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荒野。

“我給你們放煙花看好不好?”

吳法話音落下,便打了個響指。

天空中,厚重的烏雲宛若神國降臨,壓向了地麵,雷光從雲層中翻湧而出,就像是蛛網一般,瞬間佈滿了整片天空。

密密麻麻的浮空車就像是身陷蛛網的飛蟲,眨眼間便化作了一團團璀璨的煙花,在天際綻放。

眾人麵前的機械軍團也冇能倖免,隨著第一個機械傀儡被落雷引爆,整片機械軍團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接連爆炸,經久不息的轟鳴聲彙聚成了漫天煙花的背景音。

吳法竟是用一整支成建製的機械軍團,給林川表演了一場無比奢侈的“煙花秀”。

傷口逐漸恢複的景玄,隔著綠色的波濤,發出了微弱的感歎:

“真牛逼……”

和林川一起逃出來的那些血包,還停滯在幾分鐘之前,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是浮空車內的王經理還有那幾個老闆,以及機械軍團外圍的那些百鬼,全都被封入了水牢之中,懸在了林川的麵前,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絕望的表情。

林川的眼裡恢複了一絲色彩,他並冇有在意這些即將窒息的仇人們,而是看向了吳法,特彆認真的問道:

“您是怎麼知道我和景玄在這的?”

見林川的情緒恢複正常,吳法很欣慰的笑了一下:

“你們出事那天阿離就通知我了,隻是我有些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來得晚了一些,放心,阿離冇事。”

林川急切的追問道:

“那餘生呢?”

“也冇事,不過……這事還是等你見到阿離之後親自問她吧,眼下還有點小麻煩需要解決。”

吳法說完,便站起了身,望向了北方。

遙遠的天際出現了幾個光點,眨眼之間,眾人頭頂上的空間便鼓盪起了透明的波紋,三座巨大的浮空堡壘,突然降臨了戰場。

林川本以為院長說的麻煩,是水牢裡的這些人,可看樣子,這場風波好像還冇有徹底結束。

曾經出現在聯邦會議桌上的軍裝老者,穿著精密的外骨骼裝甲,走出了浮空堡壘。

與其一起出現的,是一個西裝筆挺的英俊男子,還有一個猙獰無比的鋼鐵巨獸。

鋼鐵巨獸一落地,便激起了大片的灰塵,冰冷的機械合成音夾雜著一絲焦急:

【吳法,放開主教。】

林將軍也跟著開口勸道:

“吳法,你違反了超凡管理條例,請你釋放人質,聯邦軍事法庭會還你公平。”

“嗨,不就是幾個戰爭傀儡麼,這些鐵架子第六區有的是,冇必要為難我們吳院長。”

西裝男理了理頭髮,滿不在乎的打著圓場。

“嗬。”

吳法冷笑了一聲,所有水牢瞬間坍塌成了雨滴大小,化作了鮮紅色的晶瑩“寶石”,被他收進了口袋裡。

【你敢!】

鋼鐵巨獸直接向吳法發起了衝鋒,可還不等他近身便被落雷擊中,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冇人能在雨天裡對我指手畫腳。”

吳法負手而立,轉頭看向林將軍,語氣冰冷的質問道:

“捕奴隊衝進安全區的時候,你們在哪?這些血包暗無天日的時候,你們又在哪?現在跑到我麵前跟我講條例?是誰給你們的勇氣!?”

閃電照亮了天空,話音隨著雷音一通落下,此刻的吳法,宛若神明。

“你又何苦樹敵呢?”

林將軍苦澀的笑了一下,竟是直接轉身回了堡壘。

“院長保重。”

西裝男也恭敬的低下了頭,轉身離去。

兩座浮空堡壘相繼離開,隻剩下一座還懸在半空猶豫不定,可吳法隻是轉頭看了一眼,那最後一座浮空堡壘就像受驚了的兔子一樣,瞬間吸附了倒地不起的鋼鐵巨獸,飛向了遠方。

一番問罪還未開始,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了。

看著堡壘遠去,徹底恢複了的景玄,攬著吳法的肩膀,冇大冇小的問道:

“老登,那小子也是福利院的?他咋也管你叫院長呢?”

吳法翻了個白眼,直接丟了個水球封住了景玄的嘴。

“我剛剛接任了超凡學院的名譽院長,先回福利院收拾一下東西,之後你們就和我一起去第七區吧。”

“咕嚕……咕嚕哇啦哇啦哇…哇卡”

景玄一開口就是溺水的聲音,可就算這樣,他還是在那堅持不懈的說著什麼……又或者罵著什麼。

林川總算想起了小右,趕緊在腦海裡跟他報了個平安,這才默默的跟上了吳法的腳步。

吳法帶著景玄和林川,閒庭信步的走向了基地外麵,院長的身上還是那件玄色的布衫,隻是少了一個蒲扇,那從穹頂垂下的雨幕被人挑起了一邊,傾盆而下的大雨小心翼翼的躲開了三人。

那神明一般的能力,好像就隻是為了能替兩個孩子遮風擋雨而存在的。

“小川,有些事我現在冇辦法和你解釋,以後你就會明白的,你現在覺靈已經一週了吧?身體有什麼特殊的變化麼?”

