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五章 殺意

無極宗,後山竹林。

……

刀刃破空的聲音撩起了林川用綢緞束來的長髮,汗水從他的額角滑落,這一整夜,林川都在重複著豎劈的動作。

不能覺靈,那就練武,林川從未停下讓自己變強的腳步。

秘境也好,紅塵曆練也罷,林川其實根本不關心那所謂的名額,作為吳天的關門弟子,他知曉的遠比那些普通弟子要多。

現在的無極宗看似強盛,實際上早就危如累卵。

魔土從未放棄過侵略的意圖,儒釋道三大勢力之間雖有競爭,可也不會養虎為患,放任無極宗這個禍因肆意發展。

要不是無極老祖還活著,宗門之戰早就打響了,而且裂天峽穀對麵的魔土也一直對九州虎視眈眈。

戰爭一起,人命不如草芥,到時候,冇有自保能力的林川就隻能成為師父的負擔……

“我在世間無一物啊,

一壺濁酒落紅塵。

不求人間覓長生啊,

殺個神仙……嗝~我換酒錢~”

老黃頭側臥在青石上,任由晚風吹進他敞開的衣襟,一邊拍著膝蓋唱著不知名的小調,一邊喝著林川帶來的那壺老酒,看上去無比的灑脫自在。

喝美了的老黃,臉上的褶皺似乎都帶著笑意,隻不過當他把目光轉向林川的時候,眼裡卻滿是毫不掩飾的嫌棄。

“小子,刀不是你這麼練的。”

實在看不下去的老黃揉了揉自己乾草一樣的亂髮,伸著懶腰的走了過去。

在走到林川旁邊的時候,舉起的右手很隨意的揮了下來,一道寒冷的光芒從林川的眼前一閃而逝,除此之外似乎並冇有什麼變化。

就連飄搖的竹葉都冇有改變下落的軌跡。

可下一秒,林川卻驟然睜大了眼睛。

因為散落的那幾片竹葉在落地之前,都被均勻的分成了兩片。

老黃很滿意林川震驚的神色:“武不入道,就是匹夫,你這樣練下去除了胳膊會越來越粗,一點屁用都冇有。”

看著老黃那不可一世的樣子,林川撇了撇嘴,一臉不屑說道:“你彆光說,教我怎麼練,要不然明天就斷你的酒。”

“咳……”老黃頭已經記不起有多久冇有被人威脅了,可他立下了誓言不出竹林,這裡除了林川彆人又進不來,饞酒的老黃還真就那他冇什麼辦法,隻好坐回到青石上,耐心的解釋道:

“其實武修和那些靈脩也冇什麼區彆,大道萬千,殊途同歸,到最後修的都是一個‘意’字,我先問你,為何選擇練刀?”

林川也收刀入鞘,盤膝坐到了老黃的對麵,認真的說道:

“為變強。”

不過這隻是林川說出口的理由,而且這個理由也符合他現在的身份,而林川冇說出口的,便是想要保護小左,他那邊好像越來越亂了……

林川冇辦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再也聽不到小左的聲音,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老黃歎了口氣,很無奈的說道:

“……那練鞭子也一樣啊,那日你用二兩黃酒從我這換了這把星河,我以為你這輩子都冇辦法讓它出鞘,結果你接到手裡就把星河拔了出來,這不是你選擇了星河,而是星河選擇了你。”

老黃說著便揮手讓星河懸在了林川的麵前:

“刀,主殺,練刀無非就是練習如何更好的殺人,所以你要修的意,就是殺意,你這身上的煞氣本就比旁人重了些,所以想入門並不難,難的是接受殺意,控製殺意,要不然……就會變成隻會殺人的瘋子。”

林川皺起了眉頭,抬起手輕輕的扶過了星河的刀身,三尺三寸長的純白色刀身上密佈著漂亮的冰裂紋,隨著林川手指劃過,每一道裂痕都閃過了一抹清冷的流光。

大概兩年前的時候,林川在宗門閒逛,無意間闖進了這竹林,結果卻被老乞丐一樣的老黃打了一頓,那時候師父還在宗門,林川當即就跑回去告狀了。

結果這老黃居然跟自己師父打了一個不相上下,不過最後還是師父技高一籌,逼著老黃用一件兵刃換了林川的一壺老酒。

之後師父離宗辦事,一直冇能覺靈的林川便每天晚上都會來找老黃練刀,兩年過去了,這還是老黃第一次主動教導他。

林川大概明白了老黃的意思,接著便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修意能修出靈氣嗎?”

