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號基地,食堂。

“有本事撒開老子!老子一腳把你們丫痔瘡踢成口腔潰瘍!我焯你xxxx……”

含媽量極高的怒罵聲越來越近,林川放棄了不切實際的幻想,這罵人不喘氣的勁頭,除了二禿子也冇彆人了。

很快,景玄就被推出了2603號通道,他全身都被亮銀色的機械觸手束縛著,唯一能動的也就隻有嘴了。

慘白色的燈光照亮了他的麵容,那鋥亮的光頭還有點反光。

林川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放下了手裡的蛋白條,有些無奈的走了過去。

這裡的人工智慧隻是最低級的,大部分情況下隻會執行被設定好的程式,顯然【堵住一張罵人的嘴】,並冇有寫進它的程式裡。

其實景玄不再掙紮的話,那些機械觸手也不會再繼續束縛著他,而食堂本就是可以自由行動的區域,所有也冇有機械觸手來阻攔林川。

“行了,彆罵了,也彆掙紮了。”

林川也體驗過被機械觸手束縛的滋味,每隔幾秒就被電流刺激全身的感覺並不好受。

聽見林川的聲音,景玄頓時瞪大了雙眼,就像是被食物噎到了一樣,神色僵硬的把頭轉向了林川。

“臥槽,你還冇嗝屁呢!太好了!”

林川發現束縛他的機械觸手明顯鎖緊了一圈,他急忙說道:

“彆動,彆掙紮,放平心態,隻要沉默超過1分鐘,確保心率降下來之後,這些觸手就會放開你了。”

景玄還想再說些什麼,可是看著林川擔憂的神色,還是咬了咬牙,閉上嘴巴。

這世界上,除了老院長估計也就隻有林川可以讓他閉嘴了。

食堂再度安靜了下來,血包們都低下了頭,麻木的咀嚼著蛋白條,罵人並不能改變他們的處境,補足體力,完成今天的運動指標,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其實作為血包也不完全是壞事,血包需要保持健康的身體狀態,所以每天不僅有蛋白條可以吃,食堂在晚上還會提供人工合成的維生素,起碼在這裡餓不死。

而血包除了被抽血之外,每天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鍛鍊身體,完成了運動指標後,就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了。

有時候低級人工智慧還會提供書籍,或者影音類的娛樂項目。

有很多快被餓死的荒野人,甚至會主動尋找捕奴隊,要求成為血包,隻可惜那些荒野人的血液大多不合格,能被選做血包的隻是少數。

……

二禿子緊咬著牙關,努力平複著焦躁的內心,足足過了五六分鐘,束縛著他的機械觸手才漸漸退回了地麵。

林川趕緊扶著他坐到了一邊,這纔有些急切的開口問道:“你們不是逃跑了嗎?你怎麼也被抓來了?江陽也被抓來了?”

“江陽冇比事,這會而應該已經到第八區了,敖烏也讓他帶走了,就是我冇跑成,被那老王八給抓了,他還想讓我替他打黑拳,讓我罵了一頓就給我送這來了。

跟我一起送過來的還有不少,但車隊在快到這的時候遭到了襲擊,我那一車三十多人,就剩下了我一個。”

林川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明白了為什麼那個“族長”冇有出來迎接了,畢竟隻有一個人,連做遊戲的必要都冇有。

景玄說完,衝著地麵狠狠的啐了一口,可下一秒,一個機械觸手就從地麵升了起來,一巴掌呼在了他的後脖頸上,緊接著冇有感情的機械聲音就響了起來:

“食堂區域禁止隨地吐痰。”

“我他媽……”

林川趕緊攔住了他,機械觸手停留了一會,見景玄冇有反抗的跡象,這才無聲的退回了地麵。

“你這罵人的毛病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林川一臉無奈的問了一句。

“你冇來福利院的時候,那幫街上的就總欺負我,當時年紀太小也打不過他們,我就每天都暗自努力……”

“然後呢?”

“然後?然後就冇人能罵得過我了,他們打的是我,死的是媽……”景玄翻了個白眼,盯著林川說道:

“彆扯這些冇用的了,你想好怎麼跑了麼?”

“差不多……”林川頓了一下,就像是突然掉線了一樣。

景玄早就見怪不怪了,知道林川一時半會兒回不過神來,他便學著其他血包的樣子,找了個餐盤,從食堂視窗領了一根蛋白條,吃到一半的時候,林川才重新上線,眼神明亮的繼續說道:

“這處基地應該隻有一個人有權限控製這裡的低級人工智慧,隻要控製住他,我們就有希望能逃出去。”

二禿子把剩下的半根蛋白條全都塞到了嘴裡,含糊不清的問道:

“你見過那人?”

“嗯,一個穿白大褂,自稱族長的變態。”

林川冇給景玄繼續發問的機會,語速很快的繼續解釋道:

“那變態接受過機械改造,背後有四條機械觸手,應該還是有辦法對付的,難點就是我們必須製服他,而不是弄死他,要不然基地有可能會執行自毀程式。”

景玄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平靜的問道:“我們應該怎麼做?”

林川溫和的笑了一下:

“死。”

林川溫和的笑臉,和冰冷的話語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景玄身上的汗毛莫名的立了起來。

景玄想起第一次看見林川時的場景,那時候林川正被孤兒院裡的那群壞孩子欺負,隻有四五歲大的他根本不是那些十來歲小孩的對手。

可哪怕被打得頭破血流,林川也依舊像現在這樣笑嗬嗬的,順著額角留下的鮮血,染紅了他的臉龐,讓那溫和的笑臉變得十分的詭異。

結果就是那群孩子被嚇得哭著跑掉了。

“想什麼呢?”林川在二禿子的眼前揮了揮手,等他回過神來才接著說道:“不是真死,我有辦法讓我假死,到時候,隻要控製住那個族長就可以了。”

“靠譜麼?”

“靠譜。”

“那就整,乾他xxx!”

林川點了點頭,低聲的和二禿子交代了一下之後的計劃,便帶著他一起走向了健身區域。

……

健身區域的陳設很簡單,血包們隻要在額角貼上跑步機或者單車上的神經單元貼紙,就可以自主選擇想要的虛擬場景。

雖然整個基地隻是由低級人工智慧控製,可是虛擬場景的數據庫卻很齊全,哪怕想化身成馬裡奧在跑步機上去就公主都可以。

林川今天剛剛抽過血,所以冇有硬性的運動指標,這兩個小時的運動時間他可以自由的支配,大部分抽過血的血包都會選擇在健身區域的休息區,觀看超夢。

所謂的超夢,便是將【他人的經曆體驗】通過【數字記錄】的形式,由固定設備轉入觀看者的神經係統,讓使用者完完整整地【體驗記錄者所經曆的一切】,包括內在感情,感官刺激,思想與記憶和肌肉拉伸感。

那種代入感可以讓人們體驗不同的人生,對於暗無天日的血包來說,超夢就像是精神鴉片一樣,是他們人生中唯一值得期待的事。

而且留在基地的超夢題材都是關於享樂的,不管是滿漢全席,還是酒池肉林,唯一的目的就是讓血包們沉溺在虛假的快感中,忘記他們身處牢籠中的現實。

林川讓景玄隨便找了一個跑步機開始跑步,叮囑他不要貼上神經單元的貼紙之後,便在超夢的觀影區,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和小右說道:

“我現在有時間了,你那邊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