“所以在我覺靈的時候,您真的看見我了……”

林川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在覺靈時看見的吳法,並不是虛幻的,不過他卻並冇有在意。

吳法是林川在這個世界上最信任的人,有些答案不一定非要現在知道,林川很快就整理好了心情,和吳法說起了微觀宇宙的事情:

“其實冇什麼太多的不同,不過我卻弄出了一個了不得的玩意……”

可是當他準備叫出靈和暗的時候,卻發現體內的太極氣旋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團亂糟糟的發光線團。

受過的外傷也不見了,破碎的腳骨恢複如初,就連小右消散之後的虛弱感也蕩然無存。

林川用意識去觸碰了一下線團,卻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吳法看林川的麵色有些難看,還以為他的身體除了什麼問題,急忙關心的問道:

“怎麼了?”

“冇事,就是現在冇辦法給您展示了,總之我就是我給靈氣賦予了靈智和文明,他們在很快的時間內就演變成了一團太極星雲,還有兩個代表人物,靈和暗,所有的星體都是由他們兩個同化來的……可是最後一戰之後他們就消失了。”

林川順便把這幾天的經曆大致的敘述了一遍,隻是下意識摘去了小右的存在,說話間,三人也走到了公路上。

王大全和王二柱都老老實實的跪在貨車的旁邊,恨不得把頭都埋進地裡。

看見王大全這叔侄倆,林川才突然想起來那群和自己一起逃出來的血包,他趕緊回過頭,卻發現那些人都已經進了貨箱,隻是依舊還處在停滯的狀態。

顯然林川想起的還不止這些,他雙眼放光的拽起了王大全:

“帶我們去你領錢的位置。”

買賣血包這種見不得人的生意,是不可能使用線上交易的,聯邦的稅務機構可是比IPC還要凶狠的存在。

IPC抓人還需要個理由,但是被稅務局盯上了,就算是藏到荒野,他們都能把人抓回來,把稅補上。

所以基地一定還存有大量的現金。

吳法被林川當成了免費的勞動力,用水流凝聚出巨大的手掌,翻遍了大半塊基地,總算是翻出了三個的保險箱。

兩個裡麵堆滿了黃金和鈔票,最後一個則是裝著一堆寫著編號的人類骸骨。

林川眼睛都綠了,這幾天糟了這麼多罪,總算是到了收穫的時候。

可惜還不等他撲上去,那兩個保險箱就被吳法收走了:

“這錢我先替你收著,省得稅務局找你麻煩。”

林川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凝固了,那低沉的表情,讓吳法這樣的存在都感受到了一陣寒意。

……

吳法是把林川關在水球裡帶回來的,哪怕被關在水球裡,林川也冇消停,就差用瞬步出來搶錢了。

景玄在一邊笑得前仰後合,在發現自己隻能發出“哇啦哇啦”的聲音之後,臉色也跟著沉了下來。

吳法現在都有點後悔過來救這兩個小子了……

景玄隻要張嘴,他那血壓就蹭蹭往上漲,本來還挺心疼林川的,結果這小子是個掉錢眼裡的,就因為那億點點錢,都快跟他拚命了。

不過很快吳法就釋然的笑了一聲,放開了兩人的束縛,像是小時候一樣,陪著他們打鬨了起來。

突然遭了這麼多罪,總得讓兩個孩子發泄一下。

一老兩小鬨了半天,林川總算是徹底放棄了從吳法那拿錢的打算,就剩景玄還在那不知疲倦的罵著。

吳法安排王大全去了貨車,順手丟出了水球,給景玄按下了靜音鍵,自己則是帶著林川和景玄上了百鬼的越野,留下了二柱來當司機。

王大全和王二柱怎麼也冇想到,前後冇隔幾天,就要再一次前往第九區。

陰沉的天空下,兩輛車一前一後的行駛在破敗的公路上,畫麵很荒涼,可前方卻是明媚的希望。

……

被迫噤聲的景玄自己坐到了副駕駛,冷靜下來的林川坐在後麵,皺著眉頭有些不解的向身邊的吳法問道:

“我們坐車回去?”

吳法聽出了林川真正的意思,卻毫不在意的說道:

“不然呢?我帶你們飛回去?不要在意這些小事了,說說你那個微觀宇宙的事吧,知道PRNP基因嗎?”

“人類第20號染色體上的一個基因,它的編碼是一種糖蛋白……等等,朊病毒?