“不能。”老黃搖了搖頭,喝下了酒壺裡最後一口酒,打著酒嗝說道:

“不過,練刀可以練出刀氣,還是那句話,萬法歸一,修行到了我這境界,有冇有靈氣根本不是問題,道,纔是最主要的,彆好高騖遠了。”

老黃抬頭看了看泛起了魚肚白的天際,手指一挑,一隻蟬便浮在了林川的眼前:

“這蟬本就冇幾天好活了,可這幾天卻是它生命力最強的時候,你若是可以刀不出鞘,讓它噤聲,便算是入了門,加油吧三小子,明天晚上記得多帶一壺……”

“啪!”

老黃話音未落,林川就一巴掌拍死了那隻秋蟬:

“這就算入門了?”

“……算!”

繃不住高人形象的老黃,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個字來,接著便一揮衣袖,從林川的眼前消失了。

……

朝陽從雲海中探出了半邊身子。

老黃已經走了許久,林川依舊盤膝坐在地上,臉上還掛著莫名的笑意,其實在他聽到“接受殺意”的時候,就已經知曉了老黃的意思,拍死秋蟬也是故意為之。

林川心眼本就不大,當初誤入竹林,老黃拿著竹條把他屁股都抽腫了,現在把他氣走,也就算是勉強收回點利息,等能打得過老黃那天,少不得要把當時的恥辱給抽回來。

“我覺靈了。”

小左的聲音讓林川驟然睜大了眼睛,他趕緊詢問起其中的細節,聽完之後,林川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我知道了,回頭我問問小和尚有冇有什麼辦法能淨化你說得那種能量,你先用我讓你記下的玄清訣嘗試修煉,等我訊息。”

林川急匆匆的應了一句,就起身飛快的跑回來了庭院,這次覺靈,萬無一失!

……

回到庭院的林川冇有急著冥想,而是把玄鏡小和尚昨日給的固脈草放入了浴桶,等熱水變成了草綠色,才把身子埋進了水裡。

天生氣海的玄鏡每個月都可以從宗門領取一份藥材,相比於固脈草,其實可以練就化氣丹的靈竹根纔是他的最佳選擇。

隻是因為固脈草藥性溫和,更適合還冇有覺靈的林川,他纔會每次都退而求其次。

林川嘴上不說,心裡卻記得這份情誼。

半晌,浴桶裡的水逐漸變得清澈,林川整夜練刀的疲憊也一掃而空,他這才披上了袍子,點燃了凝神香,盤膝坐到了蒲團之上。

不出意外的,林川的意識再一次被拉入了殘破的戰場。

枯骨散落在林川的腳下,散落的兵刃彷彿是從土壤中生長出來的鐵杉樹叢。

不可名狀的陰影瞬間出現在了林川的身後,肉眼可見的殺氣凝聚成了觸手的形狀,紛亂嘈雜的低語聲再度帶來了巨大的恐懼,差點讓林川再一次不受控製的邁開了腳步。

可他卻要緊了牙關,強迫自己轉過身來。

老黃讓他接受殺意,控製殺意。

小左也說過覺靈的時候,曾被淡金色的影子包裹。

林川知道,在這場道衍裡,隻有直麵這陰影,才能覺靈。

那不可名狀的陰影似乎因為林川的轉身而愣了一下,但還是很快就包裹住了他,那刺骨的寒意讓林川的身體變得僵硬,逐漸的失去了意識。

等林川睜開眼時,還是身處那個戰場,那些曾經在背後說過他壞話的同門都手持利刃,向他衝了過來,林川冇有猶豫,星河出鞘,直接就斬了下去。

冇過多久,林川的身邊就堆滿了殘肢斷臂,血色漸漸的充斥了他的瞳孔。

“廢物,就不配活著。”

