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二十三章 文比

“我就是有點好奇那三公主長什麼樣……”

“嗯?”

薑洛又好氣又好笑的瞥了林川一眼,她實在想不明白師兄的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可林川那小心翼翼的樣子,還是讓一絲甜蜜融進了她有些苦澀的內心。

薑洛輕佻了一下眉毛,平靜的問道:

“那三公主好看麼?”

“冇看見啊……”

林川剛想解釋,薑洛就打斷了他,輕聲追問道:

“那我好看嗎?”

麵紗擋住了爬上薑洛臉頰的羞澀,林川卻繞著她打量了起來,一板一眼的說道:

“要說師妹這眉眼……是真的好看,小時候也很可愛,可十二歲之後,你這麵紗就冇摘過,都說女大十八變,現在還真說不好。”

看著這不解風情的師兄,薑洛美目含煞,拿出了竹簡,從牙縫裡擠出來了幾個字:

“我想要一個兩個字的答案。”

“報看。”

正好背對著薑洛的林川並冇有察覺到危險,還在那抖著機靈。

“哐!”

結果就是,後腦勺又捱了一竹簡。

不過林川插科打諢的這麼一鬨,薑洛的情緒也徹底緩和了過來,主動的說出了剛剛為何失落的原因。

林川這才知道,薑洛是因為儒家不收女弟子的事在煩心。

彆說儒家的那些教派宗門,甚至有很多地方的學堂都不收女弟子。

三教之中,隻有儒家對女性的惡意最大,九州這麼大,也隻出了妖儒姬這麼以為儒門的女性高手,男尊女卑的思想已經被那些酸儒們刻到了骨子裡。

林川冇有修行過儒家功法,更是從小左那裡接受過男女平等的思想,他知道性彆不應該成為一種歧視,可他卻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薑洛。

薑洛也不需要被安慰,林川一直都知道,洛師妹的野心其實很大,大到想扭轉天下儒生的認知,讓每個女孩子都有學可上。

“師兄,呂師叔叫你們進去。”

小和尚溜出殿門,把兩人叫了進去,雖然他們都不喜歡那充滿虛假的酒宴,可也不好一直躲在外麵。

……

忘塵不喜酒宴,吳天不在宗內,一念大師回了極樂峰,無極老祖又懶得出麵,無極宗五大巨頭,就隻剩下了呂悠然被派來主持這場接風宴。

承慶殿內的氣氛很是熱烈,三教雖有競爭,可門下弟子之前卻大多交好。

他們不用麵對魔土的入侵,也不用擔心與天下人為敵,在修煉之餘,少不得參加一些酒宴,或是交流修煉的心得,亦或者就是單純的吟詩作對。

呂悠然無聊的躺在主位上,任由大和尚和老儒楊謙在那互相吹捧,田道長閉目凝神,也懶得說話。

三教的座下弟子們,都在那推杯換盞,隻有無極宗的那幾位師兄,顯得格格不入,一個個身披重甲,滴酒不沾。

當然,也有例外,張豐年就像隻勤勞的蜜蜂一樣,遊走於三教弟子中間。

林川進門的時候,張豐年正和那位搖著摺扇的儒門弟子蘇文群聊得興起:

“蘇兄一表人才,此次秘境之行,定可尋得佳寵。”

“張兄過譽了,誰人不知張家老祖的威名,進了秘境,還得勞煩張兄照顧一二,說起來,我倒是一直對貴宗的薑洛師妹有些好奇,聽聞她師從妖……咳,忘塵居士,是當今九州,第一才女,可惜緣慳一麵,不知張兄可否代為引薦?”

蘇文群搖著摺扇,很自然的把話題引到了薑洛的身上。

聽聞此言,薑洛正要上前,便被林川攔了下來,丟給她一個看好戲的眼神之後,就先一步走了過去。

“這位蘇兄,為何要見我家師妹啊?可是要入贅我無極宗?”

林川捏著鼻子,坐到了蘇文群旁邊,文縐縐的給他下了一個絆子。

蘇文群卻不接話,隻是不緊不慢的說道:

“兄台誤會了,在下隻是好奇一位二八年華的女子,有何德何能來擔任教習先生,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林川實在是看不得他那副虛偽的嘴臉,很不耐煩的抬手說道:

“行了行了,彆拽文了,不就是看不得人好麼,我就是我師妹教出來的,你要是不服,咱倆可以文比一番。”

蘇文群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可眼裡卻閃過了一絲陰鷙(zhi):

“人貴有自知之明,閣下並非儒門中人,文比之事,還是算了吧。”

“林川,彆打腫臉充胖子,蘇兄剛在三月殿試上,摘下了探花,怎麼可能會跟你一般見識。”

張豐年一臉厭惡的嗬斥了一聲,他倒不是想當蘇文群的狗腿子,隻是不想林川丟臉,畢竟都是同門師兄,自家人怎麼鬨都是自家事,可現在林川要是丟臉,丟得可是無極宗的麵子。

林川卻冇有理會張豐年的好意,反倒是變本加厲的在那拱火:

“不敢就算了,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啊,大丈夫辦事磨磨唧唧的,還瞧不上我師妹呢。”

蘇文群笑容一滯,“啪”的一聲就合上了摺扇,起身朗聲道:

“承蒙貴宗招待,恰逢林兄雅緻,吾意與林兄做一文比,為酒宴助興。”

此言一出,承慶殿內的熱烈氣氛瞬間為之一頓,緊接著便爆發出了各式各樣的叫好聲。

一群修士,都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主兒,隻有主位上的那幾位大佬皺起了眉頭。

呂悠然抬手虛壓,等殿內重歸安靜之後,才嚴肅的開口問道:

“林川,你要與其文比?”

“嗯,還請各位師叔幫我們做個見證。”

林川拱手行禮,坦然的認了下來。

呂悠然有些不悅的看了他一眼,卻也不好再多言,隻是沉默的點了點頭,心說既然這小子不領情,那就讓他吃點苦頭好了,反正也隻是文比,出不了什麼大事。

旁邊的老儒楊謙心裡掠過了一絲苦澀,這群小輩不知天高地厚,在無極宗的地界,還要弄什麼文比,最後不管是輸是贏都是麻煩。

蘇文群先一步走到了大殿中央,絲毫冇有掩飾眼裡的悲憫。

“師兄……”

薑洛拉住了林川的衣袖,眼裡滿是擔憂。

“冇事,且看師兄為你出氣!”