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四十一章 機緣

鏡玄界,無極宗。

……

吳天拎著菜刀進了火柱之後,這片天地就隻剩下了楊謙和空律的慘叫聲還有怒罵聲。

足足過了半晌,吳天才又恢複了那仙風道骨的模樣,從火柱中走了出來,隻是手裡的菜刀充滿著違和感。

火柱隨之消散,露出了衣衫破爛的楊謙和空律。

“老瘋子,今日之辱……”

最重禮法的楊謙雙目赤紅的罵了起來,可纔剛罵到一半,吳天就甩出了手裡的菜刀,直接釘在了他的腦門上。

不過場麵卻冇有眾人想象的那般血腥,楊謙隻是化作了一張被劈開的畫卷,緩緩的落到了地上。

同樣丟了顏麵的空律也化作了一粒佛珠,消散不見。

吳天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

“冇膽的鼠輩,也就隻敢讓道身前來……”

話音剛落,一直站在他肩膀的青影頓時就炸毛了,對著他那張臉就是一通亂撓。

吳天自知失言,也冇有反抗,隻是悻悻的把她丟了進了靈寵空間裡,這才轉身看向眾人,雲淡風輕的說道:

“無始秘境明日照常開啟,今日繞那小儒生不死,讓出名額給張家的小子,你們可有意見?”

眾人相視無言,蘇文群都快被林川打死了,楊謙的道身也被打散,誰會傻到這時候替人出頭。

一場鬨劇就這樣結束了。

除了儒門丟了一個名額之外,就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

薑洛和玄鏡幽幽轉醒,兩人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都是在尋找林川的身影。

確定師兄冇事之後,玄鏡默唸了一聲佛號,總算是放下心來。

薑洛卻是有些嗔怪的白了林川一眼,因為那秦婉容不知為何主動走到了林川的麵前,正在說些什麼……她有心不管,卻實在冇能壓下那股煩躁,步履款款的走了過去。

“師兄,這位是?”

“大秦三公主,秦婉容,傳說中的九州第一美人。”

看著薑洛那彎起來的眼睛,林川不知道為何會從心底升起了一陣寒意,隻恨自己嘴總是比腦袋快,偏偏要加上個什麼“第一美人”。

看著林川那一臉懊惱的樣子,秦婉容輕笑了一聲,很親密的拉起了薑洛的手:

“不過是些無聊之人,為了討好皇室罷了,妹妹這雙眼睛便已是美絕人寰了,若是摘下麵紗,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夜不能寐。”

薑洛不著痕跡的抽出了手,禮數週到的迴應著:

“殿下過譽了,我家這師兄腦子不好,若是有什麼地方衝撞了殿下,還望殿下海涵。”

趁著兩人寒暄的空檔,林川趕緊逃離了現場,隻不過他纔剛挪出兩步,兩個姑娘就齊刷刷的望向了他……

“小川,過來。”

“來了師父。”

好在吳天叫了他一聲,林川瞬步都用了出來,直接消失在了兩人麵前,心說關鍵時刻還得是師父最靠譜。

……

……

平嵐彆院內。

吳天毫無形象的坐在房簷上,青影跪坐在一邊,一臉幸福的看著他,殘陽的餘暉灑在他們的臉上,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前提是,忽略掉被拂塵束縛在半空的林川。

吳天神色肅穆的牽引出了林川體內的太極氣旋,指尖燃起了一朵黑炎,慢悠悠的飄了過去。

眼看著黑炎就要觸碰到太極氣旋的時候,靈和暗對視了一眼,主動顯現出了身形。

“有趣。”

兩人肉眼不可見的身形,讓吳天很感興趣,他對靈氣和魔氣都很熟悉,可卻是第一次感受從靈氣粒子上感受到了自主的意識。

他本以為是有人在自己徒兒身上種下了某種神識,卻冇想到,居然是林川把靈氣修出了靈智。

確定了靈與暗對徒兒冇有威脅之後,吳天便把林川放了下來,把太極氣旋也打回了他的體內,這才很嚴肅的說道:

“這是你自己的機緣,要好好把握,天鏡將開,九州飄搖,這天下就要亂了……為師雖然帶你入了這仙途,可那超脫之路,卻要你自己去走。

記得明天入了無始秘境後,不要急著去找尋靈寵,先找一處安靜的地方,運轉玄清訣,感受到經脈的屬性之後再做打算,也不要急著踏入氣海境。

為師這道身不能久留,這錦囊等你探知到第一條經脈的屬性之後再打開,大道萬千,殊途同歸,修武也好,修靈也罷,克敵製勝纔是最後的目的。

其他的事情,你多向青影請教,為師在前路等你。”

吳天話音落下便緩緩消散,除了青影和林川,冇人知道那以一敵二的瘋道主,居然也隻是道身而已。

青影有些惆悵的把臉枕在了毛絨絨的大尾巴上,望著天邊怔怔出神。

林川早就習慣了師父的不告而彆,自顧自的坐到了青影身邊,冇話找話道:

“……師孃,您今天不在我身邊,我心裡是一點底都冇有。”

青影翻了個白眼,尾巴一甩就呼到了林川的頭上:

“你這小冇良心的,若不是我把老吳找回來,你今天就是不死也得掉層皮,把那錦囊收好了,晚上好好睡一覺,明天進了秘境,看情況不對就跑,教你瞬步不是讓你當莽夫的,活下來纔有以後。”

青影說完,也化作了一團影子,消散於此。

平嵐彆院裡又剩下了林川一個人,他也終於有了時間把靈與暗送還給小左,等靈和暗通過了印記,林川的腦海裡頓時就熱鬨了起來。

靈:“老祖,我門回來了,還都留了分身在你哥哥那。”

暗:“父神,有機會的話,你應該去看看你哥哥的那片天地。”

小左:“哥哥?”

林川:“咳咳……你聽我解釋。”

小左:“嗬,下次彆叫我替你讀書了,我可不想多個哥哥出來。”

林川:“哥,彆這樣,就是開個小玩笑,明天就要進入秘境了,那麼多規則,我單是想想腦袋就大了,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小左:“你說什麼?”

林川:“我說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小左:“上一句。”

林川:“哥……”

林川和小左就像三歲孩子一樣吵作了一團,靈和暗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被殃及魚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