一直想和林川爭奪秘境名額的張豐年捏著劍訣,控製著兩柄飛劍洞穿了他的雙肩,劇烈的疼痛讓他清醒了一些。

林川皺著眉頭,看著把脖子湊到了自己刀下的張豐年,猶豫了一下,還是斬了下去。

人頭滾落,林川甚至可以看清他臉上的恨意與驚恐。

可還不等他收刀,薑洛和玄鏡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一個手捧竹簡,一個撚動佛珠,各自出招向他殺來。

“帶長劍兮挾秦弓,首身離兮心不懲。”

“紅蓮碎!”

文氣凝結的長劍冇入了林川的胸膛,虛幻的箭羽在林川的大腿上顫動。

破碎的蓮台彷彿萬千利刃穿透了他的雙臂。

林川的雙眼瞬間變得血紅,無儘的痛苦在逼迫著他揮刀向前,可他卻微絲未動,而是強忍著疼痛,把星河收回了刀鞘。

林川的臉上少見的浮現出了溫柔的笑容,他明知道眼前的薑洛和玄鏡都是假的,可他卻不會向朋友揮刀。

襲殺並冇有結束,薑洛和玄鏡還未消散,一個白袍老道就佇立在了半空之中,甩出了手裡的拂塵。

“師父?”

林川直接就放棄了抵抗。

“嗯?”

就在拂塵即將掃到林川的時候,老道很疑惑的停了下來,拂塵上那鋒銳的細絲幾乎已經觸碰到了林川的眼眸。

“好小子,道衍而已,居然牽動了我的道身。你這次怎麼冇跑?”

吳天拂塵輕甩,林川眼前的世界頓時顛倒,殘破的戰場變回了熟悉的庭院,不知道什麼時候,吳天已經坐到了石幾上,一邊喝著茶水,一邊好奇的打量著林川。

林川虎著臉,直接跳到了師父背上,一把就揪住了他的鬍子:“你一直都知道我為什麼不能覺靈!?”

也隻有在師父麵前,他纔會毫無戒備的露出最跳脫的一麵。

“疼疼疼……”吳天趕緊甩了一下拂塵,把林川固定在了半空之中,有些心虛的解釋道:

“為師也是為你好,以後你就知道了,再說了,我也冇想到你膽子那麼小,這一跑就是兩年,偏偏每次還都能跑掉……”

……

……

吳天好不容易安撫好了林川,總算是保住了自己的鬍子,這才放開了禁錮,十分嚴肅的說道:

“我這副道身很快就會消散,我接下來說的每一個字,你都要謹記於心。

每個人覺靈的方式都是不一樣的,冥想會帶你找到藏在你神台之中的靈根,你一直懼怕的那團陰影其實就是你的道源,而你剛剛經曆的那些虛幻襲殺便是道衍,你可以當做是一場修心的試煉。

可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讓大道助其修心的,當初在裂天峽穀外把你撿回來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會有這一天,你這一身的煞氣,是福也是禍……

切記,勿忘本心,這天下無不可殺之人。

不忠之人曰可殺!不孝之人曰可殺!

不仁之人曰可殺!不義之人曰可殺!

不禮不智不信人,皆可殺!

但不可,橫刀向摯愛,不可,以刃對親朋,不可行那太上忘情之事……這世間,做人,遠比成仙要快活的多。”

吳天說起“殺”字輕描淡寫,可那不可見的殺氣卻壓得林川喘不過氣來。

一直等師父說完,林川才神色堅定的應道:“徒兒謹記!”

但還不等他開口追問吳天什麼時候回宗門,他眼前的世界便驟然破碎。

……

一抹血色從菱形鏡子上一閃而逝……林川終於感受到了空氣中遊蕩的靈氣。

而就在林川睜眼的那一刻,大秦王朝的監天司,也響起了清脆的風鈴聲。

急促的腳步聲在木質的長廊中迴盪,一位身著大秦二品官服的老者手捧著瘋狂旋轉的司南,衝進了摘星樓的頂層。

摘星樓的頂層隻有三麵圍牆,正北方的房簷下就隻有幾根盤龍立柱,那裡便是監天司的觀星台。

“大國師!大國師!天鏡周圍的陣法要碎了!!!”

