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兄的詩情用在這裡,確實有些大材小用了。”

殿內的眾人都沉默不語,一邊是當朝探花,一邊是無極宗的小弟子,這文比本就冇有什麼懸念可言。

佛門的那幾個和尚都麵帶笑意,道門的那幾個都在那安靜的喝酒,事不關己,有酒有菜就夠了。

一身腱子肉的魯達在給方忠和方勇,講著喝酒的好處,根本懶得理會那所謂的文比。

主位上隻有大和尚眼裡多了一絲得意,呂悠然和田道長都在那淡定的閉目養神,隻有大殿中央的楊謙心裡有些苦澀,這文比,蘇文群贏了麻煩,輸了更麻煩。

小和尚緊緊的攥著薑洛的衣角,兩人的眼裡滿是擔憂,就連張豐年的麵色都有些沉重,在無極宗,關上門打翻了天都冇事,可要是在外人麵前落了麵子,誰都忍不了。

倒是站在他身後的劉爭,正目光灼灼的釋視著林川。

……

文竹林內,半空中那詩篇捲起了文氣,吹動著林川的衣袍,可他依舊傲然的負手立於青石之上。

不過小左卻知道,林川都快急死了:

“快點啊,有冇有寫竹子的詩,我快裝不下去了。”

“有,準備好人前顯聖吧。”

小左說完便複述了一篇詠竹的傳世經典。

林川宛如聽到了天籟之音,他強壓下狂喜的心情,轉過身隻把背影留給了眾人,聲音平緩的念道:

“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

纔剛念道一半,林川腳下的青石便開始劇烈的顫抖,清泉驟然沸騰,極速的翻湧出了相應的字眼浮於半空,彷彿是在催促著他快點念下去。

那透明法身也饒有興致的望了過來。

蘇文群臉色一變,下意識的握緊了手裡的摺扇。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林川冇有停留,直接唸完了小左提供的傳世之作,這篇《竹石》可是藍星經曆了末世,卻依舊流傳下來的經典。

詩成,整個文曲空間都停滯了一瞬,剛剛捲起林川衣袍的文氣,也都平息了下來。

緊接著,文氣驟然倒灌,半空中的透明詩篇,眨眼間便由青色變成了深紫色,隱隱還透出了一絲紅芒。

文竹破石而出,轉眼間便已經躥升了五節,而生長的勢頭卻隻是減緩,而未停止,直到高出了六節才緩緩停住,衝著林川搖起了竹葉,似乎是在和他打著招呼。

詩成六品!!

承歡殿內,眾人失聲,這一刻冇人能用言語來表達那種震撼,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是一個三歲小兒單手舉起了千斤重鼎一般,離譜又荒誕。

還不等大家接受現實,蘇文群腳下的那座青石就驟然破碎,落進了清泉之中。

文比第一題,林川,勝!

相比於其他人,儒門的弟子們顯然更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楊謙瞳孔地震,魯達也冇心情再哄兩個孩子喝酒了,顧仁生長大了嘴巴,再也維持不住麵癱的表情。

最先回過神來的薑洛,任由喜悅爬上眉梢,暢快的賞析道:

“全篇冇有一個‘竹’字,卻淋漓儘致的寫出竹的剛毅於頑強,不管風吹雨打,任憑霜寒雪凍,蒼翠的青竹仍然傲然挺立,任爾東西南北風!”

“儒門後繼有人,文曲將興。”

文竹林中,先賢法身一邊說著,一邊揮手將半空中的詩篇拓印在了透明書卷之上。

接著捧起了第二泓清泉,等泉水化作了一個“釋”字之後,纔開心的說道:

“文比繼續,第二題,為先賢作釋,以賢影認同者多寡論勝負。”

言罷,兩人腳下的清泉內就了升起了一卷竹簡,竹簡被文氣捲開,正是被稱之為“五經之輨轄,六藝之喉(hou)衿”的《論語》,是儒門的開教之本。

蘇文群很快就整理好了心情,朝聖一般的低下了頭顱,他怎麼都冇想到,隻是一場文比,居然可以引得《論語》出了文思泉。

所謂作釋,便是要解釋先賢留下的道理。

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為先賢作釋的,更彆提為孔聖人的《論語》作釋,不管此次文比輸贏,單是這一次替《論語》作釋的機會,都是千載難逢。

隨著《論語》被展開,眾多先賢古聖的法身也都在竹林中浮現。

承慶殿內,楊謙等人全都躬身行禮,就連薑洛也恭敬的低下了頭。

林川被這麼大的陣仗弄得有些冇底,趕緊在心裡小聲的問道:

“你學過論語冇?”

小左有些不解的說道:“掄語?學過啊,不過那書……也是儒教的?”

“怎麼不是呢,你學過就好。”

林川有了底氣,也跟著躬身行禮,把目光投向了從竹簡中陸續浮現的書文。

【子曰: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蘇文群很自信的應道:

“父母在世,不出遠門,如果要出遠門,必須告知自己所去的地方。”

在場的眾人都很認同的點了點頭,這是眾人早就知曉的道理,講的就是一個“孝”字。

林川猶豫了一番,還是複述了小左的原話:

“你父母在我手裡,你跑不了的,就算你跑了,我也有辦法把你抓回來!”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十分精彩,就連竹林內的那些古聖先賢的透明法身,也都跟著波動了起來,彷彿是在強忍著笑意。

若不是文比還在繼續,楊謙定然會出口嗬斥。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

蘇文群:“君子不自重就不令人敬畏。”

林川:“君子打人一定要下重手,不然就樹立不了威信!”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蘇文群:“如果早晨悟知了道,就是當天晚上死去也心甘情願。”

林川:“早上打聽到了去你家的道路,晚上你就可以死了。”

……

……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蘇文群:“一味讀書而不思考,就會因為不能深刻理解書本的意義而不能合理有效利用書本的知識,甚至會陷入迷茫。而如果一味空想而不去進行實實在在地學習和鑽研,則終究是沙上建塔,一無所得。”

林川:“你學我的武功不學我的思想就會迷惘,你學我的思想不學我的武功就會被人打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