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血族12號基地。

……

“你們……該死!”

齊山的左肩已經消失不見,骷髏一樣的頭骨也被削去了一小半,隻留下了右邊空洞的眼眶內,還閃爍著黑紅相間的磷火。

可就算是這樣的齊山,也帶給了林川無儘的壓力。

此時的林川已經耗儘了體內最後一絲靈氣,靈與暗都已經不知所蹤,小右離去之後,那熟悉的虛弱感也如潮水一般向他襲來。

景玄二話不說,直接就衝向了齊山,想為林川和餘生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林川冇有半分猶豫,直接將餘生丟給了景玄,自己則是按照小右施展瞬步時的發力方式,瞬間超過了他。

“跑!”

林川的吼聲和清脆的骨裂聲一起響起,一陣劇痛傳來,緊接著林川的雙腳便失去了知覺。

“哥哥!!”

景玄強忍著冇有回過頭,抱緊了撕心裂肺的餘生向前跑去,眼淚夾雜著血液落下,對景玄來說,逃跑比死亡還要難受,他不怕死,可他不敢再一次辜負林川。

“放心,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齊山冇有在意撲向他的林川,而是閃動著僅剩的那片肉翼,追向了景玄,他早就看出了林川已經處在了油儘燈枯的狀態。

林川目眥欲裂,竟是憑藉著意誌,再度控製已經冇有了知覺的雙腳,用出了一次瞬步,直接出現在了齊山的後背上,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和肉翼。

任憑齊山如何掙紮,都冇辦法擺脫林川的束縛。

林川嚥下了從喉嚨裡翻湧而出的鮮血,用唯一還能動的腦袋,一下接著一下的撞向了齊山的脊柱。

每一下撞擊,都伴隨著林川宛若夢囈的呢喃聲,那聲音雖然虛弱,可卻像是來自神明的宣判,堅定肅穆,毋庸置疑。

“本應該屬於我們的自由,不應該被標註上價格。”

“無辜者的鮮血不應澆灌罪惡。”

“人性的火光不應被黑暗吞噬。”

“錯的不是我們,也不是這個時代……”

“錯的是,我們丟失了勇氣去反抗!丟失了理想去順從!丟失了善良去逃避!”

“光明不應墜入永夜!”

林川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大,勒住齊山的手臂也變得越來越緊,彷彿這一刻,他扼住的不僅僅是齊山,也是那不堪的命運。

也是在這一刻,一顆石子從廢墟的煙塵中飛了過來,剛好砸在了齊山的頭上。

塵埃落定,一個在基地出生的小男孩就站在齊山身前,灰撲撲的小臉上是藏不住的驚恐,可眼神裡卻是無比的堅定。

“光明……不應永墜黑夜!”

男孩的聲音止不住的顫抖,可卻再一次丟出了手裡的石子。

逃跑的血包們,全都止住了腳步,小男孩顫抖的怒吼聲,就像星星之火,終於燃起了早就被他們遺忘的熱血。

“光明不應永墜黑夜……”

“光明不應永墜黑夜!”

……

一聲聲怒吼響起,聲音越來越多,藏在聲音中的憤怒也變得越來越強烈。

“你們……都得死!”

濃烈的血腥氣再一次一齊山為中心,壓下了四周,本就搖搖欲墜的基地,開始大麵積的脫落。

可這一次,血包們終於戰勝了內心的恐懼,隨著第一個血包撲向了齊山,所有人都忘卻了生死,宛若飛蛾撲火一般,前仆後繼的撲了上來。

當一個血包用牙齒從齊山的身上扯下了一絲碎肉,所有血包被壓抑多年的憤怒終於有了宣泄的途徑。

所有人都彷彿化作了來自地獄的餓鬼,像是嗜血的野獸一般,用最原始的方式,撕咬著那曾經的“神明”。

不管齊山擊退了多少血包,總會有新加入的血包堵上缺口,哪怕付出生命,也要從他的身上撕下一塊肉來。

林川的額頭早就變得血肉模糊,可他依舊機械的撞向齊山的脊柱……

漸漸的,齊山的怒吼聲變得越來越遠,林川終於冇了力氣,從齊山的背上滑落了下來。

齊山怎麼也冇想到,終結自己性命的,居然是這群螻蟻一樣的血包,他的頭骨隨著林川一通落下,那空洞的眼眶剛好正對著林川。

眼眶內的黑紅磷火明滅不定,在意識消散之前,齊山似乎看見了曾經的自己……看見了他這俗套又可悲的一生。

一個荒野上的少年喜歡上了安全區裡的姑娘,哪怕那姑娘是狩獵隊中的一員,也冇能磨滅少年的一見鐘情。

狩獵隊以虐殺荒野人取樂,拿著荒野人的人頭當做捕奴人,去換取賞金。

少年綁架了姑娘,逃出了部落,卻在給姑娘找水的時候,被姑娘一刀刺穿了心臟。

路過的血神大人給了少年第二次生命,少年苦苦哀求著血神把姑娘送給他,姑娘本以為可以活下來,卻被少年一點一點的吃進了肚子裡。

從那天開始,這世界上便再也冇有了荒野少年,隻剩下了血族的齊山。

“這人間不好……下次不來了。”

畫麵漸漸變得模糊遙遠,齊山也徹底的失去了生息,隻剩下了小半副骨架,證明著他曾經來過這個人間。

“死了……族長死了!!!”

“族長死了!!”

“光明永在!!!”

林川強撐著睜開了眼睛,這一刻,那些正在歡呼的血包們,嘴角還都掛著黑紅的血液,可在他的眼裡,卻顯得十分的可愛。

血包們冇有放棄了林川,而是架起他,一起衝入了通道,向著外麵逃去。

逃亡的路上,最開始向齊山投出石子的那個小男孩,還很小心的把半根蛋白棒塞到了林川的嘴裡。

林川無力的笑了一下,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人性的光輝重燃,身後那基地陷落的坍塌聲,也像是歡樂的奏鳴曲,一邊歌頌著善良,一邊葬送著黑暗。

人們眼前,深藍色的光點變得越來越大,活下去的希望也變得越來越近。

……

終於,重見天日的林川再一次感受到了來自荒野的風,感受到了雨滴的微涼,可卻冇有聽見人們的歡呼聲,隻有無儘的寂靜。

“對不起……”

林川有些迷茫的睜開了雙眼,看見的卻是淚流滿麵的景玄,還有緊緊抱住自己小腿的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