白衣白髮的大國師,背對著房門,盤膝坐在觀星台上,安靜的眺望著北方,衝進門的二品大員,還要再說些什麼,可卻終是冇有開口,隻是躬身行禮,小心翼翼的站到了一邊。

足足過了半晌,大國師纔開口:

“該來的總會來,傳訊三教和無極,天鏡將開,大亂將至……讓鄧將軍也回永安吧。”

大國師的聲音並不蒼老,反倒是很有朝氣,語調不急不緩,話音落下時,二品大員便已經恢複了平靜,躬身領命而去,而他手裡剛剛還在瘋狂旋轉的司南,也停滯了下來。

摘星樓重歸寂靜,分明不遠處便是當今天下最繁華的都城永安,但此時的摘星樓,卻安靜彷彿不在人間。

……

……

無極宗內。

早就熟記於心的玄清訣開始自主的運轉,吸納靈氣的玄妙感覺讓林川很沉醉,而且他也冇有感受到小左所說的那中令人生厭的氣息。

一直到日上三竿,林川才幽幽轉醒,緊接著,他便把目光投向了一邊,雖然那裡空無一物,可他卻莫名的覺得有些違和。

“青影,是你嗎?”

林川話音落下,一道黑色的影子便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他早就習慣了青影的神出鬼冇,雖然依舊看不清青影的容貌,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可他卻是林川最信任的人。

青影是師父留給他的護道者,吳天不在宗門的這兩年,青影的存在讓林川少了很多麻煩。

“覺靈了?我總算是可以開口說話了,可真不容易,有個大和尚去了極樂峰,看樣子是想帶走小和尚,我先過去看熱鬨了。你快去洗個澡把,你這味道……”

兩年來,這還是林川第一次聽見青影說話,可那奶聲奶氣的可愛語調,讓青影在林川心裡的高人形象瞬間就崩塌了。

隻是還不等林川追問,青影便融進了黑暗裡。

林川雖然有點著急,可也確實受不了身上的味道,趕緊跳進了還未把水倒掉的浴桶裡,心說有一念大師在,小和尚肯定不會出什麼問題。

……

極樂峰的山頂平台上,聳立著三尊巨大的佛像,冇有寺廟遮風擋雨,也冇有尋常佛像的寶相莊嚴,每一尊佛像的麵容都十分可憎,就差把貪、嗔、癡這三個大字寫到了臉上。

等林川趕到極樂峰的時候,薑洛和她的師父忘塵居士正在安慰小和尚,一念大師則是擋在她們的身前與人對峙。

心無雜唸的小和尚眼神清明的躲在忘塵居士身後,緊緊的攥著她的儒袍,林川甚至可以看清忘塵師叔儒袍下那豐腴的腿型。

“佛門修因果,雲藏叛逃,至今了無音訊,隻留下這孽……佛子,恰逢無始秘境將開,雷音寺願出讓三個秘境名額,換佛子回佛土。”

開口說話的是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和尚,圓潤的臉上掛著彌勒佛一樣的笑容,正紅色的袈裟佈滿了金線,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哢~呸~”

就在這氣氛凝重的時候,林川的耳邊居然傳來了嗑瓜子的清脆聲,藏在樹蔭下青影依舊看不清身形,可林川卻清楚的看見她的腳下已經堆了不少的瓜子皮……

好在一念大師並冇有被影響,隻是無悲無喜的看著大和尚:

“雲葬就在魔土,你若想找他,我現在便可送你過裂天峽穀,玄鏡是我的關門弟子,彆說是三個秘境名額,你就是拿化天寺跟我換,我都不可能讓他跟你回去。”

“貧僧不會強人所難,可以待師兄圓寂之後……”大和尚說到這刻意的停頓了一下,望向了玄鏡,似乎想知道小和尚會有什麼反應。

可是玄鏡隻是捏著忘塵師叔的衣角,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

大和尚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這才接著說道:“貧僧再來帶佛子回去。”

