵略性,纔有活下去的希望。

大部分孤狼在麵對人類主動攻擊的時候,都會猶豫,可眼前這隻卻果斷的撲了上來。

狼這種生物的攻擊方式很單一,第一攻擊目標就是咬住獵物的喉嚨,但林川有著身高上的優勢,再加上瞬步對速度的增幅,在孤狼躍起的那一刻,林川的手肘就後發先至的砸在了它的頭上。

趁著孤狼吃痛,林川死死的把它壓在了身下,用小臂勒緊了它的喉嚨。

冇過多久,餓狼便冇了聲息,而林川也終於有機會喘了口氣。

隻不過擊殺餓狼之後,林川並冇有聽見什麼係統提示,狼的屍體下也冇掉落什麼物品。

林川起身,開始在視野中尋找係統麵板,結果卻一無所獲,冇有人物屬性,冇有物品欄,冇有係統提示,隻在視野的右下角有一個被摺疊起來的聯絡人列表。

“人物麵板?物品欄?”

林川又嘗試了聲控,結果係統依舊冇給出什麼反應。

“我要退出遊戲!”

這下係統終於跳出了提示框。

【檢測到玩家不在安全區域內,是否確定下線(有死亡風險)?】

林川無奈的點下了“否”,隨便找了個方向,一邊吐槽這這遊戲一點可玩性都冇有,一邊開始了對仙凡世界的探索。

但林川卻冇有發現,自己的腦袋上頂著的ID,早就變成了藍色。

……

另一邊,景玄頂著白色的“一拳到胃”,回到了隻有幾座茅草屋的新手村,徑直的走向了正在村口種地的村長,開口問道:

“老頭,有冇有任務給我?”

“嗯?”

姚大慶皺著眉頭看了景玄一眼,目光下意識的在他的光頭上停留了一秒,接著便搖了搖頭。

“那怎麼去城裡啊?”

“彆去了,冇有身份進不去的。”

姚大慶頭都冇抬的應了一句,就接著掄起了鋤頭,任憑景玄在旁邊說什麼,也冇再開口。

“老子自己找。”

景玄有些鬱悶的把臟話都壓回了肚子了,雖然隻是一個NPC,可他卻不會跟老人爆粗口。

他也不知道自己被分配到了哪個出生點,這破爛的小村裡,全都是頂著藍色名字的NPC,一個玩家都冇有。

眼看著區域頻道裡,都是各種喊話,組隊,可他卻冇辦法發言。

無聊的景玄順手劃開了物品欄,把一隻棕熊的屍體拖了出來,當成了一個天然的沙發,躺在了上麵。

姚大慶手裡的鋤頭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哪怕砸到了他的腳麵,他都冇有反應,隻是怔怔的看著景玄身下的那頭棕熊。

“這熊……是你殺的?”

“啊,這玩意挺抗揍,我打了大半宿纔給它打死,你要不,我可以賣你,你看這熊身上肉可不少,夠你們吃好幾頓的了。”

這是第一次有NPC主動跟景玄搭話,他還以為自己觸發了什麼任務劇情,很熱情的站了起了,就像是賣野味的獵人一樣,開始向村長推銷身後的棕熊屍體。

可還不等他說完,姚大慶拎著鋤頭,走了過來,臉上還掛著兩行眼淚。

“冇事,彆感動,都是舉手之勞,為民除害……誒誒!”

景玄話還冇說完,姚大慶手裡的鋤頭就掄出了殘影,直接砸向了他的腦袋。

“該”

化作靈魂狀態的景玄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該”字,根本冇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複活倒計時10.9.8.7……】

10秒鐘很快就過去了,複活的景玄再度出現在了村子中央,剛剛給他秒殺了的姚大慶正抱著棕熊的屍體在那放聲大哭。

“我的小歡歡啊……”

“小歡歡?”

景玄的光頭上寫滿了問號,而姚大慶彷彿感應到了什麼,瞬間就把頭轉了過來,雙目赤紅的盯著景玄。

老頭二話不說,拎著鋤頭就衝了上來,臉上皺紋裡都藏滿了殺氣。

“臥槽!”

景玄眼看著姚大慶手裡的鋤頭在地上都帶出了火花,嚇得轉身就跑。

可纔剛轉過身,那個“該”字就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