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餘生的一聲驚呼讓林川亂了方寸,已經被小右掌控的軀體,不受控製的轉過了頭。

他也不知道餘生那小小的身體為什麼會爆發出那麼快的速度,竟然擋在了那依然刺下的機械觸手前麵。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已經衝上來的景玄,不顧那鋒銳的邊緣,一手抓住了機械觸手,一手甩開了餘生,雙目赤紅的怒吼了一聲:

“給爺拉!!!”

族長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的精彩,突然襲來的便意讓他背後的五條機械觸手全部為之一頓,停在了半空之中。

小右也瞬間明白了餘生對林川的重要性,藉著這一空檔,身形一閃,便將餘生抱在了懷裡,拉開了與族長之間的距離。

“超凡?嗨害嗨嗨嗨嗨……”

族長的臉色很快便恢複了正常,大笑著望向了景玄,好像發現了什麼寶藏。

事情發生的太快,一眾血包這才反應過來,當即作鳥獸散,一個個都跑向了印有自己編號的通道,似乎隻有那個純白色的密閉房間,才能給他們帶來一絲安全感。

健身區域內,隻剩下了正在瘋狂大笑的族長,還有林川三人。

餘生很慚愧的低下了頭:“對不起哥哥……”

林川放下了她,揉著她的頭髮,很溫柔的說道:

“回去等我。”

臉色蒼白的餘生咬著嘴唇點了點頭,轉過身,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雖然已經淚流滿麵,可她知道,自己留下來隻會讓林川分心。

……

鮮紅的血液順著景玄的左手滴落,剛剛抓住機械觸手的那一刻,他的手掌差點都被切開了,可那恐怖的傷口,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閉合著。

冇有人知道,剛剛衝上前去的景玄,發現了林川都冇有注意到的小細節---應該是因為今天有客人的緣故,族長的胸前掛著名牌:

12號基地負責人,齊山。

剛剛自景玄身上散發出的環狀氣流,其實就是覺醒超凡的標誌。

超凡者分為先天和後天,景玄和林川一直都認為他們都是先天的超凡者,一個擁有快速恢複的能力,另一個則是在腦海中多了一個聲音。

可事實卻是,景玄纔剛剛覺醒,關於超凡者覺醒的原因,一直都是眾說紛紜,從來冇有一個定論,唯一被大家認可的說法,隻有一條,就是受到刺激。

辜負了林川冇能逃跑的景玄,本就一直沉浸在自責的情緒中,又親眼目睹了那殘忍的畫麵,那種無力感終於衝破了枷鎖,讓他進入了超凡。

但這並不是讓齊山興奮的理由,掌管12號基地這麼多年,他也見過很多超凡者,在這極端的環境裡,覺醒的機率比外麵高一些,是很正常的。

隻是大多數超凡者,在覺醒時釋放的那團環狀氣流都是有顏色的,不同的顏色便代表著不同的類彆,隻有無色的環狀氣流,才代表著規則類。

這也是為什麼他剛剛會中招的原因,雖然不知道景玄異能的具體規則,可剛剛突然襲來的便意卻做不得假。

……

齊山的笑聲戛然而止,沉著臉問道:

“我在等權限指令生效,你們又在等什麼?”

【檢測到D級超凡者,智慧彈道輔助係統已開啟】

純白色的天花板開裂,數十挺機槍都全都對準了林川和景玄。

齊山伸出了食指和拇指,對著林川開了一“槍”。

“還在用刀?時代早就變了!”

機槍的槍管開始飛速的旋轉,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密集的子彈扯碎了兩人隻見的空氣,就像傾盆大雨一般,覆蓋了兩人的身影。

“碎星!”

小右揮刀橫斬,被太極氣旋灌注的星河驟然破碎成環狀星雲,掃向了前方。

“靈!”

林川知道就算是這樣也根本擋不住那密集的子彈,現在,隻能把希望寄托在靈的身上。

其實不用林川提醒,靈也知道現在應該怎麼做,因為時間流速的不同,在靈和暗的眼裡,外界的一切都是被放慢的。

早就在子彈出膛的那一瞬間,靈就已經計算好了最佳的阻攔線路,他甚至還有時間教育一下暗:

“早就告訴過你,要相信科學,你要是不會計算地空導彈的彈道,這時候能幫得上老祖麼?”

且不管,暗在那邊如何反駁。

小右突然發現破碎的星河碎片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識,每一片碎片都在按照最佳的線路,衝進了密集的子彈中。

火光閃爍,不管是施展了瞬步的小右,還是勇往直前的景玄,都隻能感受到,一團團灼熱的氣息在他們的身邊爆開,全都安然無恙的衝到了齊山身前。

驚訝的神色從齊山的眼裡一閃而逝,可下一秒,平坦的地麵就像是翻湧的海浪一般,湧現了無數的機械觸手。

那些機械觸手,就像是海麵上跳躍的海豚群一樣,組成了一個又一個死亡的半環。

剛剛覺醒的景玄,身體素質和反應能力都提升了很多,加上多年打黑拳的經驗,有驚無險的避開了機械觸手的攻擊,隻不過躲避的姿勢卻是千奇百怪,在地上打滾已經算得上是優雅的了。

倒是林川這邊,在小右的控製下,遊刃有餘的閃躲著,機械觸手的每一次觸碰,刺穿的都隻是他的殘影,一時間,健身區內,彷彿出現了無數個林川。

而還在太極星雲中破口大罵的暗,也終於找到了機會,在小右近身的一瞬,手速飛快的結了三個法印醜——卯——申:

“雷切!”

太極星雲中間的雷漿之河瞬間被引動,宛若遊龍一般衝破了黑暗,來到了現實,化作了一道不起眼的微型閃電。

雖然知道時機不對,可林川還是想起了小時候他和景玄曾經拆開打火機,玩過裡麵的電擊器,那道微型閃電甚至還冇有那電擊器的火花大……

隻是太極氣旋中的暗並冇有停止操作,而是閉上了眼睛,彷彿夢囈般喃喃道:

“集中一點……登峰造極。”

下一秒,林川和小右就同時睜大了雙眼。

那微型閃電在轉瞬之間便化作了耀眼的巨大雷刃,就像是倒灌的雷漿瀑布一樣,瞬間就切斷了齊山背後的兩條機械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