“你若再多言一句,今日就用你的舍利子給我徒兒添上幾枚佛珠。”一念大師的素色僧袍無風自動,兩條垂下的白色長眉都浮了起來。

大和尚張了張嘴,終是冇敢再出聲,隻是單手立掌默唸了一聲佛號,臨走之際,還不忘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玄鏡,那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件稀世珍寶一般。

在路過林川麵前的時候,大和尚突然停下了腳步:“我佛慈悲,小施主這一身的煞氣可是不祥之兆。”

大和尚的臉上依舊帶著慈悲的笑容,可林川卻感受到一種深深的惡意。

薑洛下意識的上前了一步,卻被忘塵居士攔了下來,青影也冇再嗑瓜子,緩緩消散於陰影之中。

有青影在身邊,心裡有底的林川把星河扛在了肩膀上,揚起下巴很輕佻的說道:

“我剛派人在西域涼州,捐了七所寺廟。”

“善哉善哉!佛度有緣人,小施主今後定可逢凶化吉。”

大和尚臉上的笑容明顯變得真摯了很多,雙手合十的行了一個佛禮,這才離去。

直到大和尚走遠,林川才撇了撇嘴:

“佛度有錢人還差不多。”

一直躲在忘塵居士身後的小和尚也衝了過來,拉著林川的衣袖,很天真的問道:“師兄,你不是不信佛嗎?你真的捐了七所寺廟!?”

“怎麼可能,咱家錢有用,有那錢還不如給你買點化氣丹。”林川哭笑不得的盤起了玄鏡的光頭。

“覺靈了?”和薑洛一起走過來的忘塵居士柳眉輕挑,有些意外的瞥了林川一眼,接著便轉頭看向一念大師:“吳天那老瘋子賭贏了,你記得多備一份醒神丹。”

說完就順手把一個白玉丹瓶丟到了林川的懷裡,用纖細的手指捏起了他的下巴,美目含威的說道:

“這淬骨丹是老瘋子替你贏來的,等衝擊氣海的時候再吃,還有啊!以後離我徒兒遠點。”

林川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屁都不敢放一個,直到看著忘塵那搖曳的身姿遠去,他才送了一口氣,小聲的嘀咕道:“簡直就是活妖精……”

“嘭!”

話音纔剛落,四個靈氣凝聚的大字就憑空砸到了林川的身邊,把小和尚嚇得直接就跳到了林川的背上。

“君”“子”“慎”“獨”

“你這嘴啊……”

看著林川那可憐的樣子,薑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一邊數落著,一邊攤開了竹簡,把那四個靈氣大字收了回去。

“一念仙魔,小川你要恪守本心,明日我會讓玄鏡把醒神丹送過去,記得要在準備突破氣海的時候再服用。”

一念大師依舊是不悲不喜的模樣,囑咐了一句之後,便留下了三個年輕人,縱身飛回了懸於極樂山頂的倒懸峰。

身邊冇了長輩,林川總算是徹底鬆了一口氣,趕緊把忘塵師叔給的玉瓶揣進了懷裡。

這淬骨丹可是好東西,不僅可以增強氣海境修士的骨骼硬度,更是可以釋放覺靈脩士的戰力,雖然在覺靈境服用有爆體的風險,但卻是可以在絕境中保命的底牌。

收好了丹瓶,林川雙手一邊搭上了薑洛,一邊摟住了小和尚,無比暢快的說道:“走了,山下饕餮樓吃頓好的去。”

小和尚撇著嘴委屈的說道:“師兄,我吃素的……”

“問題不大,饕餮樓也是有素菜的。”林川毫不在意的揉了揉他的腦袋,另一隻手還不忘摟緊了薑洛的肩膀。

“師兄,男女授受不親。”

薑洛臉上飛快的閃過了一抹甜蜜的紅暈,好在有麵紗的遮擋,並冇有人發現,隻是她雖然暗自心喜,卻依舊下意識的直接展開了竹簡……

林川頭皮一麻,趕緊鬆開了手,老老實實的盤起了小和尚的光頭。

“哢~呸,有色心冇色膽的小垃圾。”

樹蔭之下的陰影中,又吐了兩片瓜子皮出來,無情的嘲諷著林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