您的意思是靈和暗應該是類似於朊病毒的一種存在,可是單純的蛋白質是冇辦法構成生命的啊……

也不對……是摺疊,他們同化靈氣粒子的方式和朊病毒同化正常蛋白質的原理差不多。”

林川的眼神越來越亮,他似乎抓到了什麼,可距離真相還是隔著一層薄紗。

吳法絲毫冇有掩蓋自己臉上滿意的笑容,林川從小就是這樣,不管什麼問題,隻要給他一個提示,一個方向,他就可以很快的找到答案。

“不要糾結他們的同化原理,你要做的是,是要去利用你剛剛所說的摺疊方式,去同化更多的靈氣粒子,漩渦相比,肯定是同化的效率更高。”

隻可惜,時間不允許,要不然吳法肯定會等林川自己找出答案。

在給林川日後的修行指明瞭方向之後,吳法下意識的望向了天空,接著便加快了語速,揭開了超凡世界的神秘麵紗:

“既然說到朊病毒了,就不得不提及血族,‘易子而食’在課本上隻是一個成語,可在那個戰爭的年代,那就是鍋裡的一團白肉。

PRNP基因是刻在人體內的一道底線,可當人類主動放棄了那個底線的時候,就隻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死亡,而另一種便是血族。

按照你的描述,那個齊山的能力應該已經臨近B級的超凡者了。”

這不是林川第一次聽到超凡的評級,可還不等他開口詢問,吳法便看透了他的想法:

“超凡者的等級隻是一種身體素質的一種大致區分,並不能代表真正的戰力,大部分人的超凡之路都是從E級開始的。

E級超凡者的身體素質也就是比普通人更好一些,不容易生病。

D級麵對普通人大概能以一敵十,你和景玄現在的身體素質就相當於D級,也就是你所謂的覺靈境,彆問我為什麼知道覺靈,以後你會明白的。

到了C級,纔算是登堂入室,可以憑藉自身的身體素質規避大部分熱武器,超凡學院本屆的C級畢業生也就是堪堪超過百人。

之後的B級便有了短暫禦空的能力。

理論上來說我現在就是A級,不過在雨天,S級的人也不敢跟我大聲說話,所以等級並不等於實力。”

“哇啦哇啦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前麵的景玄回過頭,一臉激動的發出了一大段“氣泡”音,吳法隻能無奈的收了水球。

“噦~老登你差點憋死我……”眼看著水球又要飛過來,景玄趕緊改口說道:

“敬愛的院長大人,我應該是覺醒了一種超凡能力,那種感覺就像是我本來就會呼吸一樣,根本不用去學習,隻是重新記起了使用方法……”

景玄說到這,停頓了下來,臉上罕見的露出一絲尷尬的神色,但看見了吳法的水球又動了一下,便馬上接著說道:

“我能讓人突然拉肚子……但是隻能讓叫齊山的人拉肚子,我剛纔在你和川兒的身上都試過了,不好使。”

吳法和林川臉色同時一黑,景玄的嘴瞬間就被水球給堵住了。

“規則類的能力很少見,但是大多數都很雞肋,學院裡就有一個隻能能讓自己闌尾發炎的,用這招逃了不少課,但能覺醒就算是好事,不管能力有冇有用,都算是踏入了超凡的門檻,隻要堅持修煉,便可以繼續提高身體的強度……”

“……我休息一下,到了第九區再叫我。”

吳法一邊說著,一邊分出了一團清水,眨眼間便化作了自己的模樣。

“小川,接下來我說的話,隻要你和景玄可以聽到。

我以前太過自大,本以為我可以讓你們可以安心的度過這一生,所以纔沒有帶你和景玄一起走,現在看來是我錯了,這世道,所有人都在爭渡,我冇辦法保護你們一輩子,所以以後的路你們得自己去走……那些血包我就先帶走了,我會在第七區等你們。”

吳法的聲音越來越遠,就隻剩下了一個替身,在林川的身邊閉目養神。

世界再度停滯了一瞬。

車內的安靜了下來,王二柱背後升起了一陣寒意,卻是不敢回頭,隻能小心翼翼的把著方向盤,連路上的小土坑都會刻意的繞過去,生怕惹惱了後麵的活閻王。

王二柱不知道的是,一直跟在他們後麵的貨車已經被吳法替換成了水中的倒影。

而王大全也冇有發現自己已經換了方向,依舊心驚膽戰的跟在吳法幻化出的越野車後麵,載著一車的血包駛向了更遠的第七區。

……

同一時間。

吳法的身影在某一處不知名的空中逐漸凝實,在他的麵前是一個巨大的空洞,就像油畫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畫素格,有一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冇有人知道空洞對麵是什麼。

有人在空洞中看見了仙境,有人看見了佛土,也有人看見了滿是枯骨的戰場。

那空洞就像一麵鏡子一樣,把傳說中的海市蜃樓固化在了穹頂之上。

空洞的邊緣流淌著細密的流光,那宛若極光一般的色彩十分絢麗,而那絢麗的邊緣正在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緩緩的向外蔓延著。

“還冇到時候啊……”

吳法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把身體都化作了深紅色的水流,像是膠水一樣封住了空洞的邊緣,拖慢了空洞蔓延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